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8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国有句古训,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们在岛上已阵亡了万余人,现在剩下这些人也没有力气撤退了。抛弃丧失行动能力的伤病员独自撤退,作为一名武将我办不到。”宫崎最终打破了沉默,“况且日本陆军从未有过败退的先例,我们早已做好了战死的准备,没打算苟活。第十七军拒绝接受这道命令!我们必须战死沙场,以保持帝国皇军的光荣传统!”
  “再说,我已下令所有官兵死守阵地,”小沼愤怒地反驳,“前方将士都和敌人搅在一起,想撤下来谈何容易!”
  作为陆军的一员,井本同样心如刀割。但他代表的是东京和拉包尔:“不论如何,第十七军必须无条件执行命令。”
  于是宫崎带井本去找军司令官。百武的帐篷支在一棵大树树根上,他以日本人特有的姿势坐在毯子上,面前摆着一个装饼干的空箱子—那就是军司令官办公桌。听井本介绍完情况之后,百武闭目沉思,良久不语。井本拿出了今村签署的撤退命令:“我理解将军的心情,但这是天皇陛下的旨意,谁都不能违抗!”
  “中佐,请不要逼我。”百武睁开沉重的眼皮,一字一顿地说,“请再给我一段时间考虑,好吗?”
  井本默默随宫崎退出帐篷,焦虑不安地等待百武的答复。此时美机前来投弹,宫崎带井本躲进了简陋的防空掩体。帐篷里的百武始终没有出来,美国人的丨炸丨弹并未击中那座帐篷。
  利用等待的时间,井本分别给同学、第二师团作战参谋松本博中佐,第三十八师团参谋亲泊朝省中佐打去了电话。两人并不知道井本此行的任务,话语间不经意流露出生死离别的悲伤情绪。松本说,“只能踏踏实实地干,再见了。”亲泊的话稍长一些,“已经下定决心了,我们师团将全部战死在这个地方。必须面对现实,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请代我向老同学们问好。”
  中午时分,井本再次走进帐篷,他看到百武端坐在帐篷中央,两腿分作八字,军刀立在中间。看样子他希望敌机能把他炸死,但美国人并未成全他。百武平静地告诉井本:“请转告方面军司令部:诏勅奉遵!一切失败责任全部由我一个人承担。第十七军接受命令,从瓜岛撤退!”
  随后百武提高了嗓音:“那些皇军将士流过鲜血的土地,将来一定会成为皇土,瓜达尔卡纳尔也不例外。虽然暂时失去,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卷土重来夺回瓜岛!”
  为了保密,百武、宫崎、小沼和井本商定,除极少数高级军官之外,全部以转移攻势的命令组织转移。根据军司令部的命令,全面陷入敌后苦战的第三十八师团各部迅速以库库姆博纳为中心,分路突围。
  小沼的话一点儿没错,岛上日军正在各处阵地顽强阻击美军的多路攻势。瓜岛苦战已逾5个月,尽管美军已占领了岛上大部分地区,但日军丝毫未表现出撤退迹象。华盛顿的金上将已经失去了耐心:“我对瓜岛的进展感到不满。在过去几个月,在我看来,我们只是继续与日本人在泥泞中肉搏,没有获得明显优势。”金希望尽快看到进展。1月4日,第十四军下属三个师全部到位。5日,帕奇在亨德森机场召开了作战会议,命令各师通力协作,打好“一月攻势”。美国师主力负责防御隆加防线,第二十五负责夺取奥斯汀山,陆战二师则沿海岸向西进攻,夺取马坦尼考河一线日军所有据点,进而向日第十七军的老巢库库姆博纳发起进攻,最终与从内陆迂回的第二十五师同时前出,一举合围、全歼日第十七军于埃斯佩兰斯角-加明博角一线。

  日军撤退命令的下达显得异常困难。在飞马高地南部,伊东少将的司令部、第二二八联队三大队本部、第十一中队、步兵炮中队躲在深山谷里躲过了美军的围剿。19日,部队连一粒米都没有了。大队长西山辽少佐提议突围。伊东训斥说,没有师团司令部的命令,擅自撤退必将遭到军法审判。可见直到此时,连伊东这样的少将都未能接到撤退命令。西山提出通讯早已断绝,是否派传令兵与师团司令部联系?伊东应允。随后派出的可知利男军曹和传令兵伊藤治市冒死带回了师团司令部“转移阵地、以图后策、理由不明”的命令。

  当晚21时30分,在所有重伤员拉响手榴弹自尽后,伊东和西山率残兵突围。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伊东残部竟然将美军防线撕开了一个口子,付出重大伤亡代价之后,伊东残部于1月21日清晨8时抵达库库姆博纳。
  沿海岸布防的第二二八联队第一大队突围行动相对顺利。1月17日,联队长陶村郑一大佐下令春日井由太郎大尉率军旗中队殿后掩护,自己率主力向库库姆博纳转移。断后的军旗中队以伤亡60人的巨大代价顶住了美军的进攻,掩护主力部队于1月22日安全撤至库库姆博纳。
  在美军发起一月攻势之后,曾在香港和荷属东印度大出风头的第二三零步兵联队奉命带兵站医院从隆加河上游撤出,一众日军边打边撤,在付出战、饿、病死近百人的代价后艰难于1月20日退到库库姆博纳。清点残兵,一大队仅剩80人,全联队只剩550人。百武将上述残兵编成了第二海岸警备队,强悍的野战部队最后被打成城管了。
  没有最惨,只有更惨。除外围第一大队的约100名官兵之外,冈明之助大佐的第一二四步兵联队主力全被美军包围在海马高地和岐阜高地一带。守军像朽木一样一动不动,尸体堆积得竟无立足之地。暂时还活着的人好像冬眠动物一样,和化成白骨的骷髅同枕共眠。1月15日接到军司令部的突围命令后,冈大佐清点了散兵坑,能动的还有50个人。于是冈带着这些人走上了艰难的撤退之路。没人指望能突围成功,他们在钻出美军包围圈后竟然还就地睡了一觉。到16日早上,醒来的只有24人了。缺乏地图的残兵也不知道走了几天,终于到了另一处双方阵地交错之地。当他们在河边喝水时被美军巡逻队发现,背后射来的机枪子丨弹丨使所有人纵身跳入河中,最后挣扎游上对岸的只有超人一般的小尾靖夫少尉一人,他腰间缠着比命还重要的联队军旗及两瓶汽油,后者是准备随时奉烧军旗时用的。

  一直摸索着走向西北的小尾渐觉不支。2月5日,当他蹲下身解开腰间的军旗准备奉烧时,西边突然传来了炮声,证明那里还有友军存在。小尾挣扎着站了起来,奇迹般地在2月7日抵达加明博角。体力严重透支的小尾一头栽倒在川口支队通讯班长伊原光一中尉脚下—这小尾就是现在去参加铁人三项估计也能弄个铁牌什么的。
  伊原本来就是第一二四联队的人,后来被留在司令部担任联络任务。在此之前,他估计驻守奥斯汀山的联队只剩自己一个人了,看来第一大队的人都没回来。此时小尾戏剧性出现,要命的是他腰间还缠着联队军旗,如此他们俩就成为第一二四联队资历最老的兵了。
  1月20日中午12时,在塔萨法隆加角附近的一处密林—这里是第十七军临时作战指挥部—百武召集了战地会议。第二师团师团长丸山中将、作战参谋松本博中佐,第三十八师团师团长佐野中将、作战参谋黑岛贞明大佐参加了会议。参谋长宫崎代表军司令部正式下达了撤退命令,同时强调全军需克服万难,努力完成本次撤退,凡无法自主行动者就地自决。
  对宫崎随后出示的撤退计划,丸山立即提出异议。他认为第三十八师团正在突围,生死未卜。第二师团登陆较早,在一系列战斗中伤亡惨重,急需修整,应由第三十八师团殿后掩护第二师团先撤退才对。对此宫崎严词拒绝,要求第二师团必须严格执行命令。
  虽然憋了一肚子火,但丸山回到司令部后还是组织了一支130人的临时守备队,在步兵指挥官磐井虎四郎少将的指挥下继续据守海岸要点,掩护军司令部和第三十八师团依次撤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