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5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实上他们的理解没有错,错在实际操作上出了一点问题。解决实际问题,还是要从实际出发。咱们党是从老百姓中来的,还是要俯身到老百姓中间去。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实际问题。

  可是富美丽和徐世英不理解啊。老百姓说他们是,富家美丽现大胸,徐氏眼睛看不清。狼狈为奸享清福,不思百姓苦与甜。左手抓权,右手捞钱,坑蒙拐骗干不完。对待百姓纯忽悠,看见利益动真格。
  你脑子里没有百姓,做事只凭着想当然。领着国家的工资,还想从老百姓的口袋里捞钱,姥姥,咱们不愿意。不满意的老百姓多数是心不齐,力不足。历来是一盘散沙难成事,半打浆糊不糊墙。
  抵触的心思大了,干事情的就少了。大家都不伸手的时候,凭着你们书记乡长两个人跳脚是成不了大事的。
  若说但是如此,还没有多大的问题,还是能够马马虎虎的进行将新街建设起来。但是问题,陈九江和路爱国对此都不支持。那么问题就来了,小问题立刻升级,变成了台上老君的坐骑,想要吃唐僧肉了。
  陈九江心里骂着娘,面上喊着笑,热情的招呼起了老乡们来。陈九江在河西乡呆了七八年,都是乡里乡亲的,谁不认识谁啊。无需介绍他就指着人群,亲切的叫了起来。
  这是张三啊,你看你,又长肉了。那个李四啊,最能说,嘴巴都起皮了。王二啊,你瞧你,那脸上的雀斑怎么还变黑了呢?然后这是什么甄的有,那是什么常存在。就连徐世英都看傻了眼。
  这尼玛陈九江的记性可真好啊,什么样的人都认识那么几个,就连这灰头土脸挖泥种田的穷百姓他都认识。可是认识这样的人有什么用呢,一不能请你喝酒,二不能请你吃饭,更不能为你升官发财添砖加瓦。
  徐世英这话是说在心中,若是张出嘴来,陈九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大嘴巴子抽将上去。不尊重老百姓,你会怎么做?没有群众的基础,你能做什么?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梦寐以求则寤寐思服。对待窈窕淑女应该如此,对待基层百姓也是如此。心有所想,行有所为。心里装着谁,就会为谁服务。
  这些道理徐世英不是不懂,反之,他看的更加的透彻。服务老百姓有什么用呢?官位又不是他们给的。想升官发财要什么,要求神拜佛。有人说这个更扯淡了,神佛根本就不存在,要是求他们的话,白搭了香火钱不说,还净得一些气受。
  这就是境界不够,不能活学活用了。神佛是真实存在的,就看你会不会找。神是哪个,佛是谁人,先要分的清楚才成。徐世英的心中的神就是于向荣,是他用天线拉着自己一步一步的成长。
  这面陈九江拉着工人的手,正说这话,那面徐世英就给王二递了颜色。王二赶紧迈起脚,往前挤了一步,抢过陈九江的手说道:“陈县长,您可来了。咱们是想死你了。”

  陈九江笑呵呵的握着他的手说道:“老王啊,想就想我,怎么还要死不活的呢?我可知道你最近小日子过的性福美满啊,梅开二度建新房,金屋藏娇少年狂啊。”
  王二一听这话激动的脸上的麻子都黑了起来,哥们正在搜肠刮肚找台词呢,谁知道你老人家这么贴心,给我找了个桥,咱赶紧过吧。
  话说王二也是个好演员了,到了这个时候立刻进入了角色。他一甩陈九江的手,狠狠的跺了一下脚说道:“陈县长,您是真不知道啊。咱老王心里苦啊,说不出口啊。”
  老王这么一说,身边的群众演员们也都同时欢颜变苦脸,纷纷指指点点说起了伤心事。
  陈九江左右看了两眼,指着他身后的几个人,疑惑的问道:“你老王的媳妇又没跟别人跑,我瞧着老宋还在那的呢。你家那娃也长的像你,怎么还哭天抹泪的呢?”
  王二尖着嗓子悲伤的说道:“陈县长,您不知道啊。这房子若是建不好,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是在所难免了。可怜我老王,苦守半生,好不容易铁树开花,只怕是无疾而终,孤老终身了。”
  王二本就是瘦弱矮小,又谈到了伤心事,难免的瑟瑟起来,让人见了好生心痛。
  陈九江指着那半拉子工程,不解的问道:“这房子不是好好的建着吗?怎么却说建不起来了呢?若是钱不够可以找亲戚邻居凑一凑呀。实在不行找找徐书记,让他想办法从银行里贷点款子啊。”
  这个时候徐世英就挺身而出了,他介绍道:“陈县长,您不知道。这工程是富美丽书记任上的事情了。讲好了的价格,谈好了的买卖。可是美丽书记一走,中心村的村民就变卦了。他们不但阻挠建设,还要收回地皮。所以这新街道的建设,只怕要延期。”
  徐世英话音一落,下面就传来了整齐划一的喊叫声,就跟排练过一样:“陈县长,请您为咱们做主啊。”
  嘿,好一出受冤百姓呼唤青天大老爷的戏码。只等着陈九江铿锵有力的说出“拿老子的虎头铡来。老子要为民做主。”
  到这时候陈九江再不知道是小眼镜徐世英在后面耍奸,那他就不是陈九江了。陈九江心中暗骂,好啊你个小眼镜,将老子挂在门口,想让老子当吓鬼的门神。这本也没错,可是老子毕竟比钟馗钟天师要帅气那么几分啊。所以你这么做就不够地道了。
  陈九江面上的颜色不觉正了几分,他严肃的说道:“诸位,听我说。建新街是个好事情,改善住房条件,提高人民生活水品,同时啊,打造咱们乡里的名片。所以我是提倡你们建设的。可是你们这里的事情我也不大清楚,也不知道是你们强买,还是他们强卖。这么着吧,我现在去乡里做个调查,回头给徐书记一个建议,和谐的解决了。”
  话说的好听,可还是打太极。可是这太极也由不得陈九江不打,因为他已经不是河西乡的书记了,是没法当面拍板的。
  可是老百姓不这么想,他们想副县长就是管乡长书记的。来到了乡里就是钦差大臣。钦差大臣是干什么的,就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这是钦差吗?不是,这是水浒传里的好汉啊。可是他们不问这个,他们只管能不能立刻解决问题。
  受了点拨的王二,闪烁着脸上的麻子,摇头晃脑的说道:“陈县长,你可不能忽悠我们,说完话转身就跑。最好能帮咱们解决实际的解决问题。”
  “是啊,陈县长,您可不能和富美丽一样啊,说一套做一套。”
  “您转身走了,咱们可怎么办呀?”

  有了王二的开头,大家都议论纷纷,总之一句话,就是想要陈九江帮他们当场解决问题。可是现实中的问题不是试卷上的考题,你写上几个字,就知道正误。现实生活是复杂的,因为他里面牵扯着利益,牵着着人情。
  日期:2018-04-11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