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4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话究竟是不是吕书记说的,已经不可考证,但是可以考证的是,这位市长大人果然应验落马了。而且不出所料的是,市长大人果然去了九江师范大学,研究汉语去了。
  于是有人说了,这工作不成了儿戏了吗?一个屁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才学,一双袜子就能见到一个人品质,一个字就品出一颗人心。咱们平民百姓怎么看见当官的都是一副嘴脸呢?你们就不怕他们媚上欺下,表里不一吗?

  领导们怕吗?怕呀,正是因为怕,所以才会选择听话,懂事,忠心的人。至于是否表里不一,领导当然不担心,因为领导们都是慧眼识精的,绝不会看走眼的。
  当然领导们也不会承认这样的职责。领导们会说,代市长同志为什么会去教汉语,正是因为他汉语说的好,汉语学的精。所以才让他去。这既是工作的需要,也是他本人的意愿。当然,这也有力的回击了心怀叵测之辈的别有用心的指责。
  可不是吗,人家汉语言文学若是不好的话,能去当教授吗?教授多高尚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还懂女性的生理。一旦当了教授,立刻就是众花群里绕,娇蕊四处闻。闲来抱娇躯,忙时捅菊花。
  但是解释来解释去,无知群众们还是不认可的。任你舌灿莲花,可是人家市长大人的板凳愣是让你们给说没了。这叫什么,这叫言行不一,这叫语言没有行动跟具备说服力。
  由此可见,视察对于下级来说是何其重要的。可是对于上级来说,就没有那么重要了。这就像是公务员点名,丨警丨察扶摔倒老太太,医生拿着手术刀。这就是他们的本质工作,反正不是在办公室里喝茶就是要到外面去转悠。
  领导们是这么想,可是秘书却并不这么认为。这既是考验他们能力的时候,又是展现才能的时刻。
  在陈九江的眼中,秘书的本质工作就是拎好包,整理好文件,然后再时不时的更新下大院里的信息。这就是最优秀的秘书了。没必要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搞一些扯着蛋疼的暗事。

  这世上最不可靠的是什么人?当然是太监了。他们没有下面,不要想歪了,陈九江说的下面是底线,不是那什么长着蛋蛋的水枪。为什么说太监不可靠呢,那你就要翻开史书看一看了。
  他们能毒死自己的主子,搞一出狸猫换太子。他们还能打开宫门放造反者朱棣进京,也能改了圣旨,再立新君,更能传武媚娘重新上殿,让李太白彻底失业。
  可以说史书有多长,太监们做过的龌龊事儿,就有多多。但是不幸的是,这些重要的事情居然都被掩埋在了史书的背面,让你找也找不到,瞧也瞧不见。
  可不是吗,史书是后人们写下缅怀先人的。可是太监呢,没了下面,就没了后人。没了后人祖宗的祠堂里都不愿意供奉,更何况是史书呢。
  为什么要说太监呢,不是因为这两种职业之间有重叠的地方,而是要说他们和领导的关系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同样的伺候人,同样的过从紧密,会让领导误以为亲近就是忠诚,亲密就会无间。
  可是领导也会习惯性的忘记,亲密和亲近会让人更加窥视权力,更加的异想天开。若非如此,为什么会出现大名鼎鼎的高力士,为什么会出现赫赫有名的九千岁。正是他们的亲身示范,以身作则,让没有希望的后人看见了未来。
  权力是什么,比最吸引人的罂粟还让人流连忘返,比最迷人的女子,还让人辗转反侧,魂牵梦绕。没有品出过它的滋味的,多是如那天真烂漫的纯情处子。可是品了它的滋味,得了它的美妙,立刻就变的情窦初开,欲罢不能。
  太监们没了下面,坚持不住,所以在清朝结束的时候,也随之消失在了历史的洪流中。秘书们前途无量,所以他们的文化也悄然兴起,很有点愈演愈烈的征兆。
  即便如此陈九江仍然觉得,越是亲密的人,越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官路拼搏,需要的是志同道合,品行相符。需要有高山流水的知音,也需要有瑜亮之争的意见。若是不然,总是同一个声音同一首歌,就会看不见失误和缺陷。
  更何况很多的领导,最后栽倒都和秘书多多稍稍有那么一点关系。不说别人,就说开发区主任王心忠,若不是因为当初秘书的背叛,他现在最起码也是县委常委,说不定都能当上县长书记呢。可是秘书的一个小本本将他变成了大字报,让他错失城关镇书记,从而一直被关晓乐打压,直到现在还钉在正科级的位子上呢。

  关于秘书,陈九江内心深处是这么想的,但是口中却一点风声都不能露出。若是不然,人家秦长安的心只怕凉的像没了下面的太监。
  陈九江想的如此轻松,可秦长安却不敢怠慢。因为陈九江的身上,真正的连着他老秦同志的下半生福祉。秦长安也没想到,作为一个秘书,他居然二度做到了常务副县长的秘书。这在秘书史上,是多么的光辉,多么的荣耀。
  想一想吧,有黯然消沉,永沉河底的秘书。也有一帆风顺,青云直上的秘书。更有不死不活,一直在电脑前码字的秘书。但是大河县历史上,可真没有出过任何一个跟了两任常务副县长的秘书。
  怪不得有人说,历史是人创造的。咱们中国人多,所以创造历史的事情也层出不穷。但是秦长安不需要这份荣耀,他想要的是,趁着现在不多的时日,若是能到下面混到乡长,或者是在哪个局当上局长副局长就完美了。
  所以秦长安在陈九江挂上了常务副之后,越发的谨慎,也越发的细心。他的无微不至让陈九江都感觉的到他炙热的心情和紧迫的时光。

  秦长安拿着笔记本进了陈九江的办公室,他先轻手轻脚的给陈九江重新泡了一杯新茶,然后小声说道:“秦县长,河西乡的徐书记来了两次电话,请示明天的行程。明天上午是先去长寿山参观,还是先去考察蔬菜种植?”
  陈九江放下手中的文件,想了一下说道:“明天上午先去看看大棚基地吧。然后咱们再去看看河西乡的新街道建设。在乡里开过会后,若是有时间的话再去看看长寿山。没有就算了。”
  秦长安也是这么想的,春暖花开正是登山的好时候。可是去的太早,难免有点微寒。还是吃过午饭,暖洋洋的再去。
  秦长安点着头,记了下来,然后又不经意的问道:“陈县长,明天去河西,还要不要通知河西派车来接?”
  这话显然是秦长安替徐世英问的,徐世英吃不准陈九江的态度,怕热脸贴上冷屁股,所以央着秦长安为他探探口风。
  陈九江笑着说道:“河西是我的老根据地了,闭着眼睛我都摸的清门,怎么还需要他们来接呢。叫他们好好的守在乡里,哦,还是去菜地里等着我吧。”
  日期:2018-04-10 07: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