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4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若是别人说这样的话,秦时月一定会着急的摆手说不。他会说,咱一个小小的秘书,只是承蒙领导信任,给领导端茶递水罢了。何德何能敢说当领导的家呢?
  可是现在美人在问,那么秦时月就不由自主的当起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好汉了。秦时月自豪的道:“黎局长,这是在赞美我呢。其实我也不过就是得了领导的信任,能在领导面前说上几句罢了。不过话说回来,我这次来大河可是锻炼来的。总不能什么事都不做,就知道学那寒号鸟,哭那嗟来之食。”
  这话说的多霸气呀,咱不是升官来大河县的,咱是来锻炼的。锻炼完了呢,自然是要振翅高飞,展翅翱翔的。

  话虽然霸气,可是听在黎志玲的耳中却恰如其分。为什么呢,因为人家的靠山是市委书记孟进啊。
  依着孟进的情况,即便是最糟糕,也会在玉州是做足两任市委书记。两任就是十年,十年间,足够一个黄毛稚子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更何况是秦时月这样高学历,高智商的社会主义国家新型人才呢?
  黎志玲附和的点着头,她诚挚的说道:“是呀,打铁还需自身硬。一听您的话,就知道您志存高远,心怀天下。所以做属下的就不能给您抹灰。我这里做了一份新年招商计划,现在给您汇报一下。”
  听说黎志玲要汇报工作,秦时月习惯性的向身后的大背椅靠了一下。可是忽然又想起,眼前的这位下属可是位动人的女子。咱还是要客气一点,留下个平易近人的好印象。
  秦时月假装着咳嗽了一声,然后站起身道:“黎局长,你看你,来了这么久,咋还站着呢。走,咱们到沙发里坐下好好谈。”
  秦时月话儿说的好听,黎志玲却并非如此想。在你的办公室里,人家黎志玲来了半天,你不但不给口水喝,还不让个座,显然是要拿架子啊。

  黎志玲这样的想法可是冤枉了秦时月。秦时月是要摆架子的,可是自他见到黎志玲之后,立刻将之视为天人,这才忘记了让座这么一茬。
  二人坐到了沙发里,黎志玲将一份材料交到了秦时月的手中,就开始汇报起来。
  黎志玲说,秦县长,咱们大河县在过去的几年中招商引资工作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先后建立了一个开发区,一处工业园。目前咱们的招商重心也放在两个方面,一是食品工业,二是高科技产品。
  当然化工造纸等产业也是咱们大河县的传统产业,在新一轮的融资之后,依然还是咱们县的龙头企业。

  大河县造纸厂全国闻名,生出的神舟系列纸品畅销全中国,出口日美欧。即便是在世界舞台上,也是闪闪发光,灿灿生辉。
  大河县的化肥厂也是有悠久历史的。不只是玉州,即便是在天云省内,都算作是驰名商标,畅销品牌。可是老品牌在改革开放中同样遇到了大问题。不知是哪一天,当工人们一觉睡醒的时候,厂里的领导们说,破产了,大家都待业吧。
  关于破产的原因,众说纷纭。有的人说是厂子里的历任领导都太贪心,拿着国家的钱,做着自己的小资产。谁谁谁买了小轿车,谁谁谁包养了小三,还有谁谁谁搞了第三产业。
  当然也有的人说,这个破产是思路跟不上时代,科技赶不上发展。不说水稻小麦,就连田地里的小草都在更新换代,咱们的产品还是老一套,所以跟不上形式了,只能破产。

  还有的人说,咱们这个产品是技术落后,产能过低。每生产一块钱的产品,就得花费一块一的成本,你说这能不倒闭吗?
  不管怎么说,厂子里的领导确实是富裕了,他们不但真的买了小轿车,住进了新房子,就连儿女都跑美国去上学去了。
  于是工人们不乐意了,他们成群结队的去找吕栋梁。吕栋梁说,怎么办,给咱们的厂子找个新婆家去吧。
  吕栋梁从省里找了一个叫做绿丰化工的企业,将大河县的化肥,农药,化工一股脑的都打包给了绿丰集团。卖了多少钱,谁也不知道,赔了多少地更是不清楚。

  可是绿丰集团换了一个包装袋,换了一套新的广告词,那生产出来的农药化肥就成了国际大品牌——当然,还是主要销售在国内,具体在天云省。
  绿丰集团说,绿丰绿丰,绿色环保;绿丰绿丰,年年大丰。口号一喊,电视一播,绿丰化肥就成了畅销货。
  厂里的老职工门都不明白,这同样是化肥,怎么贴个标签就丰收了。当然更玄乎的是,那闻着头晕,喝了就死的农药,居然也绿色环保无污染了。
  高科技的事,你不懂没有关系,可是你不服就不行了。老职工们都服了,因为你若是不服,你就下岗。现在的企业名称变了,生产关系也随之而变。同时变化的,还有荷包。
  以前吃不上饭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只要你舍得加班,努力干活,勤劳的双手就能推动幸福的车轮,不断钱进。看好了,是真心实意的钱进。
  工人们腰包鼓了起来,财政上的收入更是达到了惊人的数字。这下老百姓乐歪了嘴巴,县里的领导也高兴的找不到了北。
  既然如此幸福,如此的美好,那么黎志玲为啥不将化工产业作为头条汇报呢。这个源自于绿丰入驻的第二年夏天。
  喜欢游泳的孩子们很快就发现大河之水居然变成了红色。虽然这红不是天边采来,这红也不够鲜艳靓丽,更不够动人心魄,却足够的伤人体肤,要鱼性命。
  鱼儿们一条条的漂浮在了水面,不再呼吸,游泳爱好者们浑身红斑,抓挠不清。这下有学识的人认识到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污染啊。
  水是生命之源,污染了还得了吗?首先反映过来的是网箱养殖户,他们的鱼儿扛不住污染,死了个干净。渔民哭了,哭完之后就找到了绿丰化工。
  老百姓说,你们不是说,绿丰绿丰绿色环保,绿丰绿丰祝我成功。这下可好,环保消失了,成功跑走了。不但如此,还让我们背上了外债。我们怎么办呢?
  养鱼是要本钱的,什么鱼苗啊,饲料啊,网箱啊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有的人手里有钱,可是大部分渔民都是拉着贷款的。如此一来,年底的幸福不但随水东逝去,年后的催债只怕立刻就会提前到来。到了那个时候,什么白毛女和黄世仁的故事不等下雪就要上演了。
  绿丰老总体肥嘴大,面对老百姓的堵门不以为然,他吸了一口雪茄,点着众人道:“我说你们啊,没文化,就别瞎扯淡。这是咱们化工厂的污染吗?显然不是。你们难道没听到科学家是怎么说的吗?他们说酸雨。知道酸雨是什么吗?是污染啊。他们从天而降,污染了庄稼,污染了河水,害死了小鱼。所以你们还是去找老天去吧。”
  老百姓们一听,不乐意了。鱼都死了,你还不讲理,咱们就跟你网破吧。

  日期:2018-04-09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