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4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有了指示,秦长安就好办事了。他在笔记上认真的添了两笔说道:“我现在就去通知他们,做好准备。”
  不等秦长安离开,陈九江招了招手,说道:“长安啊,你先等一等吧。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说。”
  要说陈九江对秦长安还是很好的,偶尔也会让秦长安在他的办公室里坐上一坐。虽然大家干的都是革命工作,只有分工的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别,但是秘书毕竟是伺候人的活。老板在呢,自然是没有他座位。尤其是在官场的体系之中,坐是一门精密的科学。不是人家让你,就真的能坐下的。
  秦长安没有谦虚,也没有客套,当然更没有坐下来,而是轻轻的拉了一下椅子,站在椅子旁边问道:“陈县长,还有什么事吗?您一并说了吧,我好回去通知。”

  陈九江笑着道:“没有什么事情了。就是想聊聊你啊。”
  一听这话,秦长安就激动了。老板找秘书谈心,十之**是要给秘书换位子啊。秦长安压着激动,说道:“陈县长,是不是我最近又犯了啥错,请您帮我指出来,我立刻就改。”
  陈九江正色的道:“长安啊,你是位好同志,就是太谨慎。想啥都先要自责,这个不好。”
  见陈九江批评,秦长安更要认错了,他张嘴就说:“是,这是我的错,以后我一定注意。”
  陈九江听了就笑了,他伸手虚点了一下秦长安道:“瞧瞧,刚说你,又来了。好了不谈这个了。前些天我见了组织部的秋部长,悄悄的打听了下,听说县里还有几个副科的位置。所以想跟你商量一下,想去哪里。”
  按说秦长安跟着陈九江才刚半年不到的时间,是用不着这么着急放下去的。可是人家老秦同志青春易逝,时不我待啊。

  他先是跟着石建昌蹉跎了岁月,又是呆在秘书科里黯然神伤。现在好不容易熬到陈九江出人头地,自然是心思活跃了起来,想要趁着东风放纸鸢。
  秦长安是什么心思,陈九江跟明镜一样。这人虽然用着顺手,但是毕竟年龄差距太大。陈九江才刚三十露头岁,而老秦就已经是不惑之年了。别人叫秘书一口一个小王,小孙,小李子。可是陈九江叫秦长安的时候总是无比的别扭。
  按照陈九江的思路,人家秘书为啥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混。还不是想要谋个好前途,争个好出身。所以领导就应该急秘书所急,想秘书所想。
  按理说,秘书听说老板要提拔自己,那就应该是感激涕零,叩头谢恩。然后再来个三辞四请,演上一出恋恋不舍。

  现在秦长安可顾不得这么多了,若是借着这个机会再不走,他可就真的老死在秘书的位子上了。
  所以陈九江在关注的时候,秦长安也在为自己的前途而关心。秦长安想,依着自己的资历和陈九江目前的能量,想到下面当个正科级的乡长是不可能的了。若是仅仅搞个副乡长,副书记的话,还不如留在县里当个副局长。
  所以秦长安早就盯上了教育局副局长的位子。现在见陈九江问,他毫不犹豫的说道:“陈县长,说实在的,您是一位好领导,我想一直跟在您的身边干下去。可是我这个年龄了,做起工作来总是丢三落四,跟不上领导的脚步。年龄大了,就不想下乡。所以我还是希望能留在县里。若是可以的话,我想去教育局。因为我孩子正在上学,若是能去哪儿,对孩子孬好是个鼓励。”
  人生就像打麻将,一定要看清楚自己的上下家,更要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能做什么。毫无疑问,秦长安就是个麻将高手。人家要求不高,位置选的很准。综合了桌面的情况,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牌,就提出了一个恰如其分的要求。
  陈九江点着头道:“依你的年龄,下到乡下确实不占优势,还是留在县里的好。而且教育局确实有那么一两个缺。不过你也知道,竞争还是很激烈的。能不能成,还要看最后的结果。”

  陈九江的履历秦长安是清楚的,他和于向荣之间的矛盾是大河县公开的秘密。虽然大家都搞不清楚他们之间出了什么状况。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所以人都知道陈九江一定是动了于向荣禁脔,让于向荣不得不对这位有着救命之恩的下属痛下杀手。
  所以,若是任何一位常委,安排个这个局,那个局的副局长,也就是嗯一声的事情。可是换做陈九江的时候,事情就很难说了。
  但是无论结果怎么样,秦长安的心中都有一个朦胧的认知。他隐约觉得陈九江一定会尽快的将他安排出去。为什么?这就要从秘书和领导之间的关系说起了。
  秦长安和陈九江的关系说不上多么的亲密,也谈不上存在隔阂。可是就这么公事公办的态度,让秦长安觉得他和陈九江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差距。这差距是什么呢?秦长安想了很久才想明白,那就是年龄。
  一般领导都会将资质不错的秘书当作接班人一样的来培养。秦长安觉得自己的资质是极其不错的了。可是在政治上他已经是人老珠黄,行将就木。已经没有可塑造空间和培养的价值了。

  更重要的是,陈九江现在才刚刚三十出头,正是年轻有为,蒸蒸日上之时,是没有必要想着培养接班人的。
  所以如此一来,他和陈九江之间,纯碎是一场因为年龄而产生的阴差阳错的相会。这次相会要拜陆清明所赐,正是陆清明成心刁难陈九江,才有了他秦长安的雪中送炭,也有了他今天的咸鱼翻身。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坏人当了官,不一定干的都是坏事。坏人做的坏事,也不一定都能演变成坏的结果。
  比如说老女人慈禧。这老娘们一辈子可真没有干过几次好事,可是正因为她的自杀式破坏。这才让炎黄后人,华夏子孙有了脱掉黄袍马褂,剪掉长长的马尾辫的机会。

  反之而论,她若是发奋图强,励志为国,那么咱们现在说不定还扎着鞭子,拿着四书五经,写着尚未简化的繁体字,说着之乎者也。
  不说慈太后,再说后来的四大家族,蒋宋孔陈,若不是他们抓着自己口袋里的钱使劲的贪污。民国就不会那么顺利的倒台,老将的军队也不会那么容易兵败如山倒。青天白日满地红也不会只飘扬在孤岛之上,还做着光复的美梦。
  所以说事物都是有对应面的,古人说是塞翁失马,老外叫做相对论。咱们现在说就叫意外之喜。结果是什么,就看你在这事件中保持个什么样的态度,采取了什么样的措施。
  大明倒了,吴三桂就称王称霸了。由塞外的苦寒之地变成了江南的温柔乡,醉梦冢。可是这老哥喝多了酒,玩多女人,飘飘欲仙,就臆想着家天下,鞭杏林。结果怎么样,黄粱梦醒,断子绝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