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53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世英是这么说过,可是那只是一句托词罢了。当出来事情,不好解释的时候,徐世英最喜欢说的就是组织。
  可是陈九江当着他的面谈组织,这个意思就不一样了。大家都知道,一个乡里的最高行政长官就是丨党丨委书记了。你说他能代表组织都不为过。因为组织的意图就是通过他来实现的。可是现在陈九江提出了一个组织来,这个组织指定不是徐世英。
  所以陈九江一说完,路爱国就笑了,而徐世英的眼皮就跳了起来。陈九江这是要做什么,很明显,他觉得徐世英代表不了组织。希望丨党丨委里的同志们帮他多伸伸手。
  这可不是一个好提议,徐世英心想咱这正在培养正规军呢,你那面就给民兵送武器去了,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可是他却又有苦说不出,为什么呢,因为这话确实是他刚刚说过的。

  徐世英一没有丰厚的工作经验,二没有广大的群众基础,三没有什么杰出的政绩,他为什么能坐稳河西乡丨党丨委书记的位子,还不是因为县里有于向荣的支持。这才让他在河西乡一家独大,其他人是敢怒不敢言。
  现在好了,陈九江到了河西乡,三句话一说就给他立了一个组织出来,瞧着吧,以后指定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了。
  徐世英听的懂了,不代表其他人听的懂了。就包括现在的对手王海洋,也是一头的雾水。王海洋想,陈书记进了县里,就务起虚来,开口闭口的讲什么组织。组织哪天不在啊,问题不还是没有解决吗?
  陈九江说:“要相信组织的力量,要信任班子里的每一个人。再有能力的人,也不可能将所以的工作都做完了,这个时候怎么办,就要相互帮助,互相帮忙。只有这样,工作起来才更有效率,班子也才能更加健康的成长。”
  说道这,陈九江指了指身边的路爱国说:“在这方面老路在这方面最有经验,还是他来说说吧。”
  路爱国干咳了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陈县长说的很好,我也就不班门弄斧了。我首先要做个检讨。人老了,就变的没有追求起来,对自己的要求也在下降。所以没有带好班子里的同志们,也没有关心到年轻同志们的成长。经陈县长一点,我茅塞顿开也后悔不已。我保证,在今后的工作中,一定多提建议,多参与,帮助徐书记和同志们共同成长,共同进步。”
  听了路爱国的话,徐世英险些将手中的钢笔掰断了。理论上你人大是排在咱们的前面,可是事实上你连个屁都不是。你凭什么说带着班子里的同志共同进步,共同成长?你这是吃果果的谋权篡位啊。
  可是人家一个老同志,说两句过分的话也算不了什么。这不陈九江就没有在意,他盯着路爱
  国说道:“老路,你不要说这些没营养的。别提什么以后,就说眼前的新街吧,就等着你出谋划策呢。”
  路爱国心说,你让我带着小兄弟们搞个团体,弄个联谊,顺便撬一下徐世英的板凳,这个事情我在行,若是让我跑回头搞新街我可不想去弄。虽然我现在搞的就是建筑,可是史书上不是说了吗,不是什么肉都能吃的,尤其是鸡肋,吃了会死人的。
  想到这路爱国就皱起了眉头,他说道:“我老了,身体还不好。失眠多梦,还尿频。偶尔还会有健忘。所以啊,新街的事情我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不过无论是谁去,我都会支持的。”
  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他路爱国搞出来的,到现在有了新骨头就丢了老鸡肋。不过人家也表态了,今后不捣乱了,谁干都支持。
  陈九江早就想过,这个事情还是路爱国出头最好办,他在河西关系深,路子广。这个事情十之**就是他老路一手搞的,现在让他擦屁股最合适了。谁知道,这老混蛋居然撂挑子,让陈九江为之一愣。
  陈九江一愣神,段虹彩就看了出来。她立刻说道:“陈县长,这个事情还是我来办吧。我本身是中心村的,地头熟悉,情况了解。”
  不是每一个人的工作目标都是钱,也不是没有人爱吃鸡肋。肥肉有肥肉的腻,骨头有骨头的香,至于这鸡肋吗,其中的美味就难以描述了。
  在富美丽和徐世英眼中的困难到了路爱国这就成了麻烦,而到了段虹彩这就是机会。段虹彩的工作经验告诉她,人生总是在麻烦中成长,人生总是在麻烦中成功。
  富美丽有个好叔叔,再加上她傲然的身材,让她无往不利。可是落到实处,面对困难的时候,她依然是一筹莫展。
  小眼镜是一脑壳的精明,满肚子的心思。可是面对问题的时候,一样是大摇其头,无计可施。
  为什么这些天之骄子,地之银娃面对现实的时候,总是不够适应?这是因为农村工作的特性。乡里的工作就是这样,复杂多样又简单粗暴。

  说它复杂,那是因为任何简单的问题衍生出来的都是不简单的回答。就如同那多面体的一般,每经过一个人,就会增加一个角,然后再扯出无数条线。点线面交织,最终会形成什么样的怪胎,谁都不知道。
  人心的复杂无理善变,在每一个事件中都会淋漓尽致的体现。这样的问题想要用方程式来解决是怎么也解释不了。怎么办,那就需要简单粗暴的作风。适时的拍拍桌子,骂骂娘,展现一下王八之气。只有这样才能快刀斩乱麻。
  书上怎么说的,高风险才有高收入,越困难才越有回报。所以问题创造了机会,机会造就了人生。
  段虹彩认为,问题沾染上的每一个面,都是潜在的资源。小麻烦有小资源,*烦自然是大资源。
  新街建设就是一个*烦,它牵扯到新兴的一大批富人,他们能在这个时候掏出足够多的钞票想要出村进城,必定是各个村子里的拔尖人物。无论是关系网还是个人本身的能量都不容小视。
  再加上本土作战的中心村村民和那些圈地盖房的小老板们。没有一个是善男信女,个个都是多臂神童。他们合起伙来,在河西乡翻江倒海,水漫金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为他们解决了麻烦,就是大开门路,广结善缘。佛祖为什么接受万方朝拜,还不是为了香火鼎盛,不缺供奉。段虹彩此举也就是效法圣贤,有那么一丝异曲同工之妙。
  陈九江高兴的对徐世英说:“看看吧,信任班子成员,多分享,同分担是多么的重要啊。遇事还是要多开会,会议一开,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徐世英点着头,带着笑,一边应和着陈九江,一边满是苦涩的想,若不是有你陈九江在,他们谁会为我分担?可是看这样子,只怕陈九江走了之后,这群人才是真正的麻烦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