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9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么?”夏愔愔好奇的问,“那你为什么还要留在那里?像你这么骄傲的人,应该不至于跟一帮乡下人委曲求全吧?!”
  “怎么不至于?”萧晋很认真的说,“我的家在那里,我的未婚妻、我的孩子、我的学生都在那里,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的。”
  夏愔愔娇躯剧震。颤声道:“未……未婚妻?你怎么会……”
  “确实是未婚妻,我已经向沛芹求过婚,”萧晋微笑道,“她自然也答应了。”
  夏愔愔的脸色已经苍白的近乎透明,眼睛里也泛起一丝绝望的光芒,但还是不甘心的问道:“那你的其他女人呢?瑶瑶怎么办?”
  要想打消一个女人对自己的心思,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扮演深情,但对象是别的女人;另外一个,就是拼命抹黑自己扮人渣了。
  现在萧晋扮完了对周沛芹的深情,自然要开始当人渣。
  嘴角邪邪一翘,他很不要脸的说:“还能怎么办?凉拌呗!谁让咱们华夏是一夫一妻制呢?我也没办法啊!”

  “你……”想象与现实的差距果然让夏愔愔急了,女孩儿红着眼眶委屈的控诉道,“你怎么这样?”
  “我一直都是这样啊!”萧晋做足了一个渣男的无耻嘴脸,摊开手,“难道你不知道瑶瑶出国的原因?要是我专情专一的话,她怎么可能会被迫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嘛!”
  夏愔愔当然知道,甚至连萧晋是个感情上的人渣也一清二楚,只不过以前这些都与她无关,所以除了鄙视之外并没有什么其它感触,毕竟强大的男人会有几个红颜知己这种事,是人人皆知的秘密,这是大自然的法则,在哪里都一样。
  可是,现在不同了,命运让她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原本无关紧要的事情突然涉及到了自身的情感利益,她自然无法再坦然接受。

  好在动情的时间还短,所以她并不伤心,只是感到难过,一滴泪刚刚要从眼角溢出来,就被她迅速的用手抹去。
  “这样对待那些深爱你的女人,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愧疚吗?”她咬着牙问。
  “愧疚有什么用?能改变什么吗?”萧晋继续扮演着一个完美的人渣,“如果我能够因为愧疚而只爱一个,那这一切从一开始就不会发生。
  说白了,我就是个滥情的花心大萝卜,我的女人都是因为我的主动而来到我身边的,要是再因此愧疚,岂不是跟一边杀人一边说对不起一样?简直神经病嘛!”
  夏愔愔闻言心脏猛地一痛,仿佛有一根针深深的刺进里面一样,疼得她无法呼吸。
  爱恋还没有正式开始就被迫失恋的滋味儿,这世间没有哪个姑娘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以前根本不在乎男人的花心,如果萧晋不是她好友的男朋友,她会连鄙视都懒得鄙视一下。而且,一直以来,她都认为不管萧晋有多少女人,最终的选择肯定会是董初瑶,因为,一个家族强大的妻子所能带来的好处,绝对能压过一百个或美艳或妖娆的情人。
  也因此,在发现自己对萧晋有了好感之后,心中除了对董初瑶升起了一点醋意之外,其它的女人压根儿就没有出现在她的考虑之内。
  毕竟,她夏家的权势或许比不上董家,可财富却不能同日而语,要是跟董初瑶竞争起来,未必会输。
  然而,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萧晋已经有了未婚妻,原来莫说是她,连董初瑶都没有胜利的可能。
  更甚至,这个混蛋对待女人的态度竟然如此恶劣,深爱他并心甘情愿自我贬低的那些女人,在他眼里就像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宠物一样,这……这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一个人怎么能卑劣到如此地步呢?他不是内心柔软且……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劲!
  想着想着,夏愔愔痛苦的表情忽然就凝住了,紧接着便犹如阳光下的白雪一般,慢慢的融化掉,变成了出离的愤怒。
  她或许不懂爱情和男女相处之道,但她自信自己看人的眼光不会差到像瞎子一样。结合一直以来萧晋的行事风格,他对待敌人时确实非常的冷酷无情,可在面对身边亲近的人时,他又会温柔到毫无原则。

  他对董初瑶从一开始的拒绝到最后接受;他不遗余力的帮助贾雨娇;他对那个叫梁翠翠的学生的关爱;以及那个快要被他宠成智障儿童的苏巧沁……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父亲对他的调查报告中清晰的呈现了出来,除非他是一个无时不刻都在演戏的怪物,否则的话,内心柔软且强大,就是他最标准的写照。
  而这样的一个人,会是一个视感情如敝履的无情垃圾么?显然不可能。
  那么,他之所以会那么说,就只剩下一个解释了——他感觉到了自己对他的好感,是故意那么做的。
  想通了这些,夏愔愔心中的惊喜只存在了一瞬,就被浓浓的愤怒代替。

  她的自尊心感觉到了羞辱,她的骄傲不允许任何人这么儿戏的对待她的感情,所以她用了不到十秒钟就暗暗做了一个决定:无论如何,她都要试一下,成也好败也罢,都要让那个姓萧的王八蛋知道,她夏愔愔绝不是一个知难而退的弱女子!
  深吸口气,强压下怒火,她语气平淡的开口道:“不说这些让人反胃的事儿了,刚才我让你扶我,你才挣断了胶带,原本你是打算什么时候才那么做的?”
  见这姑娘转移了话题,声音似乎也冷了不少,萧晋就长长松了口气。如果他知道自己刚刚自黑的有些用力过猛了,肯定会郁闷的想撞墙。
  “自然是等正主儿来了之后给他一个惊喜的时候啦!”
  “正主?”夏愔愔惊讶道,“还有幕后主使?”
  萧晋点头:“当然有了,外面那个三角眼是什么货色,你又不是看不出来,凭他自己,能有掳人的气魄和胆量么?”
  “正主是谁?”

  萧晋大拇指指指外面,咧嘴笑着说:“外面那家伙姓邓,是邓兴安知府大人的亲侄子。”
  夏愔愔瞬间就想到了什么,脱口道:“是邓睿明?他一直都对瑶瑶有企图,你们还在学校门口发生过冲突。”
  “哎呀!你的反应速度果然不是一般的快,夏大老板教女有方啊!”萧晋贱兮兮的说道。
  “少贫!”夏愔愔白他一眼,又道:“这么说,你之所以非要给对方安上一个绑架重罪,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邓睿明?这可行吗?毕竟他父亲可是本地大员啊!”

  “人证物证聚在,”萧晋摊开手,无所谓道,“除非你老爹迫于他的权势让你改口翻供,否则的话,这个绑架罪,邓睿明是犯定了。”
  夏愔愔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还略微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站在一个刚刚动情的女孩儿的角度,她真的很想向萧晋保证绝不翻供,甚至愿意学着他的样子来一点苦肉计栽赃。但是,她不只是一个动情的女孩儿,她还是夏凝海的独生女,是整个凝海实业现在的非执行董事、以及未来的董事会主席。
  理智告诉她,此时此刻,她无法给予萧晋任何能够说得出口的保证。
  日期:2017-11-05 09: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