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414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边,张大雕又遇到了一个开电动三轮回村的少丨妇丨,或许女人都较有同情心吧,见张大雕凄惨的爬在马路,急忙询问缘由。
  张大雕这次学乖了,没说自己的名字,只是可怜兮兮道:“大姐,我是狗宝村的人,路过这里的时候忽然发病了,求你帮帮我吧,你要是担心我是骗子,帮我报个警求助也行啊,要不给我家里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我。”
  少丨妇丨好道:“你是狗宝村的啊,那你认识狗宝人张大雕吗?”
  “我是张大雕……的邻居啊?”张大雕忐忑道,“大姐,我又脏又饿,你帮帮我吧!”
  少丨妇丨疑惑道:“刚才牛打屁不是走在我前面吗,你怎么不向他求救?”
  我擦,他们居然是熟人!张大雕解释道:“他不相信我啊,以为我是骗子!”
  少丨妇丨盯着张大雕看了许久,可能觉得有牛打屁作证,不用担心被张大雕讹诈自己吧,咬牙道:“我看你也不像坏人,可我的手机没电了,这样吧,我先把你带回家清洗一下,完了给手机充了电再帮你打电话。”
  “好哇好哇,大姐,你真是好人啊!”张大雕乐坏了,在少丨妇丨在搀扶下,妈呀娘的了电动三轮,路还问道,“大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熊英,家里是开小店的。”少丨妇丨看去大大咧咧的,但心底却很淳厚。“你呢,叫什么名字?”

  张大雕郁闷道:“我要是说我是张大雕,你相信吗?”
  少丨妇丨没好气道:“相信你个鬼!”
  张大雕更郁闷了,这年头,说真话怎么没人相信呢?
  少丨妇丨笑道:“你真是张大雕的邻居啊,快跟我说说,张大雕到底长啥模样?”
  张大雕彻底无语了,随口敷衍了几句,电动三轮到了小店门口。
  巧的是,小店对面牛打屁的那个院子,而且,电动三轮一到,他们被惊动了,纷纷跑出来看热闹,牛打屁还一惊一乍道:“我的妈呀,熊英妹子,你咋把他带回家了,不怕被他讹诈吗?”
  熊英笑道:“你还真遇过见他啊,那我还怕什么?”
  牛打屁一想也对,讪笑了几下,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了,还幸灾乐祸的想,老子都不敢救的人,你却把他带回了家,若这是个杀人犯,那活该你瓜娃子倒霉了!
  左邻右舍也纷纷数落熊英,说她太好心,都不知道张大雕是什么人贸然带回家,万一出了事可怎么办?
  熊英却义正词严道:“我是看他可怜才把他带回家的,做人嘛,还是要有点同情心才行的,算是为死孙后代积德吧!”
  说着,她对店里的一个带着助听器的小女孩连带划道:“圆圆,快去帮这个叔叔把太阳能打开,再把你爸的衣服找一套出来。”
  那小女孩也八九岁的样子,长得倒秀气乖巧,却是个聋哑人。

  之后,熊英扶着张大雕进了卫生间,回头又给手机充电,并准备碗筷。
  等张大雕扶着墙壁出来的时候,饭菜已经桌了,只是味道不咋样,估计是聋哑女孩做的饭菜,而左邻右舍一是担心张大雕来路不明,二是想看看热闹,三来,熊英家本身是开小店的,便都聚集在门口议论起来。
  饭,张大雕问道:“家里你们母女俩吗?”
  熊英道:“我们一家有五口人呢,我老公是门女婿,在外面干工地。我爸得了脑淤血,正在镇住院,我妈要伺候我爸,家里剩下我们母女俩了!”
  “哦!”张大雕看着小女孩道,“他是聋哑人吗?”
  熊英叹气道:“原本不是的,后来耳朵出了毛病,听不见了,现在虽然带着助听器,但依然听不清楚,也不爱说话了。”
  “看来你家挺艰苦的嘛!”张大雕感慨道,“不过好人有好报啊!”

  “我算什么好人啊。”熊英腼腆的笑了笑,拿起手机,开了机,问道,“你家的电话多少?”
  张大雕说了个号码,却没说打给谁。
  电话打通后,张大雕接过手机,说道:“黄蕾吗,我是张大雕。”
  “大雕!”黄蕾惊喜道,“你回来了吗?”

  “是啊!”张大雕苦笑道,“不过我遇麻烦了,被一个好心人救回了家,你快来接我吧。”
  黄蕾紧张道:“怎么会这样,那你在哪儿?”
  张大雕问熊英:“大姐,这是哪儿啊?”
  熊英还在懵圈呢,心说,难道这个人真是张大雕?直到张大雕追问了几次后,她才如梦初醒道:“这……这是宝清镇啊,……紧挨童家镇的。”
  张大雕又问:“宝清镇哪儿?”
  熊英说了个详细地址,迫不及待道:“你真是张大雕?”

  张大雕耸了耸:“是不是,等下不知道了吗?”
  所以人都直愣愣的盯着张大雕,甚至,都没有人敢说话了。
  一个小时后,远处传来了警笛声,紧接着车灯闪耀,居然来了一条车队,其有面包车、轿车、警车、救护车。
  车队到了小店后,呼啦啦下来一大群人,有乡镇领导、医生、武警,以及张大雕的家人,其包括黄蕾、江小满、高乔,小秀、张二雕等。
  “哥哥……”
  “老公……”
  小秀第一个扎进张大雕怀里,哇哇大哭起来,而黄蕾也眼睛红红的扶着张大雕,语无伦次道:“你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连江小满都一脸紧张的样子。

  张大雕苦笑道:“我是从疯狂医学派里逃出来的,还被人废了。”这话是说给江小满听的,其他人不知里。
  江小满眼角一抽:“你是说疯狂医学派的人把你打伤了?”
  “不是!”张大雕解释道,“他们也不是故意的,本意并不想伤害我,是我自己硬要离开,结果搞成现在这样子了。”
  江小满依然满脸愤怒,但却忍着没发作,忙道:“这里人多嘴杂,我们还是先回家再说吧!”
  “不急!”张大雕回过身,对浑身颤抖的熊英道,“我说过,好人有好报的。”
  “我……我……你真是张大雕?”熊英依然不相信自己救了张大雕。

  张大雕笑了笑,问黄蕾:“你带钱了吗?”对一个贫困家庭来说,最好的报答是给钱,有了钱,一切都解决了,这看似很俗气,但却是真理。
  “你要多少?”黄蕾慌忙拿出钱包,“我没带多少现金,只有银行卡。”
  张大雕随便抽了一张,问道:“这里面有多少?”
  黄蕾道:“好像有700多万吧,是我的零花钱。”

  张大雕直接把银行卡塞在熊英手里:“这点钱你先收下,不够的话我再打给你。”又对黄蕾道,“把密码写给她,以后,这张卡是她的了!”
  熊英没有晕,牛打屁却身体打晃——700多万啊,这钱本该是自己的好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