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609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听了之后,都没有说什么话,缪石洛向下面示意了一下,有人就带头鼓起了掌,这个人是他的死党,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能表现出任何的不满之处,否则的话,就会引组织上的怀疑了。
  但是他这个死党鼓掌之后,大家也是稀稀拉拉地跟着鼓,并不很热烈,省委组织部长看了,心里面就奇怪,觉得他们似乎不欢迎陈功的到来。
  省委组织部长就在会上讲了一讲,让大家意识到陈功来到这里的重大意义,要求大家在陈功的领导下把集团的工作给做好,而白光宇由于身体还没有恢复,就暂时不负责集团的工作了,但是对外不公布这个事情,让大家知道就行了。
  省委组织部长讲完了,陈功便在会上又讲了一讲,他知道下面这些人是什么心思,但是越是这样,他越不表现出什么来,只是很平淡地讲了几句,就算完了。
  看到陈功的情绪不高,缪石洛便想着是什么原因,因为他觉得陈功不是那种消极的人,从昨天过来和他说的那些话来看,就能看出端倪。
  会议开过以后,缪石洛又想邀请省委组织部长留下来吃饭,结果省委组织部长就表示还有其他的事,便是走了。
  陈功就留了下来,而

  陈功留下来后,就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陈功的办公室放在哪里,因为原来白光宇是董事长兼任丨党丨委书记,现在陈功一兼任,就没有陈功的办公室,不大可能把白光宇的办公室腾出来给陈功用。
  而缪石洛因为知道陈功昨天对他办公室的态度,此时也不好说把自己的办公室腾出来给他用,因而一时之间他不好安排这个事情了。
  好在陈功先发了话,他对缪石洛道:“缪总,你给我找一间二十平方左右的办公室,临时搞一个就行,不需要特别装修,我就在那里办公。”
  一听陈功这么讲,缪石洛就说道:“陈省长,这样不好吧,您的办公室也不能太简陋。”
  陈功听了,便是看了他一眼道:“办公室这个事情,我看需要研究一下,你先临时给我找一间办公室用吧。”
  一听陈功这样讲,缪石洛便是感到不好了,看来他的办公室恐怕是保不住了,如果他的那间办公室不能用了,岂不是太浪费了?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嘴上却是不敢说出来,只好按照陈功的要求去收拾一处办公室。

  而陈功暂时到一间大会议室里面办公,让缪石洛再把集团内部的材料给拿过来给他看。
  而他来到集团后,把岳茜怡暂时带了过来,作为他的助手,如果缪石洛有什么事情,先要找岳茜怡,然后再过来找他。
  看完材料后,陈功心里想了一想,虽然说缪石洛非常狡猾,可是现在到了这边,还得想办法用到他,而如果要用到他,必须得让他看到希望,让他意识到跟在自己身边工作,将来有好处,所以他得好好与缪石洛好好谈一谈。
  这么一想,陈功准备等明天再和缪石洛好好谈一谈,可是等到第二天,他还没有开始与缪石洛谈话,突然岳茜怡过来告诉他一个事情,说矿业集团的股票突然大跌,快接近跌停了。
  陈功一听说,马上打开电脑看了看,果然是如此。一看到这个情况,陈功心
  里沉了沉,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岳茜怡道:“不清楚,但是您刚到这边来,股票便大跌,这股票是不是不欢迎您上任?”

  陈功看了岳茜怡一眼,一时语塞,难道说矿业集团真的不愿意他过来?本来不宣布调查白光宇,就是为了稳定股价,可没想到现在他来了之后,居然股份又大跌了,而昨天还没有下跌,原因是什么?
  坐在办公室里头,陈功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缪石洛突然闯了进来,道:“陈省长不好了,股价大跌了,你看现在是不是要处理一下?”
  看到缪石洛过来见他了,陈功立刻看向他问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缪石洛道:“我也不清楚了,是不是有人买空我们公司股票,导致股票大跌?”
  陈功听到他这样讲,便道:“什么人会专做空我们公司股票?”
  缪石洛道:“这个我不清楚啊,金融市场上专门做空的人很多,我们现在也搞不清楚。”
  看了看缪石洛,陈功想了一想道:“做空也好,以我们公司现在的状况,根本撑不到那个股票价位,跌跌更健康。”

  听到陈功这样一讲,缪石洛睁大了眼睛,他以为陈功此时应当想办法把股票给拉上来,而不是让股票继续下跌,要知道越是公司经营不正常的情况,越需要稳控股价,增强投资者信心啊。
  “陈省长,这个,如果任由股票往下跌的话,这将会挫败投资者信心啊,那样的话我们公司的股票会继续下跌,到那个时候,我们恐怕就会遇到更大困难了,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把股价给稳住。”
  看到他这样讲,陈功淡定地道:“你拿什么来稳控股价?动用公司的资金来提升股价吗?”
  缪石洛马上道:“我们有合作的伙伴,他们可以帮我们,要不我联系他们,让他们帮帮忙,然后给他们一些报酬?”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不这么玩
  “听你这么讲,那我们不是在操纵股票了吗?”陈功看了缪石洛一眼,问道。
  缪石洛听了,眼睛如大姑娘般扑闪扑闪,感觉跟看外星人一般看向陈功,那意思仿佛是说,股票还有不操纵的吗?
  “陈省长,这个,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公司的股票恐怕早就跌了,股票一跌,我们公司就没法生存下去了,我们现在需要生存。”
  听罢他的话,陈功心里一沉,意识到矿业集团的股票跌不跌实际上与白光宇任不任职是没有关系的,白光宇被调查,可以看成是好消息,也可以看成是坏消息,全在于资本市场怎么解读,如果他们看空,股票就大跌,如果看多,那就会大涨,反正这股票存在人为操纵的可能性,只要矿业集团愿意出钱给那些大机构,那些大机构一操纵股票就上去了,而散户呢,只能是跟风,根本把握不住股票的命运,最后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你的意思是说,只有股票上涨我们才能生存,股票如果跌了,我们就不能生存了吗?”陈功反问道。
  缪石洛听了,说道:“股票一跌,我们融资就困难了,同时合作伙伴也会认为我们不行了,不与我们合作了,向我们催债,这样不就逼的我们破产吗?”
  陈功听罢,便是感到这里面虚的东西太多了,政府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是虚的,但是企业不能虚,否则企业怎么可能发展?
  想到这里,陈功道:“那你觉得这次股票突然大跌的原因是什么?”
  陈功又问起了他这个事情,缪石洛听到他问起此事,心里头琢磨了一下,他感觉这个事情有点不简单,背后有人在搞这个事情,可是他不清楚有人为什么要这样搞,会不会是白光宇搞的事?
  日期:2018-10-1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