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616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发现缪石洛这般窝囊,张彬才总算了解了他,真是中看不中用,连白光宇一个脚趾头都不如,还想当董事长,做梦去吧。
  想到这里,张彬当即说道:“既然这样,那你回去做你的小跟班吧,我也不勉强你,你回去告诉陈功,你们集团的这个报告,我需要研究,暂时决定不了,等什么时候研究好了,再通知你们。”
  听了张彬的话,缪石洛看了他一眼,一时脸上很尴尬地动了动,便是离开了张彬的办公室。
  等到缪石洛走后,张彬心里头想了想,就考虑把缪石洛的总经理一职给免了,重新安排一个他信任的人过去担任矿业集团总经理,这个人要敢与陈功对着干才行。
  缪石洛回去之后,就向陈功作了汇报,说需要研究,问他怎么办。陈功一听说需要研究,心里面想了一想,便意识到这个事情有阻力,所以就想直接去向林奇报告一下,让林奇直接同意这个事情,而不用
  再经过张彬那道关。
  而就在陈功准备去向林奇汇报情况的时候,张彬先向林奇汇报了矿业集团的情况,他便建议把缪石洛给换掉,安排一个新的总经理过去,当然如果能同时解决董事长一职的人选,那就更好了。
  林奇一听便说道:“陈功同志现在还在那边,是不是要征求一个他的意见?”
  张彬道:“陈功是丨党丨委书记,又不是董事长和总经理,我们先提出动议,到时候再征求他意见是了,如果现在就征求他的意见,他未必能拿出什么意见来,再说让他过去只是暂时的吧,一个公丨安丨厅长去兼任企业的丨党丨委书记,全国都没有这种情况吧?”
  张彬这样一讲,林奇沉默了一会,说道:“人事上的事还是要由楚书记把关才行,我们可以提出动议,但最终还是常委会来决定,你先拿意见吧,我向楚书记那边汇报。”

  林奇这样一讲,张彬就点了点头,只要林奇同意提出动议就行,只要提出了动议,林奇同意他的动议,到时候林奇再向楚忠明汇报,难道楚忠明会因为一个企业的总经理而驳了林奇的面子?
  张彬刚向林奇汇报完毕,陈功就来找林奇了,他把矿业集团的情况讲了一讲,人事上的问题不用说了,免了好多人的职,然后又任命了不少新人,实现了集团内部的人员大换血,白光宇的人马被清除怠尽了,整个集团现在已经稳住,下一步就是要抓经营的事,虽然他是丨党丨委书记,可是省委让他主持集团的工作,他就要负起这个责任来。
  林奇听完他的情况汇报,同时他也得知张彬在审批这个事情,现在陈功直接过来向他汇报这个问题,他琢磨了一下,这个事情必须要召开一次省政府常务会研究一下才行,让陈功在会上把这个事情讲一讲,这样才能更加科学地来确定这个问题,同时也让张彬与陈功之间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如此一想,林奇就向陈功讲了这个问题,陈功一听,心想这
  样也好,既然要集体研究,那就集体研究一下,免得到时候工作没做好,最后责任都弄到他的头上。
  陈功答应下来了。林奇说完这个事情之后,便想起张彬要调整缪石洛的事情,便问陈功,缪石洛这个人怎么样,合不合格。
  对于缪石洛这个人,陈功现在有着他的看法,缪石洛在他面前十分听话,但是背后里头如何对他,他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他知道这小子非常狡猾,在自己面前表现的非常乖巧,而在外人面前有可能会骂他,所以这小子无论如何是不能让他当一把手的,那样的话,不知他会如何制造矛盾,整个集团就没有办法开展工作了,所以此时可以让他担任总经理,但是不能让他担任董事长。
  “缪石洛这个同志,有优点,也有缺点,总体上来说,担任总经理还可以,但是要是让他再压压担子恐怕是不行了,等我走后,还得选一个能干的董事长过去才行。“陈功想了想就对林奇说道。
  林奇一听,便看了陈功一眼道:“这么说来,缪石洛身上的缺点还是很明显的,如果长时间让他担任总经理一职恐怕也不大合适,而且如果安排一个新董事长过去,他未必会与新董事长能把班子搭好,所以要想把矿业集团的班子给建设好,还得把缪石洛给调走,你看呢?“
  林奇这般一说,陈功怔了一下,心想林奇怎么会突然提出这个问题,他怎么会对缪石洛不满意了?他虽然也对缪石洛不满意,但是还没有想着要调整他的职务呢,可没想到林奇现在居然提出来要调整缪石洛的职务了。
  这是不是又是张彬的主意?
  “林省长,现在就要调整缪石洛的职务吗?“陈功问了一句。
  林奇道:“也只是一个动议,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陈功听了,道:“我建议暂时不要动,因为缪石洛对集团里面的工作熟悉,如果他突然走了,工作就不好开展了。“
  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不在一个频道上
  林奇听了陈功的话,心里想了想,觉得这个事情还是要听陈功这个具体负责矿业集团事务的人,如果陈功认为调整人员时机不对,那么就暂时不要调整。
  两人谈完话,陈功便离开了,而陈功一离开,林奇就把张彬找过来,说了陈功的意见,那意思自然是暂时不要调整人了,以后再说吧。
  张彬一听,心里非常不满意,可是林奇这样讲了,他如果仍然坚持的话,林奇就有可能怀疑他的用意了,只好作罢。
  到了晚上,张彬给张仁打电话,约他出来吃饭,而他只所以会这么做,主要是想着与张仁修复关系,因为两人因为竞争常务副省长的事情,弄的关系不大融洽,而他现在觉得,与张仁的关系搞僵了,对他不大有利,所以便想着与张仁修复关系,共同对付陈功。
  陈功现在仍然是公丨安丨厅长,张仁是政法委书记,如果张仁与他一起对付陈功,他不相信两个常委搞不过他一个副省长。
  可是张仁一接到张彬的电话,却是推辞说晚上有事情,没有时间,改天吧。张仁一说改天,这个事情就黄了,因为张仁这样讲不过是借口,所以听到张仁这话,张彬心里一沉,觉得张仁对他误会太深了,居然请他吃饭都不给面子。
  可是即使知道张仁是这种心理,但是表面上他不能多说什么,只好笑着说改天再联系。
  挂下电话,张彬脸色沉了下来,张仁与陈功都是政法干部,掌握着实权,如果陈功与张仁两人搞在了一起,专门对付他,那情况可能就不好了。
  说实在的,他主要是一个搞经济的人,对政法工作非常不熟悉,与张仁陈功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如果有人和他讲股票,讲金融,他是十分精通的,没有共同语言,这关系就是无法建立起来的。
  他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