《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9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看看这个!”
  她将手里的文件递给顾秋,顾秋认真看了起来。这是一份米国高盛集团私下里发送出去的邮件。
  也是一份针对大陆市场进行突袭的密涵,被一些情报人员截获,及时送给了宁雪虹。
  顾秋看了之后,暗暗心惊。宁雪虹的担忧果然出现了。这些不怀好意的家伙,将准备趁这个机会,来一场突袭行动。
  宁雪虹道:“现在你明白了吧?”
  顾秋很无语,“只怕他们已经早有准备。”
  宁雪虹道,“这就是自相残杀的后果。螳螂捕蝉,永远是黄雀在后。当时我就意识到这个问题,这些海外势力是不会错过这一机会的。”
  顾秋道:“看来有必要下一盘更大的棋。”

  “你还想下棋?难怪还嫌不够乱吗?”
  顾秋道:“现在就象是过独木桥,我们已经走在桥中央了,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同样很困难。既然对方已经来了,恐怕我们也无法回避。没办法了,准备应战吧!”
  宁雪虹盯着顾秋,“没这么容易的事,不管事成事败,你们两家必定受到惩罚。”
  顾秋苦笑,自己可是个无辜者。

  但上面可能不会这么看,他们采取的手段,可能是各大五十大板。
  可眼前的形势,也由不得他们乱来,必须有效组织力量,一致对外。而此刻,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已经率他的团队出现在香港。
  老头子戴着眼镜,对旁边的人说,“他们国家有句古话叫做,在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我们当初就是在这个地方跌下去的,这次有没有信心再爬起来?”
  助理道:“您太悲观了,以我们目前的实力,除了红盾家族之外,再也无人是我们的敌手。哪怕他们倾全国之力,我们也不必担心。”
  此次他们已经取得了米国几大财团的支持,又是有备而来,自然不必有太多的担心。
  老头子看着助理,那丰腴的身材,笑了笑,“你可不要小看了这条东方的巨龙。很多人都形容,他们是一头睡觉的狮子,可如今这头狮子已经醒了。它是会咬人的。”
  旁边几个人不以为然耸耸肩膀,“我听说他们这些人,就会窝里斗,在外面倒是没什么威风。这次我们凭着手里的资金,不要说区区一个国家,哪怕是整个亚洲大陆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老头子看到他们如此轻敌,不由严肃起来。不管怎么说,轻敌可不是什么好事。
  助理道:“高盛集团已经发出通告,他们已经决定打头阵,我们也该准备了。”
  老头子手挥了挥,“孩子们,打赢了这一战,我将永远退出这个历史舞台。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放心吧!我们会继续发扬您的风格,让我们的整个团队成为世界上颤抖的团队。”
  “哈哈——这可是一个好主意,我不反对。”

  几个年轻人挺开心的,感觉接下来的一战,对他们来说毫无压力。而老头子不同,他是来报仇的。
  有人说他这一生,玩转了整个世界,却败在这里。这也是他人生历史上,最大的耻辱。
  他这辈子,没有别的遗憾,只愿了了这个心愿。
  一场亘古未有的金融大战,已经悄悄进行布局。远在京城的左安邦同样也收到了消息,一只来自欧阳的老家伙,正餐视眈眈盯着这一切。左安邦突然感觉到无比的凉意。
  这让他想起了当年,老头子率他的团队出现在香港,接下来那种惊心动魄的恐惧,让很多人记忆犹深。
  “该死的!”
  左安邦意识到,这可不是一种好现象。
  一旦让这个老家伙逮到尾巴,想全身而退就难了。此刻他的脸色沉下去,心里不禁有些恼火。

  自己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他却过来抢胜利的果实。这只可恶的家伙!左安邦骂了起来。
  自己辛辛苦苦布局,下了这么大一盘棋,居然碰上这种人。左安邦真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但是那个老头子,又岂是一般的人能杀得了的?
  否则以他的所作所为,早就被人家干掉了。
  当年他可是制造了多少麻烦,让多少国家和地区蒙受巨大的损失,可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人对他下手,由此可见,他的背景和实力还是相当雄厚的。
  有人说,他是一个恶魔。
  没错,他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巅覆别人的认知。他惯用的手法,就是把人从高处打落下来。让别人尝到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
  也有人说,他是一个劫匪,一个比劫匪更恶万倍的家伙。可左安邦却发现,自己除了骂人,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难道要迫使自己和顾家讲和,双方联手来阻止对方的入侵?这可是左安邦不得不面临的问题。
  尽管他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此刻也是一愁莫展。
  偏偏此际,桌上的电话响起。“铃——”
  “安邦兄,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左安邦刚刚接过电话,那头就传来范思哲哭丧的声音,左安邦此刻,出奇的平静。
  范思哲在那边,一把鼻子一把泪。

  就在刚才,有人上门收购范氏。对方在二级市场,抢得了至少百分之三十几的筹码,又用特殊手段,迫使几大股东将手里的股权转让出去。
  现在对方手中持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范氏股份,直接走进了董事会议上,把他们范氏踢了出来。
  象这种情况,在国内不太可能出现,但是在国外,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
  听到范思哲的哭泣,左安邦无比的烦躁。
  显然,这是一种极为不好的兆头。
  不等对方哭完,猛地挂了电话。
  一个大男人居然哭?

  左安邦打心里瞧不起他。
  可人家范思哲可不这么想,由于家里把一切大权都给了他,他是背着董事会做出的决定。而且当初左安邦也跟他说,这是一个万无一失的决定。
  只要投资下去,利益可观。
  范思哲可不是傻子,自然也知道象这种事情,那可是绝对的暴利。不要说一半,二倍三倍都有可能。
  而且他也看到了,这笔巨资砸下去,很快就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左系在争斗中,隐隐占了上风。

  只是好景不长,很快就出现逆转。
  更令他感到恐惧的是,西方那个金融恶魔骤然出手,把整个大陆上市公司都包了饺子。
  这下真的慌神了,可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在海外的公司,眨眼的工夫,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囊中之物。
  此刻,范思哲只有向左安邦求援,没想到左安邦几乎不给他诉苦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日期:2018-04-13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