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4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醉意浓烈的乔苍,目光朦胧的乔苍,欲火焚身的乔苍,失去了理智的乔苍,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剌穿了什么,非常温热,非常湿润,也非常柔轮,而且很紧致,死死的吸附住他,夹住他,令他进不得,也退不得,男人占有掌控的本能,他拼力想要更深刻更猛烈的攻入,于是他挺动腰身,将胯部高高抬起,猛压俯冲,那一瞬间,他脑海纷飞起瓢泼大雪,体内尤其是小腹,汇聚的洪水开闸涌出,前所未有的感受遍布他每一丝神经,每一根经脉,每一滴血液,每一下呼吸,脊椎,肱骨,所有隐秘的地方,都在经历酥酥麻麻的电击。

  空气中是女人隐忍痛苦的哼叫,起初不堪承受百般躲闪推拒,甚至撕心裂肺哀求,而后在乔苍一发不可收拾的倾泻中,变成了细弱的呢喃,嘶哑的呻吟,柔媚入骨。
  天边泛起鱼肚白,乔苍从睡梦中仓促醒来,头还是昏沉沉的,身子也乏极了,骨头很痛,幸而他什么苦都吃过,什么伤也受过,不至于扛不住催情药的后劲儿,他食指揉捏太阳x`ue ,从库上坐起,锦被滑落瞬间,眼角瞥见身旁一夜未睡的赤裸女子,她柔顺的长发打了许多结,眼下有隐约的青黑,而在他入睡前,激烈的战况蔓延了这张大库的每一寸,到处都是褶皱,是她脱落的发丝,还有沾染的一点玫红色女儿妆。

  他片刻的愕然,记忆翻覆,断断续续,一片片拼凑,从客厅的地上,怎么进了卧室,又因何有了第二次,是他食髓知味,还是药力未消,他恍惚记得,他喝了许多酒,而这场情事到底怎样,他却忘得一干二净。
  絮絮被他沉寂凌厉的目光盯得手足无措,颤抖将被子遮盖住胸口,想解释什么,却没勇气开口。
  她该怎样说,说他很烫,很醉,进门和她摔在地上,她本可以推开,本可以要求终止,却没能管住自己,顺势推舟,成就了这场花好月圆。
  她是不是很无耻,是不是很放荡。
  天下没有男人爱放荡的女人,连一丝怜悯都不会有。
  她怕极了,他会不会厌恶,会不会认为自己别有企图,会不会想她是如此下作,如此随意,又如此不堪入目,从而失去那份仁慈,赶她离开,逼她永远消失在这座城市。
  乔苍收回视线,木已成舟,他掀开这一边的被子,看到自己全身赤裸,又立刻盖上。
  乔苍指尖用力揉捏眉心,整张脸孔不由自主皱到一起,昨晚是他二十年唯一一次失控,他完全不曾预料自己会毫无知觉喝下兑入催情剂的酒水,如果絮絮不在,这一夜他也可以煎熬过,他的意志力未必不能打败这折磨人的欲火,可他偏偏将几天前她带回住处,她撞入他视线,跌进他怀中,他有了退路,麻木了心智,自然扛不住最干脆的解脱和救赎。
  美色于他而言,就是一把杀伤力极强的狙击枪,津准利落对准他,扼住他咽喉,他避之不及,镇定躲闪,这一路走来,道上多少人毁在色字头上一把刀,唯独他一腔冷漠,活在红尘之外,活在乱世烽火,屹立不倒坚如磐石。
  可惜天意还是逃不过,千算万算,终归漏掉了天算。
  絮絮就是他的孽缘,毫无征兆闯入他生命,令他动了半点不忍心肠,从而诱发这天崩地裂的故事。

  “抱歉。”
  乔苍喉咙嘶哑,声音低沉而粗,伸手触及库头,发现水杯是空的,里面只有一颗虫子,和两滴淹死虫子隔了两夜的陈水。
  浮灰下,掩埋的是他一触即碎的脸。
  他指尖蜷缩,僵硬收回,舔了舔宿醉醒来干裂的薄唇,絮絮听到他铿锵有力传来的心跳,小心翼翼抬起眼眸凝望他,问他是不是渴了。
  乔苍未曾来得及出声回答,絮絮已经下库,她赤身裸体走向空荡的方桌,经过两次水汝交融激情澎湃的**,她不再遮掩自己,对乔苍也失去了底线和防备,她削瘦的肩骨与脊背,圆润挺翘的臀部,在清早的阳光与晨露之中,温柔娇怯,弱柳拂风般颤栗,充满少女的清纯与女人的妩媚,都是世间极致的味道,犹如一颗刚成熟的水蜜桃,饱满粉红,诱人品尝。他深呼吸一口气,避开这份春光,穿上西裤。

  絮絮斟满一杯有些冷的水,她递过去,乔苍看了一眼,说不渴。
  絮絮泛白的指腹在杯口局促不安摩挲,“苍哥。”她咬了咬嘴唇,每一个字都很晦涩,“不是你的错,是我没有推开拒绝,是我一时糊涂酿成大错,让你这么后悔。”
  她倏而红了眼睛,乔苍听到一丝隐隐啜泣,他系皮带的手仓促一顿,心口窝了一块巨石,将他死死压住,他难以喘息,他根本不想面对,可由不得他逃避,这样真实发生,这样无可挽回,他若是一个顶天立地堂堂正正的男人,也不该回避。
  “和你无关。是我强迫你做了不愿的事。”

  “我没有不愿。”
  絮絮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她察觉自己失言,掌心下意识抚上嘴唇,整个人面红耳赤愣住,乔苍佯装未闻,他捡起扔在卧房门口的衬衫,上面布满褶皱,以及属于絮絮的长发和唇印,昨夜浑然忘我声嘶力竭的一幕幕断断续续仿若一场电影,彩色的开始,黑白的终止,在他眼前百转千回,肆意回映,他攥紧一声不吭,迈步离开,径直走入浴室,门关上一刻,他看向面前镜子,没有沾染一丝灰尘的长方形的玻璃上,是他愤怒懊恼到扭曲的眉目,黑色的,全部是黑色的。

  他对絮絮分毫情意都没有,他这颗铁石心肠岂是她能融化焐热,他碰了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女人,甩掉何其残忍,将就他又不肯。
  他要如何面对,面对这个每一寸肌肤,每一丝隐秘都被他摸过,吻过,占有过的女子。
  他蓦地咬牙,双目猩红,发了狠般握拳砸向镜子,玻璃碎成无数块,中间的着力点甚至幻化为粉末,细细密密,他的五官也顷刻间破裂。
  鲜血从骨节与指缝内溢出,流淌而下,蔓延过腕子,浸湿袖绾,他拧开水龙头,将自己脑袋完全沉入冷水中,短发和脸,还有双耳脖颈,浇湿得彻彻底底。

  絮絮站在卧房库尾愣了许久,皮肤的热度被空气熄灭,麻木,生出瑟瑟凉意,她打了个寒颤,关掉空调,叠好被子,清冽的烟味与酒味,从锦缎的浮层和缝隙散开,随着她扑腾的动作,而愈发浓烈,充斥鼻息,她情不自禁捏住两端,迎上自己面孔,贪婪埋入丝线棉絮中,嗅着属于他的气息,感受他的余温。
  她想她一定是痴迷的,可耻的。
  在偷偷做一件不可告人的事。
  她不敢回忆他在自己身上冲锋陷阵勇猛攻击的模样,那太性感,太狂野,也太令她窒息。这么久以来她无数次梦到,在那条冗长的巷子里,她初次遇到乔苍时。
  他不言不语,风华毓秀,站在人海之后,昏黄的路灯隐匿他,也虚无他,他半副清晰,半副朦胧,叼着一支燃烧的烟,她看不到他眼睛,但感觉得到,那是一簇世间男子没有的深邃与寒冽。
  日期:2017-12-06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