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4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世英扶了一下眼镜,认真的说道:“老张,我觉得不能掉以轻心。万一出了岔子就不好了。这么吧,你今天晚上再去看看,将路面,大棚都再整理一遍,能换新就换新,能清理就清理。”
  按照徐世英的意思,最好是能将地里的烂泥路一夜之间给铺出一条水泥路来,若是不然也要铺上厚厚的一层黄沙。那大棚也要选最新的,没有最新的,就连夜换上崭新的薄膜。
  张海洋心想这不是扯淡吗,纯碎的外行指导内行。菜地是个什么地方,就是种菜的泥地。草越多,越说明未施药,无公害。泥越多越说明有营养。都搞成了水泥地,还能种的出蔬菜来吗?
  按照张海洋的老脾气,本应该跟他争执一番,给他做个科普。可是当了副乡长乡长之后,张海洋渐渐的成熟了起来。
  你说徐世英是外行,那么问题来了,来视察的领导就一定是内行吗?不见得吧。所以外行见外行,自然就都成了真金白银的内行专家。
  幸好的是,这次来的是老领导,内行的陈九江。可是老领导不是那么好糊弄,首先从态度上就应该更加的重视。什么是态度上的重视,徐世英做的就是态度上的重视。

  所以为什么现在只要上级领导来,不问三七二十一,上来先要看你的环境卫生。你是搞茶叶蛋的,对不起,咱不问你茶叶蛋是用童子尿煮的,还是用碧螺春煮的,先要看你环境卫生。你是搞捣蛋的,咱不问你能不能捣的下飞机来,咱依然要先看你的卫生。
  从这不内行的内行中,咱们能总结出一个经验来。那就是本质工作做的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端正态度,做出决心。所以由此咱们可以看出,真正做官的人,决心都不是藏在心里,也不是挂在嘴上,而是落在实处。
  能明白这个道理就是张海洋的进步。他赶紧叫了人,一车一车的拉着黄沙赶往地里布置现场去了。
  第二天天刚亮,徐世英和王海洋这两个面和心不合的人就蹲在了大棚前,你一颗,我一颗的抽着香烟。王海洋早来是为了表决心,而徐世英早来则是为了表态度。
  王海洋一边抽着烟,一边想,咱们这位自认于书记第一,他第二的徐世英书记,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没吃药,态度咋就端正了起来呢。莫非是这小眼镜的下面又憋着什么坏水了。还是赶紧问一下,免得中了他的计。
  王海洋给徐世英上了一颗烟,然后说道:“徐书记,来让我帮你点上。”王海洋边说边掏出火机,想给徐世英点火。
  徐世英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了火机,自己将烟点着了火。徐世英抽了一口,这才笑着调侃王海洋道:“王镇长,今儿个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又是上烟又是点火的?”
  王海洋一本正经的道:“可不是吗?要不是太阳打西边出,你徐书记能天不亮巴巴的跑这菜地里来站岗?”
  乡下工作可不比城里,温文尔雅要不得,夹枪带棒,面红耳赤经常有。徐世英刚来河西的时候可真不适应。后来跟在段虹彩的身后研究了几次就发现,在乡里混,首先要能骂会侃,脸皮厚。

  什么阴谋诡计,什么七十二变,都比不过当面的刀山火海,棍棒相加。所以徐世英听了王海洋的话,面不红,耳不赤,反而是笑呵呵的说道:“看看吧,就许你老王在领导面前表忠心,就不带咱也来献献殷勤。其实不瞒你说,我对陈县长一直是崇拜的很。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在他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下。”
  王海洋咧着嘴,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道:“徐书记,你可省省吧。我可知道,在你的心里,除了于书记,就是于书记了。”
  徐世英愤慨的道:“这叫什么话。说的就好像你的心里没有于书记一样。你敢说你心里不是将于书记排在第一位的?”
  这么一说,王海洋傻眼了,他还真不敢说他的心里没有于向荣。谁不知道于向荣现在在大河县是权势滔天,若是他敢说出半个不字,只怕明天组织部就会给他来个诫勉谈话。
  所以王海洋立刻就认了输,他说道:“在咱们大河县,啥是组织,于书记就是组织。咱的心中怎么能没有他呢?哎呀不对啊,我怎么觉得你徐书记在给我挖坑呢?”
  徐世英斜了他一眼道:“所以说啊,哪位领导咱们能不尊重呢?都不能。个个都得供在心里,尊在行动上。”
  王海洋是新时代的大学生,若说这智商可真是杠杠响,但是在权谋方面,王海洋离着徐世英的境界还差着很远。三两句话就被堵住了嘴巴,只能哑口无言,闭嘴抽烟。
  沉默既是理屈词穷,也是无言的抗争。试想一下,乡里的两个最高行政长官,蹲在地头相视两无言,默默对无语,这让下面的人怎么看,怎么说。传出去还是会说咱们徐书记太霸道,太蛮横。
  徐世英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笑着说道:“王镇长,咱俩又不是萝卜,就别在这干蹲着了。还是先进大棚里转一转,瞧瞧准备的情况吧。”
  两个人此时的心情,就像那新媳妇坐花轿,考生入考场,难免有那么一点激动,那么一点紧张,那么一点不安。所以二人一拍即合,东一头,西一头的深入到大棚里,消磨一点时间,舒缓一些压力。
  直到九点一刻,陈九江的专车才现身地头。不待陈九江下车,徐世英就一马当先的拉开了车门。陈九江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发现站在车门前的是徐世英,立刻伸出了右手,热情的道:“徐书记辛苦了。”
  若是比热情,徐世英现在就是燃烧,他用双手握住了陈九江的手,使劲的摇了两下,口中说道:“欢迎陈县长来河西视察!欢迎陈县长回家!”
  一句回家,让陈九江颇有了点感慨。平时也不是没有回来过,可是这次的回家是那么的不一样。尤其是听了徐世英的话,陈九江觉得就有了那么一点飘然。
  可不是吗,河西是他的第二故乡,也是他仕途的起点。大河上下,银蛇狂舞,见证了他的拼搏,也见证了他的足迹。
  现在的陈九江可不是半年多前那个黯然下野,灰头土脸远走他乡的非洲代课老师。而是飞黄腾达炙手可热的常务副县长。对于他这样的年龄,这样的地位,自然意味着将来的前途广阔,鹏程万里。
  所以陈九江此时的心情不是近乡情更怯而是状元及第,锦衣跨马。是啊,连西楚霸王项羽他老人家都说过,富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更何况现在的陈九江呢,所以说徐世英一张嘴就将陈九江拍的飘飘然起来。
  陈九江也用力的握住了徐世英的手,说道:“徐书记,都说你讲感情,果不其然。一见面就被你给煽起了感情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