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9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又回答之前的话题,继续说道:“但是对我而言,这真是一个特别特别重大的好消息……”
  李牧野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道:“既然你没有不同意见,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有时间咱们就去选一艘船。”
  “谢谢你,我亲爱的弟弟。”
  “不用谢我,这是你应得的,我姐姐命不好,遇到你是她的福气,你给了她我给不了的东西,该说谢谢的人是我。”李牧野看着他,道:“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我希望你们能一直这么幸福的生活下去。”
  “怎么?你要离开吗?”利拉德有些不安,他深知妻子对这个弟弟的感情,担心的:“如果不是,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不,只是这么一说,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李牧野道:“就算我有些必须处理的事情要离开一下,这里也依然是我的家,姐姐在哪里,我的家就在哪里,我妻子也会一直留下来,而我不管走多远也会回到家来。”
  “这样就好,如果你再离开,我怕你姐姐会很伤心的。”利拉德道:“你永远也没办法想象她有多爱你,跟她结婚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她像黑暗里的光,让我拥有了一切,而现在上帝却把你派来,赐给我额外的幸福,这一切都源头都还是她带来的,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不要再让她伤心。”
  这个人很会谈话。有的人很聪明,也具备了成功的素质,只是需要一个机会。
  街道的对面,一辆出租车正缓缓停下,后门一开,气质彪悍的黑衣少年从车里走出,正是恶来……看到他,李牧野脑子里忽然想起了那个同样年纪不大的白衣陈庆之。
  古之名将,今之猛士,可为我所用否?
  一个有魅力的女人最大的本事应该是化神奇为平凡。有的女人能把后宫三千佳丽变成三千粉黛无颜色,从此君王不早朝。有的女人则把壮志登云的豪杰变成了乖顺的孩子。

  李牧野和恶来两个并肩蹲在蒙特利尔市政厅门前的广场上,每个人面前摆了个牌子,李牧野面前的写的是:我们会继续在自家的土地上种菜。恶来面前的牌子上则写道:反对各种歧视行为,我们纳了同样的税,需要相同的权利。
  “叔,这西方人言论是自由了,可没多大屁用啊。”恶来蹲在那里活动脚腕说道。
  李牧野瞥了一眼坐在队伍最前面小马扎上的李牧原,道:“就当是出来败火了,起码还允许你喊两嗓子。”
  恶来道:“这大冷的天,我怕把大姑姑冻坏了。”

  李牧野道:“你小子少在这里叽叽歪歪的,时间到了咱们就撤,时间不到我都得忍着,你哪那么多说说讲讲的?”
  “我这千里迢迢过来是想戴罪立功的,这一天到晚跑这来抗议,实在是太无聊了。”
  “你没什么错儿,更谈不到什么罪过,毕竟白无瑕对你恩重如山,又有你外公那层关系,有些事你对我有所隐瞒并非出于恶意,如果你说了,叔反而会觉得你这孩子有问题。”
  “您越是这么说,我这心里头就越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您跟师父对我视若己出,什么事情都不瞒着我,而我却没能对您推心置腹,险些把您给害了……”
  “谈不到害,你堂主阿姨对我没多大恶意。”李牧野道:“她主要针对的是李中华,虽然利用了我,但最后的结果还是好的,这件事你也不要太在意了,那个孙婆婆都已经死了,死者为大,你当时是听她的话才没告诉我白无瑕的身份,也不算多大错,下次不要再犯错就好。”
  恶来道:“没有下次了,堂主阿姨放话,把我开革出白云堂,今后就只有跟着您和我师父了。”
  “这娘们儿又打的什么坏主意?”李牧野笑眯眯看着他,道:“我这么说她,你是不是不喜欢听?”
  “别人这么说不可以,您怎么说都成。”恶来毫不迟疑道:“堂主阿姨对我说,今后跟着您,您就是她,甚至比她更重要,我觉得她说的全对。”
  “白云堂的洗脑业务还是强。”李牧野叹了口气,道:“随便你吧,我反正是冲着你父亲收留你的,无论如何亮子是我兄弟,我始终把你看做是家里人。”
  “谢谢叔,今后我一定好好表现。”
  “表现个屁,把自己照顾好就是大功一件,你叔又不像你堂主阿姨那样野心勃勃,恨不得骑在全天下男人脖颈子上拉屎。”李牧野给他来了个大脖溜,没好气的:“跟着我混,不但没什么名利可图,还得受大姑姑的气,你小子后悔不?”
  恶来嘻嘻一笑,道:“我觉得大姑姑挺了不起的,堂主阿姨那么厉害也拿不住你,就这一点大姑姑就是天下第一了。”
  “小屁孩子,还挺会拍马屁的。”李牧野索性盘腿坐下了,道:“无聊了是吧?”
  “可不是嘛,北美这地方好东西多得很。”
  “叔也是无聊,你师父还有俩月才生,你大姑就哪也不让去,这一天到晚除了吃就是睡,剩下这点时间全浪费在这里了。”李牧野百无聊赖的说道。
  “要不明天咱们俩去打猎吧。”小恶来立即顺杆爬过来。
  李牧野瞧了他一眼,点点头道:“不是不能去,不过这事儿得让你师父给求情才行。”
  “我师父跟大姑是一伙的,指望不上了,要我说,咱爷俩可以先斩后奏。”
  “你小子是不是有目标了?”
  “顺着125号公路一直往西北走,五百公里左右有一大片森林公园,进去就是大山和连片的沼泽无人区。”恶来说起这个眼睛都亮了,绘声绘色道:“之前我跟霍泽手底下人去过曼尼托巴省北部的沼泽带,沿途有过不少发现,当时不想便宜了霍泽,就假装没看见,从地形地貌和风水环境看,我估计那片区域肯定也能有好东西。”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堂主阿姨的意思?”李牧野瞧出这小子心里装事儿了。

  恶来道:“堂主阿姨跟您穿一条棉裤,不都是一个意思嘛,我反正是快闷死了,不过去不去还得听叔的。”
  “这还差不多。”李牧野点点头,道:“去打猎没有问题,完事以后黑锅怎么背?”
  “你就说是给我师父采一些补药去了,大姑就不至于太生气。”
  “那就用这个理由先请示一下再去,不然回来别想消停。”

  ??????
  “李牧野,我有一事整不明白,今儿必须得问问你。”李牧原从房子里跑出来,将正带着孩子往车上装东西的李牧野叫住,面色不善的:“你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不是说要开饭馆吗?怎么又跟你姐夫合伙买船了?你别以为把他收买了就可以在这个家为所欲为,我问你,买船的钱是不是跟小芬要的?”
  日期:2018-04-10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