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
第7节

作者: Genius宫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什么能教你的。再说了我也不是修行........这是,好吧,就算这是一种修行。”斐撒无奈的摊开手,“你不当你的王子,跟着我干嘛?炼金术可变不出天鹅绒和下午茶。”
  “您不是奥尔托帝国的人?”小王子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
  “准确的来说,我是的。”
  虽然克什米尔因为地理原因一直处于三不管地带,不同种族不同职业的人们也乐得相处融洽。但从种族条例划分的范围来看,还是属于奥尔托帝国国土的范畴。
  “不。只是有点惊讶。毕竟不知晓这件事情的奥尔托人寥寥无几。”伊泽垂下头去,“我是纳罗国王的私生子。”
  “在生命女神的启示里,这次政/变的我逃不过死亡。但您改变了启示。”他忽然抬起头,眼神狂热。
  “等等等等。”
  斐撒打断了他,“我改变了启示?我可不是缄默者。”
  金发少年眨了眨眼睛,挠挠头,“也许这是生命女神的安排呢?而且缄默者从不自知。”
  一切想不明白的都是生命女神的主意。炼金术师腹诽。这群狂信徒巴不得女神裙摆上多加几道荣光。

  “我是无神论者。你的身份稍微有些麻烦,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炼金术师。”他再次委婉的回绝。“我并不想和政治扯上关系…………哎哟,西西?!”
  话还没说完,就被白色的小狐狸糊了一脸。斐撒呲牙咧嘴的将西西拔下来。
  “不然以你那蹩脚的格斗技术能从龙骑士脚下逃生?”随后而来的菲尼翻了一个大白眼,手掌一翻,一株血红色的花出现在手心。
  龙血草。斐撒心下了然,这是当初他们在昼日森林里偶然发现的。这种植物因为涉及到军事,在第四纪元中叶被人类各国联手进行铲除。要不是外形太过惹眼,这种几乎绝迹的植物斐撒也差点认不出来。

  “我在房间里画炼金传送阵,一不小心画了个半成品出来,还好图金没放多少,传送不了多远。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炼金术师从西西嘴上取下炼金口袋,把刚刚得到的铁链往里一塞,抬头不解地问道。
  红裙子小女孩的金色眼睛闪烁了几下,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偏过头去望向斐撒身后的伊泽,表情有些复杂。
  “我都听到了,带上他吧。”菲尼扫过小王子那伊莱家族特有的金发,“地精在罗曼会议的承诺:永不拒绝金色的来访者。他就是地下城最好的通行证。”
  “我发现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斐撒把炼金口袋塞到长袍里,“不愧是白活那么多年的老,哎哟!”
  他再一次发出鬼叫,因为菲尼抬起皮鞋在他脚上狠狠一踩。隔着厚重的皮靴斐撒都能感觉到剧烈痛意。
  “这可是个大麻烦,而且,你知道我和这种虔诚的信徒相性一向不太好。”
  斐撒跳到远处,意有所指。

  听到这话,菲尼也想起住在克什米尔村尾的那个老神父。只要斐撒被他老爹撵到那里去做祷告,都是一阵鸡飞狗跳。炼金术师小时候也是个让人头疼无比的熊孩子,每周三例行祷告的时候他总是一个人偷溜去后山,把老爹气的翘胡子。有时候他爹也纳闷,明明一个村的人都信仰生命女神,为何就出了这么个反骨。小斐撒这种时候也就是抿嘴,倔的什么都不说。
  日期:2017-11-27 11:37:37
  第六章
  “王宫闹的这么大,外面的平民没有一点反应?”
  偷偷从混乱的皇宫里溜出来,一路上顺利的有点不可思议,似乎人都集中到姆特斯威宫了。而在一墙之隔的宫外,明明是艳阳高照,宽大的街道上却一片死寂。他们从一场惊心动魄的政/变中安然无恙的逃离,甚至没有在出皇宫的路上遇到一个守卫者。
  “不到晚上是不会热闹起来的,炼金蒸雾只会在黑夜湮灭。”

  “这可是政/变,人民也如此漠不关心?”斐撒震惊。
  “人们只会在意炼金坩埚里有没有出现黄金,他们不会在意王座上坐着谁。”小王子语气讥讽。
  炼金术师没有再问下去。
  小孩少年和青年在大街上走了许久,直至盘旋在房顶的银色蒸雾消亡,走在前面的斐撒说道。
  “我并不精通普法炼金。”
  炼金术分为两种,用低等魔金属炼成高等魔金属的炼金被称为普法炼金,这也是最传统的使用坩埚进行的炼金术,使用没有任何门槛;而用魔金属辅助图金进行计算绘制的炼金术则被称为理法炼金,但由于方程复杂且计算量大,所以掌握理法炼金的人类非常稀少。
  自炼金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起,狂热的黄金崇拜就席卷生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种族都无法逃过这金色的诱惑。三定则里的首条——黄金不可复制,意思是每一块黄金的炼成方式都不同,黄金的炼成不为材料所限,谁也不会知道坩埚帽下会不会出现黄金,谁又会是炼成黄金的幸运儿。也正是这一特性使炼金风潮牢牢攫取生命大陆近七个纪元。

  黄金一直都是公认的最高等魔金属,其中蕴含的能量庞大,导出后无论是作为军事武器还是作为储备能量它都首屈一指。第一纪元人类联盟成立了圣城伽紫,所有练得黄金的人,不论种族,都可被授予贤者的尊称。名望荣耀财富,只要练出一块黄金,这些唾手可得。多少人因练得黄金而名垂青史,当然也只是让更多的人终日浑噩沉迷于炼金蒸雾。
  伊泽眼睛一亮,恭敬的回答:“我对理法炼金比较感兴趣,老师。”
  “别乱叫。”斐撒被这称呼叫的浑身不自在,他看着亦步亦趋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王子,有点烦躁的抓了把头发,决定破罐子破摔。
  “我没什么好教你的,理法炼金主要看天赋。”
  “老师,我会努力学的。”

  简直鸡同鸭讲。
  斐撒也不忍心打碎小王子的期望,炼金术师对计算天赋要求极高,这高门槛将许多人挡在门外。一千个人里能挑出一两个就算不错了。且前期枯燥的基础方程背诵也足以使人望而却步。而且比起学习晦涩的理法炼金,以黄金为最终目的的普法炼金有诱惑力多了。
  “那就记住你今天的话吧。”
  虽然心里明白伊泽突如其来的乖巧都是因为认定了自己是缄默者的缘故。但斐撒这个家伙面对这种憧憬的目光也说不出什么话来。甚至他因为小王子说起身世的含糊用词,还在脑内脑补了一出爹不疼娘不爱的悲惨深宫生活戏码……
  小王子从小生活环境复杂,早早就有了一身察言观色的本事。银发青年嘴上说着麻烦,但实际上对他的态度却是柔和的很。虽然他并不清楚这善意的原因,但这不妨碍他见好就收。
  抱着小狐狸的菲尼一路上罕见的沉默,小狐狸也反似乎被感染,反常安静的趴在小姑娘怀里。

  斐撒处理完伊泽的事情,从炼金口袋里掏出一条牛肉干,对着恹恹的小狐狸勾了勾手。
  西西一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叼过肉干,继续跑回温暖的臂窝里。
  “小没良心的……”
  炼金术师瞪了小狐狸一眼,心里有点吃味。说起来自从和菲尼签订契约之后,西西就天天粘着小姑娘,而且这么一说来,菲尼好像很讨小动物喜欢,当初穿越昼日森林时候的野兽都比较平静,即使不小心踏入它们的领地也只是咆哮示威。他亲眼看见过一只凶猛的秃鹰乖乖蹲在小姑娘肩头上被顺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