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4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若说搞不愉快,打闷棍,冒坏水,做坏事,还是徐世英这小眼镜专业。最专业的是,人家还最懂得眉高眼低,最擅长看眼色行事。王海洋还云里雾里的时候,人家见血的钉子都捅到肠子里了。
  不过现在王海洋倒是看出来了,听完徐世英的话,陈九江的脸上阴的能滴出水来。这完美的诠释了为什么他为什么那么冷淡的对待自己。
  合着这是领导对咱有意见了呀。王海洋火热的心,一下变的冰冷,即便是面对他最拿手的事情,最尊崇的领导,都拿不出一点激情来。
  陈九江在菜园子里转了一圈,就上了车跟着徐世英去视察他建的那条三道杠。
  要说旧城改造,最是艰辛。大到首都中央,小到河西乡里,都是一般的困难,同样的麻烦。可是新区一旦建成,再扩建起来就比较简单了。
  为什么呢?因为农村人想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到乡里居住,当上“城市人”,享受起乡里便捷的交通,教育,医疗等服务。
  而新城区的那些个商铺们,更希望大家都到乡里来,如此一来,他们的生意才能做大做强。
  既然大家的意愿都统一了,那么行动起来的阻力就小的多了。徐世英和富美丽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踩着陈九江,路爱国的肩膀,建造起了河西乡新街的第三道杠。
  理想总是美好的,现实多是残酷的。就像是老太太吃核桃,看着喷香,吃着扎嘴。看别人吃鱼的时候,总是那么鲜美诱人,可是轮到自己的时候,尼玛满嘴吃到的都是鱼刺。
  所以在富美丽和徐世英的强力推进下,过去了小半年了,可是河西乡的第三道杠,现在险险的就要建成了烂尾楼。
  烂尾不烂尾先放一边,总是不能让领导看见了冷清的场面。所以昨天晚上徐世英就下了动员令,凡是有基建任务的,不管你是私人宅院独树一帜,还是地主豪宅成群结队,都特么招足人手,开动马力,给陈县长一个好印象。
  其实不用徐世英说,业主们都很着急。咱们按照乡里的规定,交了定金交押金,交了押金交全款。五险三金都交齐,这面动工的时候,那面卖地的不乐意了,说卖的便宜折了本,地价还要涨一涨。这是什么道理,这是什么原因?
  更气人的是,到了这个时候,富美丽居然调走了,徐世英当了书记却阻止不了中心村的村民们,也没法让基建工作顺利开展。
  这下业主们也不乐意了。买地要钱,水泥钢筋也要钱,工人工资在飞涨,理想中的住房却泡了汤。怎么办,徐书记你要说句话。
  徐世英找到了中心村的书记,拍着桌子要他搞定村里的百姓。徐世英说:“安抚百姓不要闹,搞好建设共富裕。”
  中心村的书记说:“徐书记,不是我推脱,这卖地的钱,确实太少。我可不敢出面去,若是出面,说不定会被他们生吃活剥了。”
  卖地的事情是富美丽拍的板,回扣也是她吃的,所以徐世英就找到了富美丽。富美丽说:“老娘都到县里了,你们还来找我瞎扯淡,老娘可没那功夫。”
  这下徐世英也傻了眼,心中暗骂,这女人就是靠不住,换了椅子就变了心。这特么怎么办呢?
  正当徐世英一筹莫展,无计可施的时候,陈九江当了常务副县长,要来视察。徐世英的脑袋多活泛,一下就想起了草船借箭借东风。
  大河县是于向荣的天下,河西乡就是陈九江的老窝。徐世英相信在河西乡再难的问题,只要陈九江张嘴,就能将之摆平。可是不幸的事情是,徐世英和陈九江坐的不是同一条船,穿的也不是同一条裤子。
  正因如此,徐世英觉得陈九江更可能会帮他一把,至少明面上会如此慷慨一点。而这,就足够了。所以徐世英将陈九江拉到了正在开建的第三道杠,也就是三道街。
  每一个当领导的都知道,做工程,搞建设最是麻烦,最是危险。既然如此,为什么几乎所有领导只要一抓住机会就会不厌其烦,无惧危险的迎难而上,打破陈规,推倒重建呢?
  因为利益,方方面面的利益,巨大的利益。这利益不但惠及民众,改善人民的生活,创建一个又一个经济实效,制造一个又一个挺腰凸肚的大老板,而且这利益还会给政府带来收入,给领导带来政绩。
  既然是一举多利的事情,为什么不做呢?不做就真的是傻子了。领导们都是英明的,所以他们为了社会的福祉,为了人民的安家乐业,顺便也为了展示自己的英明领导能力,自然是勇往直前,死而后已了。
  勇往直前的富美丽走了,不想死而后已的徐世英现在是焦头烂额。他想借着陈九江的一点仙气,除去这麻烦,免去那可能发生的祸事。

  越是对自己期望过高的领导越是注重羽毛的干净整洁。所以他们很少乱伸手,也很更痛恨失败。尤其是一把手书记,他们更不愿意在自己的任期内出现烂尾工程,因为这必然是影响到他们的声誉。
  做人什么最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名声。自顾英雄重名利。名在前,利在后,说明有了名才会有利。
  陈九江的名声好,好的如阳春白雪,好的如金碧辉煌。所以当他想要跳票的时候,莫名其妙伸出手来,在他名字下画圈的人就多了去了。
  同样的道理,他的老上级金波同志,因为逐浪臀尖,坏了名声,立刻是就失道寡助,永坠无间了。想要在官路上再翻身,只能等到下辈子再脱胎成人吧。
  胸怀远大,志向高远的徐世英想着如何为自己的羽毛增光加彩,所以他要狐假虎威一把。陈九江刚从车上下来。徐世英就招呼起了现场的工人。
  徐世英热情的大喊道:“乡亲们,快看看,谁来看望你们了。”
  还用瞧吗,昨天晚上就通知过了,今天陈县长会回来。赶紧的吧,停下手来,热情迎接。面对热情的人群,陈九江的面上也涌去了笑,可是心中却骂起了徐世英来。
  尼玛的徐世英,小眼镜的外号还真的没叫错啊。这***上来就给老子整了个圈套,想让老子下啊。瞧瞧这,多么热情的群众,多么整齐划一的行动啊,估计昨晚上就排练过了的吧。
  大河县就这么大点地方,谁不知谁啊,更何况是老子的老窝,老根据地。不客气的说,老子在青草堆上拉过屎,在大河深处游过泳。百万家里吃饺子,罐头厂里双珠飞。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树一叶,可都是老子的眼线。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躲不过老子的耳目。
  无论是富美丽还是徐世英,都低估了陈九江和路爱国的力量。他们以为只要有县里的一二把手的支持,就能披荆斩棘,多快好省的建设出一座新城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