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5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现在,徐世英算是看出来的。陈九江这次和河西之行,不是衣锦还乡的臭显摆,而是当上了裁判的体育教练拿着小药针,来给他的弟子门生们打兴奋剂来了。
  俗话说的好,哪里有人,哪里就有江湖。河西乡不是仙国圣土,这里依然有着数不完的斗争和扯不完的是非。为什么这群卧虎藏龙不冲自己呲牙咧嘴,那是因为他们少了靠山,腰杆不硬。现在好了,陈九江来了,他当上了分果子的裁判,指定不怕弟子们作弊了。
  徐世英的想法是对的,陈九江走后,被他视作温顺的小绵羊们,就揭掉了身上披着的羊皮大衣,跟他玩起了扮猪吃老虎来。

  谈完这件事,陈九江就不再讲话。会议是一个重要的场所,可是陈九江却不是一个喜欢在会上演讲的人。他觉得真正的权力不是来自会上,而是上会之前就定了下来。
  就比如前些日子,县政府支持的外环路招标工作一样。县政府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交通局也从白忙到黑。可是当一切规则都定下来的时候,钱勇敢才发现金鑫老板高洁扭着个性感的*,不声不响的从交通局拿走了工程项目。
  钱勇敢大惑不解啊,老子指定的规则可都是为了马二愣子的天马建筑,怎么就成了金鑫的标配了呢。钱勇敢翻来覆去才找出原因,金鑫之所以能够中标源于于向荣的信任。于向荣一句话,改变了所有的结果。
  不单是钱勇敢就连富春生都心生怨恨。富春生想,既然你老于心有所属,为什么还要搞条裤子放屁的这么一出呢,害的老子收了人家的钱,怎么办呢?
  可是不管是条裤子放屁还是暗箱操作,都展现了于向荣的权力。于向荣对大河县的统治,才是权力运用的样板。所以陈九江不爱讲话,也不想讲话。

  可是有些话却必须要讲的,这要说的话当然是说给王海洋听。散了会,陈九江就进了王海洋的办公室,不待陈九江问,王海洋就将蔬菜公司的事情向陈九江说了清楚。
  王海洋说:“陈县长,我知道错了,不该乱伸手,更不该损害菜农的利益。”
  陈九江摆了摆手,说道:“老王啊,来之前我遇见一个人,是市委组织部的一位领导。这位领导号称生财有道,人家能不贪不受,就能合理的赚钱。我很佩服这样的人,可是心中也很有疑惑。”
  “佩服什么不用说了,谁都喜欢钱多一点不是吗。我就来说说我的疑惑吧。就拿你来说吧,若不是河西乡的乡长,姚百万能给你那么多的私股?所以所谓的生财有道,说到底还是以权谋私。”
  “不说你了,就说我吧。当初是王文明书记让我挂着罐头厂的厂长,可是后来恰恰就是有人从这个方面做我的文章。我说这个,就是要告诉你,你做过的事情,总是有人盯着的。待到应景的时候,就会有人提出来了。”
  同样的年轻敢拼,同样的血气方刚,又加上早期的共同经历。陈九江不但将王海洋视作了亲密的朋友,更当作了工作上的伙伴。所以他对王海洋还是满心的期待。
  一个进取心强烈的人,是很容易发现自身的缺点的。王海洋就是这样的人。他不但找出了自身的问题,而且还听出了陈九江对他期盼。什么叫应景的时候,自然是提拔的时候。陈九江这样说,就是存了重点栽培的心。所以王海洋受了批评,反而心情变的愉悦了起来。
  吃过了午饭,陈九江对上山之旅显得意兴阑珊起来。前不久乾坤那老骗子和开发公司的经理去找过他。
  长寿山四颗星的牌子拿下来了,开发公司的工程也基本上要结束了。为此三位创业元老在县里痛快的喝了一场。喝酒的时候,陈九江是信誓旦旦的说要上山去看看。可是到了山脚下,陈九江的心里反而犹豫不决起来。
  思虑再三,陈九江最终决定不再上山。而是打道回府。回到县里的陈九江开始忙碌了起来,三不五时的下乡视察,马不停蹄的奔赴会场。
  文山会海是领导的基本功,视察下乡,是领导的亮相展出。作为副县长,陈九江早期的表演太少,所以借着这机会,多出镜,多亲民。让下属更全面的了解自己,是领导应尽的职责之一。
  正当陈九江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却意外的收到了开发区主任王心忠的邀请。
  自从王心忠发力扳倒了关晓乐之后,王心忠到了头顶的常委帽子彻底的飞了出去。现在开发区里谣言四起,有的人就说王心忠现在就是个看守政府,过不了几天就要滚蛋。话说的多了,连王心忠都相信了。
  人生最大的乐趣是什么,有人说是三大喜事。分别叫金榜题名,洞房花烛,喜添贵子。可是王心忠认为,还有一件事同样的令人欢喜,甚至比前三件都要重要,那就是大仇得报,沉冤得雪。
  按说大仇得报的王心忠应该是没有什么遗憾的了。可是当关晓乐倒下之后,失去了常委帽子的王心忠,心中微微就有了那么一点失落,隐隐就了那么一点遗憾。失落的是帽子的虚名,遗憾的是手下一帮兄弟的去从。

  为此王心忠找到了老贾,好好的和他谈了一番心。破天荒的,王心忠亲手为老贾斟满了酒,并端到了他的手中。王心忠歉然的道:“老贾,好兄弟。是我对不住你,出了这个事情之后,只怕就要影响你的仕途了。”
  老贾干脆的喝光了杯中的酒说道:“王主任,你这话可是折煞我了。俗话说的好,士为知己者死啊。要不是你知我懂我,我现在还在乡下写稿子呢,更何谈开发区的副主任呢。”
  老贾说的越是开朗,王心忠就越发的内疚。他说道:“老贾啊,若是当初我不为一己之私,同意了于书记的意见,提前退下去,我的位子你是接的住的。还是我耽误了你啊。”
  老贾连忙摆手正色的说道:“万万不能啊。王主任,咱们开发系为啥能在县里说的上话,还不是因为有你在。你若是退了,要不了几天,咱们就得乱。”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开发系之所以凝聚成团,是因为升迁有希望,利益有把握。可是在这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之时,他们为利而散,也是常事。
  王心忠放下了酒杯,叹了一口气道:“这也就是我担心的原因啊。最近流言太多,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老贾道:“这个事情我倒是想过。既然于大乱不想咱们好,不待见咱们,咱们不如再找棵大树乘乘凉。”
  以前开发系的老大自然是王心忠。王心忠之所以混的风生水起还是因为于向荣的支持。但是现在风云突变,于向荣那不但断了奶,还要掐脖子,喂农药,这就由不得王心忠不转变态度,换作风了。
  日期:2018-04-12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