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619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作风问题绝对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问题,一个人要成长,需要艰苦奋斗,从来没有说,贪图享乐的人能把事业做大的,对于一个企业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如此,如果大家都想着吃喝玩乐,而不愿意去努力奋斗,就是再大的家业也经不起败家子的折腾,所以必须要抓好作风建设,让企业焕发新的生机。
  豪华办公室清理了,然后集团总部内部的豪华食堂也给取消了,建设这样的豪华食堂,就是专门招待上级领导的,而名义上却是说是为了招待客户,可是什么样的客户需要这样的招待?打着内部食堂的旗号,实际上是行着奢靡行乐之风,这样的食堂必须要清理了。
  而清理了这样的内部食堂,和豪华的大办公室,集团内部的基层员工听说后,也是非常激动,因为他们一直认为集团高层在寻欢作乐,不关心基层员工的辛苦,各方面福利待遇都不平等,可以说他们也是苦白光宇久矣。
  现在陈功拨乱反正,集团内部的基层员工也是十分拥护的,集团高层的行为早已经让他们感到不满了,只是没有办法,无法去制止这种东西。
  清理了上层这种奢侈糜乐的东西,陈功便下了基层,此前陈功还有下过集团的基层,主要是他没有时间,同时他来到集团后,主要的工作还是在上层,把上层给整治好,而对于下层的情况,他还没有时间去了解,现在他把上层给整治好了,便想着要到下层看一看,与他们聊一聊。
  缪石洛陪着他下去的,到了一处煤矿工作,陈功就戴上安全帽去了煤矿工人那里,听说工人们都在井里头作业,他便提出到井下面看一看他们。
  白光宇多少年没有再下过井了,现在陈功提出要下井,缪石洛就想劝阻,但是陈功却一摆手道:“我以前没下过井,现在下去看一看,了解一下。”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工人们先走
  陈功坚持下井,缪石洛劝不住,只好跟着陈功到了井下。井下阴暗潮湿,灯光昏暗,陈功下去后,四处看了看,便觉得如果人能在地上办公,那就是一种幸福,在井下工作,不但危险,而且绝对没有什么好感觉,像缪石洛等集团上层,不但可以在地上办公,而且还可以用那么大的办公室,吃那么奢侈的东西,而这些他们消费的财富从哪里来的?还不是产业工人,一分钱一分钱的赚出来的吗?管理者并不创造财富,只是进行分配财富,而分配财富的过程只有能够激发大家的工作积极性,才能创造价值,如果分配财富不公,引起大家的不满,不但不创造财富,恐怕还是浪费财富。

  井下的工人,不知道陈功要来,缪石洛就向他们作了介绍,井下工人听说陈功是省里的领导,现在来到他们这里了,一个个激动地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
  陈功伸手握向他们,他们却是不好意思伸出手来接住陈功的手,陈功马上说道:“没关系的,你们最辛苦,握握手吧。”
  井下的工人们听到这话,才同意伸出手与他握了起来,激动地握着陈功的手。陈功握着工人的手就问道:“你们在这里安全吗?”
  工人听了后就说安全,陈功道:“你们一定要实事求是地跟我讲,有什么问题就跟我直说,安全关系到大家的每一个人,如果你们出了安全问题,你们全家人都会非常伤心,所以,如果有什么安全上的问题,你们一定要告诉我,或者向厂里的同志汇报,如果有人敢隐瞒你们的要求,或者不理不睬,我马上撤了他们的职。”

  陈功的话非常实在,工人们听了,就更加激动了,大概有两三年没有领导下井来看望他们了,虽然说他们知道领导下来后,也就是与他们握握手,留个影,然后就走了,也不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但是领导一下来
  ,这厂里的领导就会紧张,起码要保证领导安全吧,如此一来,对他们也是有一定的好处的,至少能让厂里的领导们重视他们的安全问题。
  现在陈功过来了,厂里的领导肯定也非常重视,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然而陈功与其他领导不同的是,陈功似乎对厂里的领导一点也不客气,张口就说要撤他们的职,可见陈功与其他领导的不同。
  “很安全,很安全。”工人们齐声说道。
  而当工人们正讲这话时,忽然旁边矿顶动了一下,工人们一看给吓了一跳,马上叫道:“不好,要塌方。”
  工人们立刻叫了起来,陈功一看也是比较紧张,心想这么巧,他一来就发生塌方?缪石洛一听,也是吓的不轻了,转身就要走,可是一想到陈功还在里,便是连忙道:“陈省长,你快先走,我马上联系上面的人员。”
  陈功此时还是比较镇定,如果真马上发生塌方的话,现在谁也逃不掉,他立刻说道:“大家不要慌张,我们一个个地上去,离开这里,大家千万不要慌,工人们先走。”
  陈功大叫一声,在场的工人们本来也是很紧张,很慌乱的,都想着跑出去,但是陈功这么大声一喊,让他们先走,井下紧张的气氛减少了不少。
  但是缪石洛一听陈功说要让工人们先走,他的心里倒是非常紧张了,这要是让工人们先走了,他就不能先走了,而他和陈功两人留在最后走,万一真的塌方了,他和陈功两人可就是以身殉职了。
  缪石洛脸上焦急如焚,便是靠近陈功身边紧张而又着急地道:“陈省长,您先走吧,我和工人们殿后。”

  陈功一听他这样讲,马上沉下脸大声道:“这个时候还讲这话,让工人们马上先离开。”
  缪石洛一看陈功生了气,而且还是这么大声的生气,只好不敢再多说了,心里想着先跑走,可是如果上去
  后没有塌方,那么他就完了,现在这个时候如果能跟陈功站在一起,等到安全出井后,他就会受到陈功的另眼相看,这对他来说是一个赌博!
  想了一想,最终理智战胜的情感,心想死就死吧,人固有一死,或死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他现在要重于泰山了。
  缪石洛没有那么高的情操,他这个总经理虽然是干出来的,可是他也耍了不少的心眼子,因此面对此情此景,他怕死一点也不假,但是此时在陈功的严厉指责之下,他又决心与陈功站在一起,同生死共患难,也是不假。
  说完缪石洛,陈功就让工人们先走,工人们在这个时候,那种朴素的情感又出来了,他们连忙大声道:“领导,您先走,您的命比我们贵,我们跟在你后面走。”
  这些工人们,虽然平时对厂里领导看不惯,可是他们看到陈功如此亲民,是一位好领导,而一位好领导的命要比他们的命值钱多了,所以这个时候让陈功先上去,他们贱命一条,死就死了,把陈功的命保护好才是正当。
  日期:2018-10-1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