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42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想多了......叔叔还有阿姨,他们都很挂念你。”
  “你呢?”
  问过之后,我就愣住了。
  佟雪没有答话,气氛由此变得尴尬。

  故作姿态的吸了一口烟,我试图为自己辩解道:“呃......我的意思是,就是......他们关心我,你为什么要来。”
  她还是没有说话。
  外面已经响起了音乐,可在这个空间不大的房子里,我却感觉到了让人压抑的安静。
  烟,燃尽了。
  直到烟蒂烫到手指,我才反应过来。
  将它扔到烟灰缸后,我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来打破这份压抑。
  起身,“我......”
  可佟雪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她直接提议说:“陈默,我们出去走走?”
  “嗯。”
  点了点头,我跟她一道走出了屋子。
  见我们要出门,坐在里间旁边的许诺扬了扬手里的杯子,一口喝干里面的酒,笑着说:“今天晚上我接你班,该忙忙你的。”

  我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黄昏渐黑,乌镇亮起了灯,现代化霓虹点缀着这座千年古镇,我不禁会想,时间是不是真的能够改变所有东西?
  千百年前,这儿只有灯笼火把,那时的人一定不会相信,千百年之后,这里会变成如今的样子;正如我半个月之前离开北京来到乌镇,未曾想过会看到佟雪一样。
  这一切究竟是时间的刻意,还是人为的刻意?
  我忍不住侧过头,微风吹起了她的发梢,容颜未改,可时间终究回不到多年以前......
  “还记得这里吗?”
  佟雪在桥上停了下来,指着桥边的一排排锁头,对我发问。
  锁是五金店里,最普通的,几块钱一把的那种,但在这儿,它们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同心锁。”
  我不发一言的点了点头。
  “还能找到那两把锁吗?”她又问。
  深吸一口气,我开始凭借印象寻觅,在这个过程中,我仿佛错开了时空,回到了大二那年的暑假.....
  那年暑假,比现在这个时节会晚上一些,之前一直计划着进行旅行的青涩男女,终于选择了这座千年古镇。
  原因不外乎两种:口碑、价格。
  初到乌镇的那个夜晚,我们便偷食了禁果,女孩成了女人、男孩也成了男人,我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跟她说过的话:“丫头,我会对你负责,一辈子负责,以后的我们的家让你来设计,然后生俩大胖小子,老大跟我姓陈,老二跟你姓佟”

  曾经的誓言,现在看来是那么的幼稚可笑,而现实也让我清晰地认识到,那些天真美好的东西,已经化作了巴掌,让我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脸疼,心更疼。
  佟雪问我能不能找到当初的那两把同心锁,她的目的我虽无法看透,但也能够猜出一二。
  深吸一口气,我侧过了身子不再看她,双手放在桥边扶手,看着脚下这条流了不知多少岁月的河流,淡淡的说:“应该就在这附近,不过我估计那两把锁已经没了吧。”

  “真的不存在了吗?”
  “现在这些无良商家,谁说的准呢。”我依旧没有回头,“记得我们俩写好的那两封明信片么?慢递到半年后结果还不是连个影子都没有有看到。”
  “我宁愿相信,是我们换了校区的原因。”
  佟雪的声音很平静,偏偏在这种平静中,我听到了一种执拗。
  天真且幼稚,但又让人无法反驳的执拗。
  我的心颤抖着,手也颤抖着就这样的看着脚下,又看向远方,唯独,不敢转过身或者侧过头,去看她。
  说过那句话后,她就没再言语,我们就这样沉默着,我背对她看向远方,她在我的身后,不知在做些什么。
  这座桥上明明通过了很多人,有三口之家,有独身一人的背包客,更多的则是脸上还未褪去青涩的小情侣,他们或是驻足拍照,或是欢笑拥抱可我,却前所未有有的感觉到了安静,诡异、让人心慌的安静。

  不是来乌镇的所有人都需要疗伤,同样的,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孤独。
  我下意识的点燃了一支香烟,我在等,等她开口说离开这里。
  “陈默”
  佟雪终于叫了我一声,只是她说出的话,并不是打算离开,而是问了个无关痛痒的问题,“你不是戒烟了吗?”
  “又捡起来了。”
  “对身体不好。”
  “没事儿,谁还不是活到死呢?”
  “面对我,就那么困难吗?”
  倔强而无助的话,终究从她嘴里说了出来,可我没有哪怕一丝得胜的快感重重地吸了一口烟后,我很没有功德心的将半支香烟随手丢在了河里,陡然,回身。
  她的眼眶微红,就这样直直地的看着我。
  “面对你,可以啊!”

  我拍响自己的胸膛,紧咬着下牙槽,对她问道:“但是,请你告诉我,我该怎样面对你?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来面对你?”
  颓然一笑,我喃喃的说:“面对你,真的很困难。”
  所有的症结,都在于此。
  白湘那天在深海告诉过我的事情,一直在我脑海中不曾散去,没有见到佟雪的时候还好,我还能够选择性遗忘,可在今天见到她的刹那,统统都涌上了心头。

  她为我做过那么多,为我们的爱情付出了那么多我呢?除了当初义无反顾跟她奔向北京之外,又为她、为我们之间的爱情做过什么?
  她不会对比,她认为自己的那些付出都值得,可我会。
  最终的对比结果,让我看到了自己的自私以及自以为是相恋时,我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全世界,这个姑娘是我的女人,分开之后,尤其是在外人那里听闻她所做过的事情的以后,我已经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相爱过了。
  因为我不配。
  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都不配拥有她。
  “重要吗?”

  “很重要。”
  她有她的执拗,我有我的坚持,那段感情已经让她变成了一个坚强的可怜人,知道一切之后,我已经不想让她坚强下去,她需要活出自我。
  而我正在面对的问题,跟当初的她何其相似!我需要寻找自我,进而超脱,同理,佟雪也需要这样。
  “我记得自己问过你一个问题是在我们准备出去实习的时候问的,你还记着吗?”
  我不敢直视她明亮的眸子,低着头,回道:“你问我,我们能在北京有未来吗。”
  “还记得你是怎么回答的么?”

  “有意义吗?”
  “有意义。”
  “我说的是,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有未来,不管是北京还是其他什么城市。”
  “原来你还记得。”
  “所有的承诺,在化作巴掌抽向我的那一刻,我就没有理由忘记了。”
  “陈默,请你把头抬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