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
第2节

作者: Genius宫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边有人鱼的踪迹,贪婪的妖精在此定居。
  东边有幽暗的森林,巧手的矮人热情好客。
  西北极寒与荒漠交错,东南裂谷与沼泽横行。
  中部的真实之眼,星辰也曾坠落湖心。
  迎着女神的荣光,真理的大门从此开启。
  传说也从这里结束,缄默者道出命运的守则。
  赞美荣光之尼格霍尔,他与万物同在。】
  史诗里厚重的乐声从橡木酒馆里狭小的窗台里飞来出来,而后慢慢消去。吟游诗人用歌声将自己拽回梦乡。前行的黑兜帽在原地站了许久,接着没有丝毫停顿地没入了更沉重的黑暗中去。
  日期:2017-11-07 07:40:13
  第一章
  斐撒觉得他有点倒霉。
  大概是逃家的时候忘了找村口的老占卜师来算上一卦,导致如今喝凉水都塞牙。
  准确说来应该是嚼冰块都塞牙。他艰难的塞了块冰到嘴里,嘣嘎蹦嘎的嚼了起来。牙后槽在咯吱抗议着他的这种行为。
  他跌进了一个未被开发的冰窟,大把大把的冰晶花在这最严寒的冬月二十五躲过了贪婪人类的掠夺,在这里安静散发着荧蓝色的光。他们特意挑了这个时间来到帕拉雪山,整个一年也就这个时候的大雪才能封住冒险者的脚步。
  要是他的炼金口袋没有被西西一口叼走的话,靠着这些花,他出去摆个地摊就能发家致富,购置豪华炼金器材,走上人生巅峰。一想到可以过上数库西数到手软的生活,这种心情还真不是小激动就能解释的了的。
  但如今他虎落平阳,全身上下除了把绑在腿上的短刀和一小瓶应急用的图金之外啥也不剩。唯一称得上是好消息的,就是终于找到了冰晶花。
  既然冰晶花能茁壮成长,那至少有空气流通。斐撒安慰了一下自己,从冰块上随手扯了一朵花。凝神观察了一会儿,他反手抽出短刀,用刀柄在附近几处冰壁上敲了敲。
  脚下传来的声音清脆很多。他头痛的将刀放下,呈大字躺在了冰层上。看这地形多半是个断崖或者更低的冰窟,若是贸然破坏了冰层的平衡,冰窟崩塌,那他估计可以直接去见死神了。
  “一定要把菲尼拉来救我啊,西西小宝贝。平时吃我那么多黑牛肉,现在体现你价值的时候到了。”银发青年双手合十,嘟囔着翻了个身。他头一次后悔没让那个毒舌小不点跟来。现在想想,要是有她那个种族天赋在,估计直接烧出一条路不是问题。 
  现在那个小不点在哪呢,虽然叫她在雪山底下等着,但他估摸着菲尼也不会这么乖乖听话。这次意外的翻船来的措手不及,简直就是有损他昼日森林小霸王的威名。
  斐撒爬起来打开瓶盖,用仅剩的图金在地上描了个熔炼法阵。熔炼法阵是中古时期的大炼金术师用来快速熔炼魔金属的,它能在毫秒内迸发出高温。普通人只能眼巴巴等在坩埚面前用普通的图金加热。斐撒自觉实用性低,所以只在黑皮日记上扫过几眼,鉴于那些圈圈绕绕的方程看着实在眼晕,他就扔到一边看别的去了,当然,现在他无比后悔。
  如果这个法阵成功了,这里就会融化下去。即使下面是万丈深渊,他提前绘制在袍子上的法阵  也能保他不死,虽然皮肉伤是免不了,但活着总归是好的。
  “赞美生命女神,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先保佑我这次......还有老爹,我要出去一定给你稍封信。”斐撒一边念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将最后一笔连上。虽然他自己也清楚,没有覆上魔金属的炼金法阵成功概率简直小的可怜。
  然后他用热切的眼神注视着地上的法阵,法阵一寸寸亮起,临近末尾时却卡住,在他充满期待的眼神里暗了下来。
  “哦不!我居然在末端推导错误,到底是哪个数字出错了。”斐撒一跃而起,双手握拳拍打着脑袋,像个地精一样在冰面上兜兜转转。
  “到底是哪个!哪个!”
  “原数,对!原数!又是一组未知奇反数串的组合!赞美尼格霍尔。”

  他扑到地上,尝试组合一个个算式。变成淡灰色的图金溶液慢慢蒸腾着消失在空气里。斐撒费力的盯着那个模糊的点,大脑高速运转,一个个符号与数字在他识海里翻来覆去,最终化为一个完整的熔炼法阵。
  已经没有多余的图金了。斐撒长叹一声,解出一个炼金方程的喜悦也被扑灭,他重新躺回到冰面上。
  一旦放空了思想,冰窟里就迅速安静下来,像被遗弃的荒岛,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回响,回响过后就是永无止境的沉默。这种无声的恐慌仿佛扎到眼眶深处。
  “真要栽在这里多亏,真理之门的边都还没摸到呢。”

  他自言自语。
  斐撒盯着冰壁突然想到了老爹那张苦兮兮的褶子脸,在他逃家的第一百三十二天,第一次想念克什米尔的那间小红瓦房,想到红瓦房下他埋的一坛嘎嘣酒,想到在家一边熬制炼金汤剂一边打铁的老爹。
  忙碌的时间太多,人类好像真的很少能安静下来怀念过去。
  好像过了很久,在这种地方时间变得不那么清晰可辨。冰壁微微抖动。待到脚下冰层开始实质性的下陷时,斐撒才从回忆里脱出身来。
  该死,用脚趾想都知道是那个小不点搞的鬼。他一脸菜色的扯上袍子后的兜帽。顺手扯下脚边的两株冰晶花。冰层融化坍塌的声音震耳欲聋,斐撒用力捂住耳朵,防御法阵在第一块冰柱砸下来的时候就被激活,玄奥的金色纹路爬满了他的长袍,为他挡住一切大自然的怒吼。

  炽热的红色光柱贯穿了陡坡上斜凸出来的隐藏冰窟,金红色的火焰咆哮,终年不化的坚冰即刻化作滚滚洪水汹涌而来。火焰的主人站在这洪水中,冰冷的雪水一靠近她便化作蒸腾的白雾,她的红裙子张牙舞爪的飞扬。
  “嗷嗷嗷。”
  一只小狐狸从她的胳肢窝里探出头来,它着急的挠住小女孩的衣襟。
  “别怕,死不了。”
  小女孩轻柔的抚摸着西西的毛发,持续的火焰使她脸色变得如纸般苍白,仿佛下一刻就会嵌进白雾里去。
  “防御法阵相当于将他身上那一片空间独立。”
  她淡金色的瞳孔一片平静。
  “只是痛一点罢了。”
  痛一点也好,他也该长长教训了。菲尼有些恶意的想。
  但斐撒真的是感觉很不好。
  疼痛持续作用,从高处摔下来的感觉酸爽,五脏六腑都仿佛移位。
  我一定要教训那个小不点。他木着脸从雪里探出脑袋。

  “真狼狈啊。”
  被惦记的原主却是闲庭信步,踢踏着红色的小皮鞋拎着裙子走到他眼前。
  斐撒给了她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慢慢拍打身上的冰屑,余光看到这个只到他腰部的小不点时,他又有点犯怂了。白色的雪团嗷呜一声从红裙子怀里蹦到他头顶上。
  “哎哟,西西!”斐撒勉强稳了稳身形,从头上把小狐狸揪下来。“你这个家伙,关键时刻把我炼金口袋叼走了。”

  西西尾巴一转迅速跳回到小女孩身上,用爪子勾出一个略显破烂的布袋,讨好似的放在他手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