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9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现在呢?还害怕么?”
  夏愔愔摇摇头,转眼望着他,目光清澈如水。“不怕了,从你被踹倒在地上冲我笑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怕了。”
  我去!难道就因为那个笑?什么时候小爷儿的笑容也有催情的功能了?这不是扯呢嘛!
  萧晋心中狂呼女孩子的心思堪比哥德巴赫猜想,脸上却不动声色,说:“对了,之前你跟银行经理打电话的时候,最后一句是故意加上去的吧?”

  夏愔愔眼睛一亮,惊喜道:“你听懂了?”
  呃……这种程度的小花招,也就三角眼那种蠢货会听不懂。大姐,俺只是跟你没话找话的聊聊天而已,你至于用这种终于找到了知己一样的眼神看人么?
  萧晋很想扇自己俩嘴巴子,无奈双手被绑,现在还不到该挣脱的时候。
  故意做出轻蔑的表情,他撇着嘴说:“这有啥听不懂的?钱是从你的私人账户里出的,又不是公司账户,更不是你老爸的账户,有必要画蛇添足的让人家不通知你老爸么?”
  听他居然用这种不屑的态度来解释自己的灵机一动,夏愔愔很生气,想都不想,张嘴就咬在了他肩膀上,还特别用力。
  “哎呀呀呀……”萧晋疼的呲牙咧嘴,慌忙求饶:“英雄口下留情,我错了,你的那个做法棒极了!真的,非冰雪聪明、秀外慧中、足智多谋、颖悟绝伦不能形容啊!”

  夏愔愔满意的松开牙齿,吧嗒了一下嘴,立刻就是一阵呸呸呸。
  “哎呀!全是土,恶心死了!”
  萧晋幽怨的噘起嘴:“人家又没求你咬。”
  夏愔愔看着他的表情,忽然就笑了起来,说:“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逗呢!”
  以前你不是没发现,而是不在乎。

  萧晋心里嘀咕着,腰部猛地一挺,便坐直了上身,进而站了起来。
  夏愔愔目瞪口呆,紧接着想起了什么,蹙眉道:“我记得瑶瑶说你练过功夫,还挺厉害的,现在看来,她没骗我,但是,之前在机场停车场,你为什么没有反抗呢?”
  这本来就是小爷儿导演的一场戏,要是反抗了,之后的还怎么唱啊?
  心里的实话不能说,萧晋很郁闷,像个缺了胳膊的僵尸一样跳到被木板封上的窗户前,一边透过缝隙往外看,一边很无奈的回答说:“当时他们人多,手里还拿着武器,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当然轻易就能解决。”
  后面的话他不想说出来,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于是,夏愔愔望着他的目光越发温柔起来。

  “谢谢你。”她轻轻的说。
  萧晋打了个哆嗦,眼泪都快下来了。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姑娘,就算抛开我设计了你这件事不谈,现在的事实情况是我连累了你呀!更何况你还刚为了我损失一千一百万,不怪我就已经够奇葩了,谢谢我是什么鬼?
  退一万步说,即便小爷儿的笑容真的有了催情功效,但咱俩认识也好几个月了,至于突然玩儿一见钟情这么刺激的游戏么?
  身为一个女孩子,知不知道什么叫矜持?知不知道什么叫害羞?你再这么明显的表示下去,让人家还怎么继续装傻啊?真是的,有钱长得漂亮了不起么?咋就一点公德心都没有呢?
  如果此时的萧晋不是一条丧家之犬,或者没有流落到囚龙村那个让人打心眼儿里温暖的地方,亦或是没有认识周沛芹和董初瑶,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趁机对夏愔愔发动攻势,什么富豪榜第五之类的名头根本不算事儿,先睡了再说。
  但是,这世上从来都没有如果。即便抛开夏愔愔和董初瑶的闺蜜关系不谈,光是如今京城萧家在易家打压下的艰难,就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的染指夏愔愔,起码在他雄起之前不能。
  不能染指是因为不能得罪夏凝海,但要是伤了夏愔愔的心,很可能也会得罪夏凝海,萧晋只能装傻,可这姑娘的性格显然比董初瑶还要直接泼辣,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用脚趾甲盖想都知道,装傻迟早都会装出问题来。

  萧晋心里又愁又冤。之前那些女人都是他招惹来的,没啥好说,可今天明明什么都没干,也完全没有撩妹泡妞的心思,连半句暧昧的话都没说,咋也会有姑娘上赶着动情呢?
  所谓当局者迷,说的就是萧晋目前的状态了。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放在夏愔愔的身上却是再合理不过的必然。
  这姑娘的父亲白手起家,短短十几年间就拥有了数百亿的身家,而且还是在艰难的实业领域,不是那种可以一夜暴富也可以一夜赤贫的互联网或者金融业,可以说,她就是在一个崛起的传奇身边长大的,耳濡目染之下,一般的男人自然不可能入得了她的眼。
  但是,雌性对强大雄性的崇拜,是被上帝写进了大部分生物基因里的,夏愔愔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以前她所生活的圈子都跟生意有关,而商界的年轻男人没有一个比得上她父亲的,所以她才能始终都保持冷静,才会对自己的婚姻那么无所谓。
  而萧晋,则是闯入她人生中的一个异类。才华就不用说了,随随便便拿出一个方子便可以创造数不清的利润;幽默风趣方面更是年轻男性中的佼佼者,和他在一起,永远都不需要担心冷场或者无聊。
  最最关键的一点,则是他的强大。不是指单纯武力的强大,而是心灵上的强大。
  今天是夏愔愔人生中第一次遭遇人身上的危机,心中会有多么的恐惧可想而知,可以说,现在的她正处在心灵最脆弱的时刻,偏偏在这个时候,萧晋给了她一个洒脱至极的笑容。
  那是一种身处危境仍能谈笑风生的气质,是发自内心的对一切魑魅魍魉的鄙视!
  如果这还不算强大,那怎么才算?
  如果对这样的男人都不动心,还会有更好的吗?
  冥冥之中,人算不如天算,萧晋以为他什么都没做,却每一步都恰好踩在夏愔愔心弦最敏感的地方,无心插柳,巧合到了必然。
  房间外面,三角眼正跟他的民工手下们大声谈笑,时不时的还爆出几句粗口,听偶尔飘过来的断续话音,似乎是在争论夜总会的陪酒小姐和发廊妹到底哪个更让人愉悦。

  这没什么好观察的,萧晋无聊的都开始犯困了,却不得不装出一副慎重的样子趴在木板缝隙前观看,因为他这会儿已经不敢再跟夏愔愔说话。
  然而,此情此景,孤男寡女和小黑屋,怎么可能一直沉默?
  “萧晋。”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在萧晋感觉上只是片刻,夏愔愔就开始轻声的唤他。
  萧晋头都不回的应道:“嗯?”
  “听……听瑶瑶说,你要让她帮你开拓欧洲的高端饮用水市场?”

  “嗯。”
  萧晋的回应依然随意的令人发指,但夏愔愔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又幽幽地说:“那你对她的信任可比我爸对我都要大得多,那么重的一副担子,你就不怕累坏她?”
  萧晋正打算再随便回答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就转过身嬉笑着说:“其实,瑶瑶能不能开拓出那个市场,我一点都不在意,之所以让她这么做,不过是我的一点小心思,想要将她牢牢的拴在我的身上罢了。
  日期:2017-11-04 08: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