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22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赶到宋朝阳举行婚礼的酒店楼层,李睿与青曼刚出电梯厅,当先看到宋朝阳站在电梯厅里,正和一个中年妇女面对面说话,看那妇女的身材脸容,正是宋朝阳的老冤家朱海英。
  在这种时候这种场合看到与宋朝阳关系已经交恶的朱海英,李睿心头一沉,停步对青曼小声说道:“你先进去找小雪,我和宋书记说几句话。”
  青曼十分乖巧,一句也没多问,向已经看过来的宋朝阳打了个招呼,便走出电梯厅,前往婚礼宴会厅。
  “李睿?你还来干什么?”
  青曼走后,李睿还没来得及和宋朝阳交谈,一旁朱海英已经语气尖酸刻薄的叫嚷起来。
  李睿面带淡笑走上前,说道:“这话怎么说的?书记他今天大婚,我当然要过来贺喜。”
  “嘁,还叫他书记呐!”,朱海英脸色鄙夷的叫道,“他已经不是书记啦,被免职啦!李睿你不用继续拍他马屁捧他臭鞋啦!再拍再捧也没用啦,以后他罩不了你了。”

  宋朝阳听了这话,脸上现出苦涩笑容,目光却十分寒冷。
  李睿听朱海英的语气就知道,她今天不是道喜来的,当然她本来也不会向宋朝阳与梁洁虹道喜,因为想要和宋朝阳结婚的是她,脸色一冷,道:“朱海英,注意你的说辞。”
  朱海英鄙夷的斜着他,道:“让我注意说辞?你又注意没有?连个朱姐也不叫,不知尊卑大小,哼,看当个副县长把你给牛的,翅膀硬了就翻脸不认人了,当年还不是一口一个朱姐的跟我屁股后面又拍又捧,生怕怠慢了我……”
  宋朝阳听到这实在没有耐心了,指着电梯道:“朱海英,你没事就请走吧,别在这里胡搅蛮缠了。”
  朱海英转脸看向他,冷鄙的道:“谁胡搅蛮缠了?你哪只眼瞧见我胡搅蛮缠了?告诉你,我今天过来是给你贺喜的。”说完从包里拿出一小沓钞票,差不多有十张,递到他身前,皮笑肉不笑的说:“好歹是老同学老朋友一场,怎么也得出个份子,这点钱你收下,算是我谢谢你以前对我的提携。”哼了两声,又道:“以前啊,我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嫁给你,你拒绝我我还挺不高兴的呢,可是现在,呵呵,我得跟你说声谢谢了,谢谢你没接受我,要不然啊,你被免了职,我也得跟你吃挂落。说起来梁洁虹真是时运不济啊,哈哈,本来以为能当个书记夫人呢,现在一下变成平头百姓的老婆了,哈哈哈哈,说起来我就忍不住乐。”

  李睿听得叹了口气,世上总有那么一些鼠目寸光之辈,只盯着眼前的一些小变化,从不考虑长远,就像是眼前的朱海英,看到宋朝阳被免职,就以为他的官场生命结束了,从此沦为平头百姓,而她这个富婆的社会地位就高过他了,所以特意赶他结婚的时候过来奚落嘲讽他,但事实上,对官场规则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免职不等于撤职,被免职之后还拥有着许多新机会,朱海英并不清楚这一点,天真的以为宋朝阳“死定了”,何其可笑可悲?却也不打算点醒朱海英,要让她自以为看了宋朝阳的笑话,其实是她自己闹了大笑话。

  宋朝阳推开她的钱,道:“你的心意我领了,份子就算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以后你好自为之。”
  “嘁!”朱海英嗤笑一声,看看他,又看向李睿,道:“还跟我拽文呢,拽再多又有什么意义?能让你当回书记?哼哼,还让我好自为之,你还是自己好自为之吧。这一下被撸了个干净,以后拿什么赚工资?是不是老婆都要养不起了?呵呵,别说我不顾念老朋友情分,你要是实在混不下去了,联系我,我给你在公司里安排个工作,赚多赚少的,起码让你养得起老婆,哈哈,哈哈哈。”说着话,收起那一千块钱,笑声中走进了电梯里。

  电梯门关闭后,宋朝阳与李睿看着电梯不约而同的连连摇头。
  李睿笑道:“我见过许多鼠目寸光的人,但以眼前这位为最,什么状况都还没搞清楚,就跑过来对您大加嘲讽。不过倒也可以理解,毕竟她很早就是一肚子酸水了。”
  宋朝阳呵呵笑了起来,道:“大喜的日子,就不说她了,快进去吧,已经坐桌了。”说完揽着他臂膀往里去。
  路上李睿将吴楠将要出任青阳新书记的事说了,宋朝阳听后也是又惊又喜,道:“那可是太好了,我正发愁,我离开青阳后,再也关照你不到,现在吴楠要去青阳主政,她可以替我继续照拂你。你别急,等晚点我联系吴楠,请她代为照拂你。你也和她认识,还颇受她看重,相信她会对你青睐有加的。”说完后,那股兴冲冲的劲头儿忽然急转而下,变得黯淡落寞,咧嘴苦笑道:“唉,又忘了,我已经是被免职的人了,不知道吴楠还念不念以前的旧情。”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一点在官场之中体现得最为酣畅淋漓。你在位子上,不知道多少人对你阿谀奉承;你要是不在位子上了,哪怕只是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那些趋炎附势的人就会走个干干净净。有句老话叫“人走茶凉”,就是对这种变化的真实写照。很多身居领导岗位的人离退休后,都接受不了这种一天一地的翻覆性变化,产生了心理疾病甚至是抑郁症,说起来很好笑,细琢磨则令人深忧。宋朝阳因此产生担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李睿当然不会说,“你不用跟吴楠说这话了,凭我跟她的关系,她会比你还要用心的照拂我”,只道:“吴市长不是那样的人,不过您也不用帮我打这个电话,等她履职后,我会主动找她汇报工作的,往日交情也就接续起来了。”
  宋朝阳连连点头,道:“这样好,这样最好,我现在的状态,确实也不便打这个电话。”
  二人说着话,已经走进宴会厅之中。宋朝阳与梁洁虹的婚礼,力求低调简单,因此没请什么朋友,只有双方的亲戚到场,外加几个特别亲厚的朋友,加起来不过坐了两桌,也多亏要了个小号的宴会厅,否则还会显得冷清。
  宋雪刚给青曼安排好了座位,正陪着她说话,眼看父亲陪着李睿走过来,笑盈盈的上前迎接。
  李睿与宋雪自然不是外人,与她说笑几句,这种场合也不适宜私聊过久,便在青曼旁边坐了。
  婚礼很快开始,婚礼司仪、宋朝阳请来的一位老大哥,走到台上说了几句场面话,不外乎是欢迎宾友、介绍双方情况等等的套话,说完便开始主持着走程序。也就是两三分钟的工夫,连佩戴戒指的仪式都没有,这场婚就算是结完了,比起徐达那边繁复奢美的仪式过程,简直是简单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不过话说回来,婚礼只是一个仪式而已,搞得多隆重或者多简单,都改变不了婚姻的性质以及未来婚姻生活的品质。只要夫妻彼此相爱,心心相印,那简单的仪式照样可以白头到老。
  婚礼结束后便是酒宴,李睿和青曼也不认识几个人,便坐定了安心吃自己的。正吃着呢,李睿手机忽然唱响,他拿出来一看,见电话是常务副县长尤功杰打过来的,想着假期他打来电话,肯定是有要紧事,忙接听了。
  日期:2018-10-18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