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415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打屁的老婆更是发了疯,顺手抄起扫帚把牛打屁打倒在地,嚎叫道:“你的天杀的啊,发大财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居然白白便宜了别人,老娘不活了,再也不活了啊!”
  张大雕暗偷笑,大声说道:“大姐,这卡只有你亲自去取才能拿到钱,其他人,算有密码,不但取不到钱的,甚至还有可能被丨警丨察当成坏人给抓起来,所以,你一定要记住,只能由你本人去取,明白吗?”
  熊英脑子里轰轰作响,除了点头,根据说不出话来了,事实,她是想清高一把的,但是,一大家子病的病,残的残,自己真的很需要这笔钱啊。
  张大雕又道:“以后多做好事,还是那句话,好人会有好报的。”
  “嗯嗯嗯……”熊英一个劲的点头。
  “对了!”张大雕道,“有时间,把你爸和女儿送到狗宝村医院来,我会让人治好他们的。呵呵,不多说了,我有点累,要回家了,祝你全家幸福!”
  直到车队呼啸而去后,熊英才紧紧在攥着银行卡和密码,搂着女儿放声痛哭道:“老天开眼了,老天开眼了啊,我们家终于熬出头了,呜呜呜……”
  没有人怀疑卡有没有700多万,因为张大雕的排场太大了,甚至,连乡镇领导都来了,这却是假不了的。
  “圆圆,我的宝贝啊,你听妈妈说,以后一定要多做好事,不要怕被骗,只要对得起天地良心,哪怕被骗也是值得的!”熊英红着眼睛谆谆教导道,“你一定要记住张大雕叔叔说的话,好人有好报啊!”
  圆圆听不见,但却知道妈妈想表达什么意思,乖巧的点头。
  话说张大雕被接回家后卧床不起了,这自然惊动了所有人,包括国家领导人,然后,所有人都来探望张大雕,但得到的结果是,张大雕彻底废了,再也不能培植狗宝和红颜髓了。

  这对国家和乡亲们来说,简直是噩耗啊,一时间,整个狗宝村笼罩在愁云惨雾之,国家更是大发雷霆,勒令疯狂医学派给个说法!但疯狂医学派却回复说:“这是个意外,也是天意,天意不可为!”
  言下之意,张大雕是治不好了,这辈子只能躺在床度过余生。
  “不……我相信!”最内疚的是江小满了,这段时间以来,她整天以泪洗面,总觉得是自己害了张大雕。当然,所有人都被张大雕和疯狂医学派欺骗了。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是你的老婆!”黄蕾这段时候衣不解带的陪伴着张大雕,一再给张大雕各种安慰,因为她知道,现在最难过的不是自己,而是张大雕,这个时候,自己也决不能抛弃张大雕,否则,张大雕真的没有勇气活下去了。
  时间一晃过三个月,眼看秋天走了,冬天又来了。
  在这三个月里,张大雕一直躺在床,看去双目无神,连丈母娘李铭抱着黄醉貂,或者老妈抱着半岁多的妹妹来看他,他都摆出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
  事实,刚开始的时候,所有亲朋好友都是隔三差五的来看望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数逐渐减少了,而唯一不离不弃的,还是黄蕾、古碧、江小满三女,其他的,哪怕是小秀、高乔、吴茱萸等,伤心之余也都开始逃避了。
  倒是小蝌蚪,每次来都抱着张大雕哭,还说,以后要给张大雕养老。
  随着张大雕的病倒,冬至后,用来培植狗宝的鱼卵终于用完了,然后,整个狗宝村变得死气沉沉起来,一些人开始无所事事,惹是生非,甚至怨气冲天,指桑骂槐。

  张大雕冷眼旁观,继续卧床不起,事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我们分手吧!”这一天,天气非常寒冷,很少下雪的川西居然下起了雪,张大雕叹息着试探黄蕾。
  “我知道,这话你早想说了,也知道你想赶我走,不想连累我。”黄蕾没有愤怒,只是悠然道,“我承认,当初是因为你发迹了我才看你的,但是,我觉得和你在一起的这两年里,唯有这三个月是最幸福的,因为你完完全全的属于我。”
  她伸长的叹息,接着道:“荣华富贵都是浮云,在我眼里,你是我一起,如果你真要分手,我不会强求,但我要告诉你,只要走出了这道门,我会用生命来证明我是爱你的!”
  张大雕眼睛一红,紧紧握住她的手道:“可是,我已经是废人了,你难道要和一个废人过一辈子吗?”
  黄蕾缓缓偎在张大雕怀里,幸福的说道:“你不是废人,是我的亲人!”
  过了几天,张大雕又对江小满道:“你是吃公粮的人,我现在已经废了,你还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吗?”
  江小满冷声道:“我永远都是你的保镖,你要是敢说一句解雇我的话,我杀了你,然后自杀!”

  张大雕苦笑道:“可黄蕾才是我的老婆啊!”
  江小满依然道:“我是你的保镖!”
  “天地不仁啊……”张大雕强行挤出几滴鳄鱼的眼泪,哀怨道,“叫黄蕾,还有古碧母女,推着我出去看看曾经的狗宝村吧。”
  “好!”江小满握着张大雕的手,哽咽道,“大雕,无论如何,只要活着好,虽然你现在废了,但你还是个正常男人,至少还有黄蕾,还有我,还有古碧,还有爸爸妈妈弟弟妹妹,还有你的医院,还有感激你的绝症患者,如李媛、破辣椒、小娇……你依然拥有很多别人无法拥有的东西,依然可以幸福的生活,难道这还不够吗?”
  张大雕好像打开了心结般笑道:“不错,我依然大多数人幸福,还有好多钱,而且我不是彻底瘫痪了,还可以走路,厕所,也不需要别人喂饭,呵呵,不过我太懒了,想要你们侍候我而已,你们愿意侍候我吗?”
  “嗯!”江小满用力点头道,“愿意,我们愿意侍候你一辈子。”
  张大雕孩子气道:“我要亲亲!”
  “好,亲亲……”江小满深情的吻着张大雕,含泪微笑道,“大雕,你能够想通,我真的好高兴,走,我们出去散散心……”
  随后,江小满把黄蕾和古碧母女叫了进来,推着轮椅,准备陪张大雕出去走走。
  “干爹抱抱……”两岁多的囡囡爬到张大雕的膝盖,撒娇道,“干爹不乖了,干爹都不抱囡囡了……”
  其实,囡囡在先天之气的改造下,已经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了,这样撒娇,自然是想让张大雕开心起来。
  “好,抱抱我们的小乖乖。”张大雕忍着抽搐般的疼痛搂着囡囡道,“宝贝,会学开车了吗?”
  “早学会了,可妈妈不让宝宝开车。”囡囡委屈道,“妈妈是坏人,说宝宝还是个小孩子。”
  张大雕哈哈大笑,逗趣道:“我听你祖母说,你老是欺负小姑姑,有这事吧?”
  日期:2017-11-04 08: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