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5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但马二手中的小工程都照顾他,就连陈九江和钱勇敢都时不时的丢上那么两块骨头给他啃。这么一来,路爱国的小日子过的也很舒心。舒心的路爱国自然没有闲工夫扎在乡里给富美丽和徐世英添麻烦。

  所以说人最大的转变不是来自行动,而是思想。为了革命事业忙碌了一辈子的路爱国,到了后来居然一心扑在为人民添砖加瓦的建设事业上来。就像那攒了一辈子钱的守财奴,到了死时才发现,他吗的,信了一辈子钱,都没有命重要。你说,这特么多讽刺,多悲哀。
  官场上日暮迟迟的路爱国,到了商场上却今宵花月正好。很快赚下了一笔钱,小日子也过的潇洒自在。
  所以握过了手,陈九江就说:“老路啊,你可是越发的年轻有精神了。看样子是嫂子下了不少的功夫。”
  在汉语里,嫂子是个神奇的人。她一直被惦记从未被抛弃。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偶尔还会客串一下卧室。平常的时候聊天说话,更是少不了的。她能丰富酒桌,润滑官场,活跃气氛,调节情怀。可是当你真的见了嫂子的面,十个小叔子的心,得有九个软的像那沙滩,即便是使劲堆,也硬不起来。

  但是即便如此,等离开了视野,嫂子又是一道美味的菜。大家咀嚼的津津有味,聊起来是活色生香。由此可见,真正美味的不是饺子,真正还吃的也不是嫂子,最让人欢悦的还是脑壳里的思想。
  提起马大丫,段虹彩就有话说,她抢过陈九江的手用力的握了两下说:“陈县长,您不知道,离开了马大丫,老路才活的那么滋润。”
  闻言陈九江哈哈一笑,他可知道段虹彩搞路爱国是不分场合的。当然这么说话也更能凸显出她和陈九江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
  也确实如此,这么些年来陈九江和路爱国之间有的是互相利用,从来不存在信任。但是段虹彩就不一样了,这个女人有着天生的忠诚,也是值得信任的。

  陈九江握着段虹彩的手,亲切的问道:“老段,最近工作还顺利吧。”
  段虹彩说道:“唉,马上二线的人了,还谈什么顺利不顺利的,不过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罢了。”
  陈九江松开了手,笑着说:“这个思想可要不得。俗话说的好,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可不能只想着吃饭睡觉带孙子。”
  段虹彩还想说话,陈九江早已从她的身边跨过,接着握了下去。于是一排人中,欢迎你好之声,层出不穷。

  到了方淑珍的面前,陈九江才真正的感受到了什么是最诚挚的问候,什么是最热烈的欢迎。方淑珍的小手是颤抖的,眼色是迫切的。若是眼神能办事,陈九江现在的眼睛就插进了方淑珍最深处。
  同样颤抖着手的还有老陈陈向阳,扳倒了陈九江,老陈最终还是没能如愿的当上副乡长。他的手儿颤抖,不是因为激动,不是因为欢喜,而是因为害怕。
  自从知道陈九江卷土重来之后,老陈就没睡上几天的好觉。当陈九江挂上常务副的时候,老陈的的担忧就越发的严重了。害怕手牵手,折磨着陈向阳,也让他变的更加坚强。所以他想,管他呢,不管陈九江干什么,我还是要做好自己。大不了老子下海去广州找我同学卖涂料去。
  陈九江不管老搭档陈向阳怎么想,他依然热情的伸出了手,并笑着问了好。
  和丨党丨委委员们握了手,陈九江就跟着徐世英到了会议室。进了会议室,大家自觉的安静了起来。徐世英咳嗽了两声,说道:“尊敬的陈县长,首先欢迎您到河西乡来调研。现在有请王海洋乡长给您汇报咱们河西乡这段时间取得的成果。”
  徐世英秘书出身,是公认的能汇报,会宣传。同样的一个点,让他说上一个小时都不会出现重复。所以河西乡不管来了哪位领导,都是他当主唱。谁知道今天早上没吃药,还是脑子抽了筋,居然让王海洋接过了麦克风。
  大家都不知道,王海洋知道啊。对于初到河西乡的人来说,徐世英自然是想讲什么就讲什么。徐世英说,看看那个山,这个水,再加上那新建的街道,哪哪都是老子的功劳。
  可是到了陈九江这,他就不能这么汇报了,若是不然,陈九江指定能跳到桌子上骂娘。什么都是你搞的,合着老子这七八年是白干了吗?可是除了陈九江干的事情,剩下的东西,这半年来还真的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所以徐世英就选择了隐退,让王海洋上台表演。
  徐世英没有话说,不代表王海洋没有。王海洋讲话的主题是,坚持理论,高举旗帜,延续方针,继续战斗。

  坚持谁的理论,当然是组织的,至于组织是谁,还用问吗,当然是陈九江了。所以什么坚持啊,高举啊,延续啊,继续啊,说的就是按照陈九江的路子,继续奋斗。
  这是吃果果的表忠心,陈九江听了能不高兴吗?按理说是应该高兴的,可是陈九江听完了他的发言,面上的颜色却很严峻。
  待王海洋发言结束,陈九江熄灭了手上烟头,然后喝了一口茶,说道:“从王乡长的报告中,不难发现,河西乡的领导们的思想是正确的,路子是明确的。可是上午出了新街那么一档子事,让我发现,你们的工作中,还是存在问题的。”
  陈九江说道这里,停了下来,用目光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徐世英是不敢和他对视的,还没等到他看过来,就拿出本子,在笔记本上做起了功课。虽然时刻高举着陈九江的旗帜,可是王海洋的心里也是没有底气的,陈九江的眼睛一扫,他就变的不安起来。
  敢于直视的,就剩下两个位老将路爱国和段虹彩。路爱国心说,果不其然,按照陈九江的性格,指定是要开炮了。就你徐世英,毛还没长齐全,就想给陈九江下套,可别把自己的小脖子给套死了。
  陈九江扫视了一圈,接着说道:“买的人说是强卖,卖的人说的是强买。这真是笑话。打造新街,不是哪一个村,也不是哪一个人的私人买卖,应该是乡里的统一规划。是需要乡里的支持,群众的共同努力才能完成的。”
  “有的人说,这是前任留的尾巴,我不能接手。可是你想过没有,任何工作都是有延续性的。不能有利就上,无利就躲。这就是为什么说咱们的事业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了。若是按照你的思想,换一任领导什么事情都不要干了。”
  陈九江这话说的就是徐世英。富美丽走了之后,徐世英一推二三五,将自己摘了个干净。你吃了肉的都不说话,别人更是不想伸手。

  “在这方面,咱们徐书记表现的就很好。他当着乡亲们的面,提出了解决的方法,那就是相信组织。这话说的对呀,组织是强大的,组织是温暖的。做事之前要多和组织汇报,出事之后要多和组织沟通。”
  日期:2018-04-12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