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56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心忠不明白,炙手可热的开发区,为什么就那么不招陈九江的待见。当初他刚进县里的时候,富春生就想将开发区送到他的手中,但是他拒绝了。现在王心忠主动要求,陈九江又顾左右,而言其他。
  王心忠不悦的道:“陈县长,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啊。要不这样吧,咱们晚上一起吃个饭,总成吧?”
  陈九江也知道这才是王心忠最真实的想法,于是没有拒绝,愉快的答应了。
  王心忠请客,地点自然是在他的大本营开发区。开发区这两年发展的很快,有钱人也逐渐增多。所以需求就变的大了起来。敏锐的绿丰老总抓住机会,就在开发区里建起了绿丰大酒店。
  酒店按照的是三星级的标准,服务周到,业务周全。按绿老总的话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服务,没有咱提供不了的周全。
  什么周公吐哺,思汗射雕,妲己九变,飞燕秀腰。吃喝玩乐,应有尽有。桑拿洗浴,一应俱全。
  绿老总曾经扬言说,别说是市里,就是省里有的服务,咱们绿丰大酒店里全特么有。咱们就要让大河人,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省城里的生活。
  到了绿丰大酒店,陈九江刚一下车,老贾就迎了上来。他满面带笑的迎了上来,双手握住了陈九江的手,恭敬的说:“欢迎陈县长。”
  陈九江皱了一下眉头,故作不识的问道:“你是?”
  老贾急忙自我介绍道:“我是开发区的贾幸福。陈县长,这边走。”
  陈九江向大厅里看了一眼,问道:“你们王主任呢?”
  听见陈九江问,贾幸福头上就冒了汗。他心中也是暗自埋怨王心忠,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及那老牌帝国的帽子不放松。现在人家陈九江是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了。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是的人们选手。
  在这等级森严的官场中,尊老爱幼那一套是要不得的。而且年轻代表的不是不足,而是更有前途。看看吧,人家陈九江不高兴了吧,明着是问主任呢,暗着是说不懂礼。
  贾幸福打着马虎眼道:“不好意思陈县长,王主任他刚才还在这,不想突然尿急,去了洗手间。”
  问话是态度,回答是借口。问的表明心有所思,回答的知道为题所在就行了。陈九江能来,自然不会因为贾幸福的糊弄而走。
  贾幸福在前面带着路,进了电梯。电梯里站着一位身材姣好的女子,穿着一身红黑相间的制服,面上带着职业性的笑。贾诸葛不待她说话,就让她按下了七楼的按钮。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官场里的人都喜欢研究起数字来。尤其是这个七字,特变的招人喜欢。翻过来说那个象征着发财的八字,就没有几个当官的爱了。
  “陈县长,您请。”到了七楼,贾幸福赶紧跑两步,打开了七零一的房门。
  这时王心忠才赶紧从座位上爬了起来,他热情洋溢的迎了出来,握住了陈九江的手。王心忠高兴的摇了两下说:“陈县长,您可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出来呀。”
  陈九江也是满脸堆笑,他收回了手说道:“你王主任请酒,谁敢不来?莫说是我,于书记富县长不都得乖乖的前来报道。”
  王心忠摇着头道:“可不敢这么说,传出去了,说我老王不知大小了。”
  三个人到了硕大的桌子上,还要客气。老王说,陈县长,你官最大,还是你坐上首。陈九江道,您是老前辈,而且今天你做东,自然是要坐主位的了。
  两个人谦让了一会,还是贾幸福出了主意。他说,二位领导,这么大的桌子,就没什么好让的了。不如将那主位放上两把椅子就是了。按照贾幸福的建议,陈九江坐了东面,王心忠坐了西面。贾诸葛随便拉了把椅子,坐在了王心忠的下首。
  王心忠坐下之后,左右看了一眼说道:“俗话说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赌博。今天咱们三个人,喝起酒来也不大畅快。不如这样,叫绿总派几个服务员来,陪咱们一起喝如何?”
  绿丰大酒店里的姑娘们陪酒很有一手,这在大河县是闻名遐迩的。不但如此,其它方面她们也陪的很好。比当下流行的什么三陪小姐都要多出那么两陪来。据说很多人之所以到这儿来吃饭,就是因为想要领略一下绿风现代化的服务气息。
  按照王心忠的本意,在陈九江没来之前就将人选好。可是老贾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老贾说,男人都好这么一口,据说陈九江也不例外。若是不然,当初纪委就不会给他搞了个一枝花的丑闻。
  可是陈九江这个人不但精明,而且品味很高。风月场里的这些个娘们只怕他会看不上。还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做好应急备案的好。
  王心忠一想也是,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尤其是有钱又有权的人。他们的**不被约束,就要想方设法的进行排解。有人喜欢玩高尔夫球,有人喜欢吃春卷,还有人喜欢吃蛋糕。你知道陈九江好哪一口,还是按照老贾说的好。

  果然陈九江听完王心忠的话,就摇起了头。陈九江道:“都是同志,一起喝个酒,谈谈天,何须服务员来陪。”
  贾诸葛是个人精,一下就听出陈九江说话的重点。不是不能陪,人家是不喜欢服务员来陪。贾诸葛立刻建议道:“听说咱们办公室里有几位女同志在这搞聚会,我给他们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来。”
  王心忠连忙道:“这个好。俗话说的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喝酒就像干活,若是想将气氛挑起来,还是需要女同胞们支持。”
  虽然以前在火车站前洗过头,鉴真洗浴游过泳,但是现在陈九江同志孬好是副县长了,品味和档次都不断的提高。对于陪酒女们是再也看不上了的。长得好不好看算什么,还不是一副臭皮囊罢了。
  再者说了,和陪酒女喝酒那可是违反组织纪律,破坏形象的事情。可是和女同事们喝喝酒就不一样了,这是为了团结同志,访贫问苦,扶助困难。

  见陈九江没有意见,贾幸福就站起身来,说道:“二位领导,我出去点点菜,顺便打个电话。”
  没过五分钟,菜尚未到,贾诸葛就领着三位女同志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那位女士三十多岁,穿着一件绿色的妮子大衣。一头长发烫成了当下最流行的金黄色。陈九江认识她,她是是开发区里的财政科长,好像是姓蒋。据说她和王心忠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
  果不其然,蒋科长和陈九江问过好后,就坐在王心忠的下首。蒋科长一坐下,就附在王心忠的耳边说起悄悄话。
  后面的两位女孩子就年轻的多了。一位身材高大,一位娇小怡人。贾诸葛介绍说,娇小的那位叫赵飞燕,不但和古代的那个赵飞燕一样的名字,在舞蹈方面更是颇有心得,多有体会。
  那位高一点的女孩子,名叫林会语。年前刚进的秘书科,表现很优异,正在重点培养。
  日期:2018-04-13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