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
第1节

作者: Genius宫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06 20:27:17
  序章
  “全大陆第一百二十四块黄金,自本历2007年冬月的第四十五天问世!”
  “新晋大炼金术师路易斯阁下已位列贤者第五席位!”
  温暖昏黄的灯光下,熙熙攘攘的酒吧像是被时间静止了一般安静下来。
  “赞美真理。”
  所有的人都伸出右手,合拢拇指食指中指放在心脏处,对着北辰星闪耀的地方深深鞠躬。这些人们肤色,年龄,身高各不相同,口音也略有差异。但是此刻,他们眼里都闪烁着崇敬,用崇高的宣誓礼为那位素不相识的阁下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今天注定是不平常的一天。太阳还未沉入克什海,从炼金圣城伽紫发出的信号就使极北的小镇克什米尔从死寂中沸腾了起来。
  克什米尔位于这片生命大陆的最北边,安洛斯山脉与柯伦山脉的交汇处的一块高地上。再向北去就是一望无际的世界与死亡尽头——克什海,每天太阳巡游完整片大陆后就从这里沉没下去。它的脚下有着昼日森林这样富饶的地方,矮人和地精也乐意在此定居。早在第三纪元以前的苦修者就将这里作为横跨大陆的起点,这些生命女神的虔诚信徒在苦修的旅途中将永远不用看见太阳的沉没。所以每年慕名而来的旅游者和冒险者都能将橡木酒馆的门槛踏破,克什米尔也因此富饶。

  待到天幕被黑暗占领,以橡木酒馆为中心发起的朝圣活动也慢慢告一段落。这个小镇唯一的酒馆恢复了平时的热闹。橡木啤和烘烤面包的甜香味在喧闹的空气里发酵,酒馆里的图金灯依然投射着昏黄的光线。戴着兜帽的冒险者三三两两靠在吧台上,穿着布甲的佣兵聚在南面那张沾满黑色污渍的木桌上豪赌,自称是占卜师的家伙试图让旅人相信最近他将遭遇一场水祸,拥有一大把红色胡子的老矮人在四处兜售着他最得意的炼金产品,吟游诗人则从木箱里拿出磨的发白的七弦琴慢慢调试。

  给一位佣兵满上橡木啤后,酒保靠在酒桶旁放空思想喃喃自语:“哦!黄金和尿液!是的,多么富有黄金色泽的液体啊,简直是天才般的想法!”
  “一杯橡木啤。”
  客人手指关节触碰到桌面的咔哒声打断了酒保的沉思。

  “好嘞,就来,满上!”酒保抽了抽鼻子,拿起一个打磨粗糙的木杯,在两人高的酒桶前装上一杯澄黄色的酒液放到吧台上:“三西可,承蒙惠顾。”
  客人抛出三枚乌黑的西可,它们在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其中一枚沿着这响声骨碌碌的滚了下去,成功卡在了地面一条刚开的地缝里。
  “该死的!”
  酒保放下手里脏兮兮的抹布,骂骂咧咧的蹲下身去,费了好大劲才把钱币从地缝里抠了出来。
  待他把西可放好在钱柜里后,吧台前又站上了一位戴着黑兜帽的客人。这种戴着黑兜帽的冒险者在克什米尔委实不算少。由第二纪元冒险精神开辟出来的炼金盛世还在这片大陆上延续着。年轻人拿起一把图金剑,带上一口袋廉价的魔金属,足以浪迹天涯。

  但是这个冒险者穿的兜帽斗篷明显不是凡品,酒保甚至从黑漆漆的边角上看到了一些隐晦的银色丝线。
  “欢迎,远道而来的冒险者。要来些什么吗,我们这有清新的橡木啤,美味的黑牛肉和甜美的蜂蜜酒,您可以任选。”酒保拿起抹布,殷勤地指了指身后的木板。
  “不必了。”黑兜帽并没有抬头,而是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席勒放在吧台上,“事实上,我想冒昧的问一下,黄金色泽的液体是指?”
  “哦这件事,其实我也是听前几天过路的佣兵讲的。”酒保扫了一眼席勒,努力使自己的表情显得神秘而不是充满垂涎,这使他的脸变得异常滑稽:“新晋的大炼金术师路易斯阁下您知道吧?就是刚刚我们朝圣的主角。据说他练成黄金的关键是尿液,没错,就是那种黄澄澄的液体,尿液。”
  “尿液!哈!我打赌这里一半以上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杰克,老规矩。”
  刚交易完一把长剑的老矮人笑嘻嘻地抓着一袋沉甸甸的西可凑到柜台边。独属矮人的粗犷声线吸引了酒馆里许多人的注意。
  “想想看吧,谁才会往正在冒气的坩埚里撒尿呢?这样的人一定是个疯子,而注定是个疯子的人却炼出了黄金。所以疯子总是天才的,而天才总是疯癫的。没错吧?”

  老矮人说完就接过酒保杰克端来的波多卡,在人群的叫好声中舒服的灌下去一大口。这种烈性极大的酒通常是矮人们的最爱,在他们打开锻造炉之前来上那么一杯,足以让感官麻痹火焰带来的热度。
  “荒谬至极。”黑兜帽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
  老矮人从酒杯里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黑兜帽,“旧派的炼金师?”
  如今刚刚步入第四纪元,曾经耀武扬威的旧派在新派炼金术师的挤压下逐渐淡出主流舞台。

  黑兜帽没有搭理他。
  “得了吧,如今除了秘迹会排前的那几个老顽固,还有谁会支持旧派?”杰克将最后一个擦完的木杯放回柜台,自己也接上一杯橡木啤走进了人群中。
  “尼格霍尔阁下永远正确!”人群中立马有人嘻嘻哈哈地搬出了炼金旧派的经典言论。
  “哦,好吧,好吧。你们知道我没办法反驳的,那位尊敬的阁下当然永远是正确的。”杰克嘟囔着在一片起哄声里举起双手。
  不巧的是,酒保显然忘了他如今手上还端着的酒杯。于是不知名的旅人便遭了殃。
  “水祸!赞美生命女神!”正巧吟游诗人弹起一首欢快的北地民歌,戴着尖帽子的占卜师便顺势跳着踢踢踏踏的朗格舞凑了过来。众人见状笑作一团。
  夜色逐渐往深处逼近,小镇开始沉寂,酒馆里也慢慢安静。人们枕着手臂在桌上倒头而睡,诗人奏起安眠曲,微醺的矮人拉着酒保胡乱转着圈圈。
  黑兜帽动了,从隐匿的黑暗墙角边。长筒的黑皮靴迈到门前,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折返到吧台前。
  “您的未来充满迷雾,我看不太清……。”听到声响的占卜师把头凑了过来。“这可真是稀奇。”
  “我毫无未来可言。”兜帽下声音平淡,“钱我放这了,劳烦说一声。”
  “好的,好的。”占卜师努力眨了眨眼睛,试图赶去一些睡意。“嘿!卡多拉!把你的头拿远点,它简直硌的像个棒缒!”
  被推到地上的吟游诗人从酒精的麻痹里清醒了过来,他挣扎的站起来,刚好看到提酒离去的黑兜帽。
  “如此漆黑的夜晚,陷入苦困的旅人啊,你也许会在森林迷失脚步。”
  黑兜帽没有理会身后的声响,他推开酒馆那扇破烂的木门,呼啸的冷风如同猛兽一般灌了进来。

  “好吧,好吧,赞美冒险主义。只要你快些把门关上,我给你奏一首送行的祝福”卡多拉打了一个寒颤,捡起地上的竖琴。
  【传说总是从酒馆开始,冒险者在这里踏上旅途。
  北边有最美的日落,那里的精灵享受和平。
  西边有神秘的岛屿,地精的宝藏地下之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