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9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异地恋嘛!一般人都以为见不到是导致结局不好的主因,其实他们都错了,见不到仅仅只能让某一方需要的时候感到寂寞,没有实质上的联系,才是让寂寞变成空虚、让彼此距离越来越远的罪魁祸首。
  现在,我和瑶瑶有了共同的事业,平时再电话视频勤一点,嘴巴甜一点,逢年过节礼物及时一点,想来,应该就不会那么容易被人趁虚而入了。”
  “原来……是这样。”夏愔愔的心里一阵酸涩,强行挤出一个笑容,说,“鬼心思一套一套的,谁要是喜欢上你,那才是倒了大霉呢!”
  萧晋哈哈一笑,重新转过身去假装观察外面,不再说话。

  可是,他本以为这样的刺激能让夏愔愔多消停一会儿,却没想到这姑娘性子的坚韧程度远超他的想象。
  小屋里的安静仅仅维持了五六分钟,就再次被打破。
  “萧晋,你、你能不能帮我一下,让我坐起来?”夏愔愔弱弱地说,“地上太凉了,我……我这几天身体又……又正好不舒服……”
  萧晋满头黑线,本想表达一下自己没有手不能帮,但回过头看着女孩儿苍白中透着红晕的脸,终究是狠不下心,默叹口气,双臂暗劲一放,手腕上缠着的胶带便寸寸断裂。

  夏愔愔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将脚踝上的胶带扯断然后过来解自己的,直到被扶着站起了身,才像是做梦一样的问:“你……你一直都是随时可以跑掉的?”
  萧晋轻拍了拍她套装背后的泥土,然后脱下风衣外套叠好放在旁边的凳子上,把她摁坐下后,才伸出三根手指轻搭在她的手腕上,解释说:“我没你想象的那么神。
  之前被绑在椅子上,我也没办法这么轻松就挣脱,但现在嘛,胶带虽然比绳子方便和结实,但弊端也很大,只要有一个小口,就很容易撕裂。
  刚才他们把我丢在这里地上的时候,我专门让手腕上胶带的边缘先着的地,当时就磨破了。”
  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需要极精准的心思和控制力,夏愔愔可以想象得到,所以她一等萧晋把完脉,立刻就抓住他的手翻过来,见手腕上果然有被磨破的伤口,就心疼道:“其实……你不用这样辛苦自救的。
  之前你也说了,他们不敢杀人,而且相信我父亲现在肯定也已经知道我身处危险之中,很快就会有人来解救我们,我们只需要安心等着便好。”

  萧晋终于受不了人设突然柔情似水起来的夏大小姐了,用力抽回手,淡淡的说:“你的身体没事,回去后喝点红糖水或者益母草暖暖就好。另外,你误会了,我这么做还真不是为了自救,因为我压根儿就不想跑,哪怕他们放了我,我也得留下。”
  对于他的态度,夏愔愔终于感受到了,心中有些失落,但还是出声问道:“为什么?”
  “没听过那句话吗?”萧晋转身再次走到窗前,透过木板缝隙望着外面说,“捉奸捉双,抓贼抓脏;说明白点,咱俩身为贼赃,就应该有贼赃的觉悟,哪能自己偷偷就跑掉呢?
  这些人把咱们绑到这儿来,又是恐吓又是殴打的,不付出点惨痛的代价,不符合小爷儿为人处世的原则。”
  夏愔愔从小被一个强大的爹养大,智商自然不是盖的,闻言稍稍一想,眼睛就亮了起来。
  “你是担心我们跑掉之后,会在事实上减轻他们的罪责,所以要坚持等到丨警丨察出现,不给他们丝毫翻盘的机会,是吗?”
  “没错!”萧晋点点头,嘴角翘起一丝邪恶的弧度,冷笑道:“受害者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恐吓与殴打,最后还被丢在肮脏的小黑屋里等死,直到英勇的人民卫士出现,才得以重获生的希望!
  这个故事版本,怎么也比受害者自己磨断胶带然后逃掉更吸引人吧?!

  人人都喜欢喜剧,但谁都不能否认,更打动人心的,永远都是悲剧。”
  夏愔愔听得瞠目结舌,不是因为萧晋小心眼儿和冷酷,而是因为他反击的手段。
  因势利导,借力打力,于危险中精准的找到机会加以利用和放大,这种智慧可不是书本和学校能够培养出来的。
  再者,外面那些人报复萧晋,不过是将他掳了来殴打一顿发泄,反观萧晋的回敬,却是连人性和人心都考虑了进去。
  这已经不是一个段位上的争斗了,那些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家伙选错了敌人,在萧晋的面前,他们真的就像是恶作剧的熊孩子一般不堪一击。
  此时此刻,萧晋那张被打的像猪头一样的脸,在夏愔愔的眼中再也没了值得疼惜的必要,因为那些鲜血和伤口都是专属于强者的荣耀,她应该为他感到骄傲。

  “嗯,你说得对!”女孩儿点点头,颇有些夫唱妇随的感觉,“回头我也可以让我爸对相关部门施加一点压力,起码也得判他们个非法拘禁和重伤他人的刑事罪责才行。”
  “你又错了。”萧晋似乎要将注孤生的直男样坚持到底,很不客气的否定道,“非法拘禁和重伤他人才能判几年啊?小爷儿的血就那么不值钱么?”
  夏愔愔眨眨眼,茫然地问:“还能有什么罪?”
  “姑娘,你家里就算再有钱,也不至于刚刚丢了一千一百万转头就忘吧?!”
  夏愔愔愣了愣,随即便倒吸一口凉气,震惊道:“你……你是想……想给他们安上一个绑架罪?”

  “正解!”萧晋打了下响指,说,“还得是手段非常凶残、数额特别巨大、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绑架罪才行。”
  夏愔愔闻言又发了好一会儿呆,才苦笑着摇摇头,说:“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嚣张了,谁要是得罪了你,被玩儿死了都可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萧晋咧了咧嘴:“我原本就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地痞无赖,贪财又好色,从来都认为以德报怨是这世间最屁的屁话。
  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是无能者的自我安慰,对于我而言,就是‘小人报仇从早到晚’,你欺我一寸,我必还你百丈,大家都是爹生娘养的,凭啥你欺负了我还让我放过你?”
  夏愔愔轻笑了起来,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听人把‘小人之心’讲的如此光明正大,单凭这种能蛊惑人的口才,教师这个职业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只是可怜你的那些学生们,真不知道被你教育出来的他们,将来都会成长成怎样的妖魔鬼怪。”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说:“我只管教,他们只管学,我能保证不教唆他们作奸犯科,也会尽最大努力把他们教育成一个内心柔软且强大的人,至于其他,是社会的责任,与我无关。”
  “内心柔软且强大……”夏愔愔喃喃重复一遍,忽然又问:“听说囚龙山的风光很美?”
  唰的一下,萧晋后背涌上一股寒意,心中警铃大作。“呃……也、也就那样吧!跟一般的山区没什么区别。”
  夏愔愔似乎一点都没有听出他的言不由衷,又微笑着道:“我还听说,囚龙村的人非常的淳朴善良,那里就像世外桃源一样。”
  萧晋冷汗都下来了,哆嗦着说:“没……没那么夸张,都是穷的,现在有了点钱,感觉就跟刚去的时候差别很大了,前段时间还险些没炒了我呢!”
  日期:2017-11-04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