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4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握住乔苍左手,用衣袖遮挡,比划两根手指,乔苍不着痕迹收回,淡淡嗯。
  他带着几名马仔离开赌场,不久前刚驶过两辆警车,去西城的广茂赌场盘查,经过这门口,车挡了道儿,挪出一块地界,停在不远处的巷子口。
  巷子里原来是民居,后来划归拆迁,住户稀稀拉拉都搬走了,现下空空荡荡,成了无人巷,破败不堪,三个路灯坏了俩泡子,还有一个半好不坏,勉强发出点亮光,盛夏时节臭气熏天,附近几趟街道的小门脸都往这边扔垃圾,偶尔行人经过走得慢些,苍蝇铺天盖地往身上扑。
  奔儿头打前路,光着膀子横行霸道,在伸手要去拉车门时,忽然听见巷子深处有动静,女人啼哭,男人殴打,还伴随嘻嘻哈哈的Y`in 笑,奔儿头脚下一顿,下意识掏出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这一晃惊动了那群正办好事的流氓地痞,骂骂咧咧不满,让奔儿头滚蛋。
  乔苍原本不想管闲事,这世道不公之事太多,能出手救下的仿佛大海一滴水,实在太渺小太无用。然而奔儿头来了气性,他抬起一只手,示意所有马仔照明,七八个手电筒齐刷刷晃进去,箱子里那伙人怒气冲天,叫骂着往这边迎上来,打算干一仗,角落处衣裙几乎被扒光,差一点挨了**的姑娘哭着遮盖自己身体,蜷缩垃圾筐后,一动不敢动。

  奔儿头手指拿榔头的男人,借着巷子口路灯,看清对方是个秃瓢儿,脑瓜顶卧着一只龙头,不像纹上去的剌青,倒像是画的,津致深刻得有些假,但不可否认颇为气派,“哪条道上的,报名号。”
  秃瓢儿呦嗬一声,“怎么,要知道我大哥是谁,你他妈算老几?老子泡妞儿,你扰了我兴致,把你老娘老婆老妹都交出来,我爽了,说不准能放你兔崽子一条命。”
  “哟呵。”奔儿头今晚是开了眼界了,莫说漳州这区区一城,就是整个福建省黑道排上名的,谁敢在乔苍面前这样放肆,现如今各大帮派眼里最金贵的后起之秀,就是他了。
  “苍哥面前,我看是你他妈活腻歪了,敢口出狂言。”
  秃瓢儿闻言大惊,下意识收起榔头,和同伙交换了一个眼神,“漳州港那个乔苍?”
  奔儿头挑着下巴说算你小子识相,瞎得不彻底。
  秃瓢儿还没什么反应,身后的马仔慌神了,他上前附耳嘟囔了句什么,秃瓢儿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至极,他喉咙滚了滚,偷眼打量三米开外始终没发话的乔苍,的确高深莫测,一脸荫沉之相,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说了声撤!一伙人风风火火从巷子口东奔西窜,眨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奔儿头朝没影儿的空气啐了口痰,“吓破你苦胆!”
  乔苍越过几个马仔,看向巷子深处惊惧啜泣的女孩,他吩咐奔儿头把人带出来,奔儿头丢掉手电筒,进去和女孩说了几句,还没等他搀扶,女孩自己爬起来,跑到乔苍跟前噗通一声跪下,乔苍微不可察皱眉,他在此之前几乎没和女人接触过,不知怎么讲才好,只留下一句别哭了,早些回家。便要离开,女孩对着他又是几个响头,磕得地面抖三抖。
  “苍哥,我无路可去了,我爸爸就在金花赌场输了家里的房子,我妈妈在厦门市场打工,我原本在厂子当工人,这伙放高利贷的恶霸去宿舍找我,要把我送到红灯区还债,他们不会放过我的,我不想做**,求你救救我。”
  乔苍原本平和的面目,忽然闪过一丝狠厉与猜忌,他丢掉指尖的雪茄,朝女孩走近几步,站定后居高临下质问,“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他语气锋狠,凉薄,将女孩吓得瑟瑟发抖,“我…我刚才听到他们这样喊你。”
  乔苍抿唇不语,他眼神示意奔儿头,什么都没说,径直往车上走,他熬到这么大帮派的堂主不容易,漳州港冒死守船,驯兽场死里逃生,他必须不万般谨慎,决不允许任何别有用心的人获得可趁之机埋伏在他身边。
  乔苍弯腰上车,奔儿头回头看了一眼可怜兮兮的女孩,他舔了舔嘴唇,动了恻隐之心,主动对乔苍求情,“苍哥,这小娘们儿多俏,带上吧。这黑灯瞎火的,丢在这儿不是白救了吗,漳州这趟赌城出了名的乱,全国都知道。”
  乔苍迈步的姿势一顿,他侧过脸,毫无怜香惜玉之情,“色是刮骨钢刀。”
  奔儿头哭笑不得,“瞧您说的,那还不碰了?”
  乔苍说即使碰也不是现在,局面还不稳。
  奔儿头惊讶不已,“苍哥,您已经是常爷身边第一红人了,刚哥和维哥跟了他小十年,当初才十几个人时,常爷就拉着他们入伙,您现在比他们地位还高,您泡个女明星都不愁,这么苛刻干啥啊。”

  在黑暗之处,所有人眼睛窥视不到的角落,乔苍隐匿在车厢中的脸孔,惊涛骇浪,风云乍起,狂傲得不可一世。
  何止。
  他要的势力,他要的帝国,他要的一切,这算什么,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寄人篱下,为人兵卒,只是他的缓兵之计,是他攀爬的垫脚石,是他人生一个很小的岔路口,他的宏图绝不止如此。
  他二话不说,坐稳关上车门,奔儿头知道他性子,不敢再唠叨,挥手示意其余马仔上第二辆车,浩浩荡荡往对面街道开。

  那姑娘也不知抽了什么风,穿得破破烂烂,脸蛋却漂亮,跟在后面穷追不舍,一路上掠过的男人都死命瞧她,恨不得多瞧几眼够本儿,乔苍不发话甩掉,司机也不敢擅自做主,开得不急不慢,女孩跟得上,也跟不轻松,就这么耗着,一直耗过了两趟街。
  女孩只顾着追车,天色又黑,她生怕跟丢了,脚下走得急,忘了看清障碍,绊倒在一个敞开的井盖旁,那团瘦小狼狈的身影,顿时从后视镜内仓促远去,凝为很狭窄的一个黑点。
  乔苍目光定格在镜子上,迟迟没有收回,在车即将拐入一个十字路口的右侧时,他忽然发话,“倒回去。”
  司机一愣,“苍哥,您是说倒回那姑娘摔倒的地方吗?”
  乔苍没吭声,奔儿头说废什么话,倒回你家,你去吗?
  乔苍并不是心轮,他根本没有心,从他平安无事走出斗兽场,踩着那么多猛兽的尸骨,从数千马仔中熬出头,他就把胸腔内的那颗心最后的余温冰冻了。
  这就是江湖,这就是他要走的路,他选择的生活。
  仁慈与怜悯,是最大的弱点,只会葬送他,甚至在杀戮面前,半点迟疑都不能有。

  他只是在想,他出手把人救下,那伙人似乎也有点来头,他就这么走了,不但没有为姑娘脱险,反而让她陷入更危险的水深火热,有一半是为他担了,他何须一个姑娘来扛,传出去对他声誉不好。
  车停在姑娘面前,她已经爬起来准备再追,眨眼的功夫车又开回来,她茫然愣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