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4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罢转身消失在厅堂的旋转门内,奔儿头冷哼,留下一个轻蔑的眼神,紧随其后进入。
  乔苍今晚是被奔儿头坑来的,他原本从赌场出来要回公寓休息,路上接到他电话,说场子出了人命,惊动了市局的条子,他匆忙赶来,结果却是包房中一群年轻姑娘大跳脱衣艳舞,气氛虽然火热,但乔苍喜静,对热闹不感兴趣,又不好扫兴,打算喝两杯酒便走人。
  奔儿头看出他意兴阑珊,举着杯子说,“苍哥,你从广东回来一步高升做了堂主,咱兄弟还没给你接风洗尘呢,今儿就全干了,看见没。”
  他指着这群衣衫不整,或者说干脆赤裸的姑娘,以及尤为艳丽的花魁,“我包场了,记我账上,苍哥待我不薄,这面子我得做足了。”
  马仔起哄挥手,“得了吧,奔儿头,苍哥差你这点?你要是有闲钱,赶紧把王二寡妇家的姑娘打发了吧,肚子让你搞大了,天天在赌城溜达,我都碰见好几回了,差点看不过去,带着她来找你。”

  马仔们哄堂大笑,奔儿头骂了声操,“你他妈敢把她领来,我就送你家炕头上,买一送一,儿子也归你,这年头还有傻逼把玩玩当真?不就是打一炮吗,难不成我还娶她?以后哥们儿再泡妞儿,真得把眼罩子擦亮了。”
  不止奔儿头,今晚上似乎所有马仔都很有默契,你方唱罢我登场,连着劝乔苍灌了十几杯酒,他酒量过硬,在桌上没醉过,也是邪门儿,起先不觉得怎样,后来越喝越晕乎乎,身子里好像冒了一簇火,轰轰烈烈燃烧着,连五脏六腑都燥热起来。
  奔儿头见时机差不多,朝旁边的花魁使了个眼色,花魁顿时心领神会,摇摆着杨柳般的纤细腰肢,媚笑横生伏在乔苍怀中,刚从领口掏出乃子赤裸裸贴上去,还没来得及蹭一蹭,下一秒便被乔苍大力推开,她一时懵住,有些委屈嘟嘴,“苍哥,您瞧不上我呀。我会得可多了呢,一定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乔苍靠在沙发背,用力揉捏眉心,胸口怦怦直跳,说不出的躁动与澎湃,体温骤然升了又升,快到不可承受的度数,他近乎一只火炉,还是燃烧到沸点的火炉,稍有不慎便会爆炸。
  奔儿头有些出乎意料,去他妈,不能吧?那么大剂量,还能咬牙扛,这是铁打的菩萨啊。
  他小声诱哄,“苍哥,艳艳可是东方之珠最火的花魁,我特意给你留的。你仔细看了吗,这货色再瞧不上眼,我只能去北京给你找了。”
  换做往常,乔苍立刻能听出这话中深意,可此时他被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消磨得极其痛苦,密密麻麻的虫子,成千上万条,往他的皮肉和骨缝里钻,又痒又疼,脑海一阵阵泛起晕眩,彩色波光像万花筒,层层交叠变幻,融合又分离,那样美妙,那样诱惑,最后统统变作女人的脸,妖冶的,清纯的,羞赧的,全部非常陌生,似乎是他自己勾勒出,又似乎在某些场合,某些时间见到过,匆忙掠过,惊鸿一瞥,有那么浅浅的模糊的印象。

  这些颜色与面孔,在他的视线中纷飞,荡漾,定格。
  虫子的啃噬一波比一波疯狂,一波赛过一波,他迷离朦胧的目光不经意落在桌上空了的酒杯,他意识到倘若继续停留下去,今晚恐怕要在美色上栽跟头,他踉跄起身,跌跌撞撞往门口走去,奔儿头伸手要搀扶他,被乔苍直接拂开,他留下一句你们喝,便拉开门步上回廊,眨眼消失得彻底。
  马仔嚼了一大把牛肉干,俩腮帮子满满都是,他含糊不清问苍哥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奔儿头猛拍大腿,追悔莫及,心里更是发虚,“我惹祸了,明儿苍哥如果能活着回来,我估摸逃不过一劫。”
  活着?
  马仔大惊失色,“苍哥和谁打仗,怎么没风声。王世雄叫人来了?”
  奔儿头指了指酒杯,和盘托出,他看乔苍从不亲近女色,手下泡妞儿喝花酒,他也极少凑趣,奔儿头有些不忍心,男女交合是这世上多么妙不可言的事,不接触如何知道那乐趣,他想成全乔苍的好梦,没想到弄巧成拙,他是真不乐意碰女人。

  马仔把嘴里的肉末都吐出来,拿起乔苍用过的酒杯闻了闻,催情药入喉时无色无味,被苦辣的酒水所遮掩,可一旦融化释放后,就会附着在杯子上,尤其是玻璃材质,特别清晰,
  “就咱场子里,坑学生妹那催情药?”
  奔儿头说是,正常剂量一颗,我搞了三颗,都溶在苍哥酒水里了,你说他今天晚上死不了吧?
  马仔指着他恨铁不成钢,“奔儿头,你找死啊?苍哥不玩女人的!你瞎才看不出来,那是装的吗,他压根儿就不贪色!”
  奔儿头无辜辩驳我他妈怎么知道,天底下还有男人不操屁股!
  乔苍强撑回到公寓,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强烈的口干舌燥之感,令他眼前仿佛燃烧起一片火海,每一处都是陌生的,汹涌的,漂移的,翻转的,他伏在墙壁,摸索许久也没找到门铃,拼尽全力拍打门扉,絮絮刚刚煲好一锅汤,等他回来饮用,正用勺子尝味道,听到砰砰的敲门声,立刻冲出打开,她还没看清眼前是什么,就被一股强大的重力扑倒。
  絮絮惊慌失措,她根本扛不住乔苍的重量,瘦弱的身体被他压制在地上,他仅存的一丝理智,迫使他放开这个女人,往旁边翻去,匍匐在冰凉的砖石,衬衣纽扣早被他扯断崩开,胸膛裸露,脸颊胸肌贴上去的瞬间,他好像得到水源,得以熄灭体内熊熊烈火的折磨与炙烤,他用力去抓,想要把所有砖石都纳入怀中,絮絮不明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想立刻把他扶起,扶到库上休息,她一次又一次被甩开,他警告躲远一点,去浴室放冷水。

  絮絮按照他说得做了,等她从浴室出来,发现乔苍脱了上衣,正在撕扯皮带,他从那处被焐热的砖石移动到另一处,她喊了声苍哥,虽然有些畏惧他此刻,仍仗着胆子走过去,当她冰冷的染着水珠的手掌,重合于他的脸,他的唇,他的理智轰一声坍塌了,崩溃了。
  絮絮片刻的天旋地转,已经躺在乔苍身下,他寻求一丝解脱,一丝释放,舌尖漫无目的舔到女人的嘴唇和脖颈,他觉得很甜,像是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与戈壁滩中奔波行走了太久,终于看到水源,看到绿洲,看到人烟,他欢喜而愉悦,朝着那一片生机勃勃的地域飞奔,絮絮瞪大的眼睛中,是一张英俊好看的绯红的脸,他喷出的烟酒气,丝毫不令人厌恶,反而愿意陪他一起醉,她在梦和咒一般的诱惑下,情不自禁环绕住他脖子,他的肩膀,她微微仰头,迎上他炙热的唇,舌头青涩吐出,她明显感到身上男人脊背一僵,像是不可思议,又像是不知所措,如此万籁俱寂停顿了几秒,才疯了般席卷而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