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46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历史告诉我们,浅尝辄止是为甜,欲壑难填人自烂。做人做事,还是要摆正位置,管住心,不越位不触线。
  历经患难的人,都知道美好是多么值得珍惜,秦长安也不例外。他诚挚的说道:“陈县长,您为我做的,无论成与不成,我都铭记在心。”
  “咱们自己人就不要提谢了。组织部那里还是要走一走的,若是不然,人家也不知道你的诉求。”

  陈九江既然敢在秦长安面前说,其实就是有了十足的把握。不过陈九江的想法却并非是县教育局,而是下面的副乡长,或者副书记。
  不管怎么调整,也不管怎么平衡。下面的乡镇里总有那么一大堆副科级空闲着。说闲着,也不是真的闲着。代理的代理,兼任的兼任。任何一位领导都不会将这些坑都填满了。因为所有的坑都填满了,就意味着领导给自己挖了一个巨大的坑。
  关于副乡镇长,陈九江是有把握的。若是副书记,还是需要寻求富春生的支持。相信于向荣不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而难为富春生。虽然秦长安是陈九江的秘书,更多的还是县政府里的老人。富春生是有义务为他争取的。
  秦长安出了陈九江的办公室,心中的喜悦就按捺不住了。他轻哼着歌儿往楼上走,迎面就遇见了秦时月的秘书齐媛。
  这时候已经开始提倡不用女秘书了。因为女秘书和男领导之间总是能传出那么几则桃色新闻出来。可是富春生愣是说县府办里的秘书十分紧缺,不是老弱病残,就是名草有主。所以只能让齐媛顶一顶。
  富春生的本意是,一个大老爷们,生活不便,还是需要一个女人给适当的打理一下。可是下面人的思想就没有那么高尚了,他们更多的是想问齐媛,到底是谁顶谁呢?是她没事的时候顶一下秦时月的工作,还是秦时月工作的闲暇顶一下齐媛。

  嘴里哼着向幸福出发的秦长安,一眼就看见齐媛面上尚未消退的红晕。秦长安心说,瞅瞅,我觉得这大院中我最幸福,那知道这位比我过的还滋润呢。
  齐媛低头看见秦长安正仰着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脸蛋看,不觉小脸更红了。她叫了一声秦主任好,就想错身而走。不想秦长安却笑呵呵的拦住了她。
  秦长安不怀好意的笑道:“小齐啊,最近跟着秦县长干,干的很性福啊。”
  不用秦长安写下来,齐媛就知道这老小子的嘴里说的此性福不是彼幸福。起先看他蜷缩在办公室里,人模狗样的像极了好人,这才几天,又摇头摆尾起来。
  秦长安这个人也很有意思,好好的县府办的副主任,挪个屁股就是副镇长。谁知道石建昌死的不是时候,秦长安这面免去了县府办的副主任,那面的副镇长又被收回,所以他就只得窝在县府办里,当着副科级的科员。
  按说他的地位还在胡丽丽之上,可是被免去的副主任回不来了,就显得有了那么一点名不正言不顺。再加上陆清明的刻意打压,胡丽丽的成心拆台,他才变成了吃屎都赶不上热的呆狗。
  人就这样,位置变了心思就活跃了。心思活跃了,嘴巴就欠欠的了。可是位置变了的并不是你秦长安一个人,还有咱能上会下的齐媛。傍上了秦时月,咱齐媛就在这办公室里有了话语权。齐媛心说,吃过火腿夹过了肠,咱还怕了你这个老掉牙的笑面虎吗?
  齐媛本着脸说道:“秦主任,幸福这个词可不能乱用,免得秦县长听见了会拔你的舌头。”
  秦长安砸吧着嘴,啧啧的说道:“想歪了吧,哥哥可没有那个意思。”

  秦长安还想说,哥哥是顶你的,谁知道齐媛就抢过了话头,她冷冰冰的说道:“秦主任,不管你有没有那个心,若是再有这样的话传到秦县长的耳中,只怕就认定了你这位本家。”
  说完齐媛转身就走,留下了呆呆的秦长安在那发着闷气。尼玛的,太久不发威了,看来是真的被当作了病猫。可是在秦时月的面前,他秦长安还真算不上是只病猫。
  秦长安这才想起,他那位年轻的本家可是有着通天的背景。而齐媛作为他的秘书,指定是通过什么隐秘的渠道,从他的身上获得了不得了的能量。
  无论富春生是怎么想的,可是齐媛踩上了这根筋,搭上了这根线,今后的官路自然畅通了很多。大意了呀,怎么就忘记了这么一茬了呢。
  秦长安暗想,***,女人就是好。两腿一劈叉,哼哼唧唧两声,就能赶上男人们一辈子的努力。这世界,真他吗不公平。
  秦长安这种思想是要不得的,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天赋和努力。劈叉简单吗,深奥着呢。不说别的,单是这技术的历史,只怕要追溯到人类还是毛猴子的时候。
  古代的女人那么多,你知道几个?无论你是没读过书,还是没听过歌,娥皇女英的名字你指定听说过。为啥,因为她们嫁对了人。那么反过来问你,同样是咱们人类的老祖宗,蚩尤的老婆是谁呢?

  若是这个例子还不够充分的话,那咱们就要说说武大小姐则天女士了。人家那辗转腾挪,人家那勾三搭四,人家那左右逢源,人家那张关李戴。搞的是甚嚣尘上,蓬荜生辉。可是即便如此,人家依然是青史留名,永垂不朽。
  同样是女人,同样有着迷人的气质,同样有着超尘脱俗的外表。小潘女士,金莲同志,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先是跟了不靠谱的武老大,后又劈腿西门大官人,最后叫公务员武松同志给杀人灭了口。
  为了啥?因为她跟错了人,不是因为她做错了事。正如陈九江从女人身上总结出来的一样,做任何事,都要找对门,用对力。也正如秦长安忽略的那样,要跟对人,做对事。
  秦长安认为很多人不理解这句话的真谛,以为既要做对事,还要跟对人。其实不然,跟对了人,做出的就是正确的事,跟错了人,做的任何事情都是错的。

  为什么这么说,那又要举例子了。小白龙吃了三藏大光头的大白马,结果怎么样,成仙了,封神了。方孝孺跟了建文帝,结果怎么样,抄家灭族坏门生。不说方孝孺这名字,就说他年纪轻轻就被灭了门,纵使天天为恶能做多少错事,可是愣是破纪录的灭了十族。
  秦长安的这种想法对不对,这很难说。毕竟这世界上最不值钱的就是“我认为”,最不靠谱的就是“我猜想”。
  徐世英收到了秦长安的电话,立刻将乡长张海洋找了过来。徐世英待张海洋坐到了对面,才开口问道:“老张,刚得了信,说陈县长明天第一站就要去视察大棚菜。你那里准备的怎么样了?”
  张海洋从来没见过徐世英如此的热情。他那冒着坏水的小眼镜里挤出来的居然是满满的期待。张海洋道:“徐书记,这你放心吧,大棚菜一直是我分管的项目,错不了。”

  日期:2018-04-1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