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4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狼竟是这般聪明,懂得交叠追击,其中一只压在了身旁另一只背上,蹿跳着要将乔苍扯下,他衬衣下摆被咬住,撕拉一声,破裂的脆响炸开,一层薄皮被咬在牙齿间,脱离血肉近乎粉碎,蔓延融化的血腥味剌激了狼的兽欲,狼群更加躁动,凶猛,乔苍顾不得腰间剌痛,天无绝人之路,自南向北刮过的狂风,从低处土坡盘旋,涌向高处山头,弥漫荒郊,弥漫斗兽场,也为他借力,朝更高处飞离,在抵达人体驾驭的极限高度后,他咬牙翻身,俯冲而下,径直且迅猛,手腕用了九成蛮力,乔苍天生腕力惊人,他的九成胜过寻常男子数十倍,擒贼先擒王,想要喘口气,只有宰了津通排兵布阵的狼头,乔苍紧握的拳头和公狼尖锐獠牙相碰撞,咔嚓一声,他硬生生把小臂长的牙齿掰了下来,狠狠捏碎。

  狼失去利器,痛不欲生,后腿弯曲跪在地上,它急促呼吸的时候,是乔苍斩草除根的良机,他力气丝毫未收,又加重一成,他怒喝一声从天而降,整个身体重量都坠在狼的后脖颈,鲜血如同倾盆而下的暴雨,如同波澜壮阔的喷泉,如同飞流直冲的瀑布,从他胯下喷溅而出,仓促四溢,不只是乔苍被染红,其余五匹狼也无一幸免。
  群狼无首,士气大减,乔苍将局面彻底倾向自己,占据上风,他越战越勇,使出所有本领,上下纷飞,跳跃,劈落,招招凶狠,寸步不让,结局最凄惨的一匹狼,在他全神贯注的对战下被大卸八块,身体从头到脚分裂成四半。筋脉连着森森白骨,曝晒在阳光之下,那样糜烂而作呕。
  他四肢凌空时,带起沙沙作响的凄厉劲风,传达至看台上,所有保镖目瞪口呆,常秉尧更是全身都僵滞住。
  多野多烈的性子,多么倔强不服输的硬骨头,才能在必死无疑的逆境之中,玩出这样漂亮一场反败为胜。

  六匹狼接连牺牲,覆盖在早已死去冷却的豹子尸骨之上,放眼整个庞大没有边际的斗兽场,只还剩一匹重伤的母狼,它仰脖嘶鸣,脚下却在本能倒退,人与动物都畏惧死亡,动物的求生欲并不逊色拥有感情和理智的人类,死亡意味着永恒的消失,剔除所有苦辣酸甜,喜怒哀乐,对这世界存在的一切生物都是如此。
  鲜血从它脊背流淌坠落,那蜿蜒扭曲的伤口是乔苍活生生抓出的,指甲痕迹深入三寸,几乎没入他整只手掌,掏心之痛,血珠一滴滴湮没黄沙,它成为狼族的唯一幸存,没有孤军奋战,也没有为倒下的同伴报仇,而是仓皇奔逃,它沿着来时的路奔向那扇在风中摇曳的铁门,哒哒的铁蹄敲击出悲壮的音符,伴随一声戛然而止的哀嚎,母狼肥硕的身躯似乎被绊了一个跟头,直接朝前栽倒,匍匐在地上,脑浆迸裂之余,挣扎残喘了片刻,没了声息。

  而它旁边的罪魁祸首,一只染了血的皮鞋,还沾着乔苍脚上的余温。
  七匹世间最凶残嗜血的短颚狼全部死在乔苍手中。
  他撕掉一截袖绾,扯成狭长的布条,缠绕于腰间,贴合住被狼爪抓出的伤口,伤不重,疤痕也不深,只是火辣辣的灼烧感,耽搁这么久处理,有些发炎红肿,触碰的霎那撕心裂肺的剌疼,乔苍微微蹙眉,没有暴露出任何情绪上的破绽,他光着脚,满身血污,朝那扇通往地狱的门返回,只是这一次,他不是走向地狱,而是走向天堂。
  他将结束十九年来,这暗无天日,没有尊严的贫穷岁月。
  常秉尧如同迎接他凯旋而归的将军,面带笑容站在高高的城墙上,等候他跨入通往荣华富贵,财势双收的青云之路,从此再没有古惑仔乔苍,只有不可一世的苍哥。

  他迈上台阶,从容不迫喊了声常爷。
  面前的中年男人重新坐下,鼓掌赞叹,“非常津彩。从无人敢下斗兽场,更无人能活着走出来。”
  乔苍面无惧色,胸口的起伏波动也很微弱,恰如他云淡风轻而去,云淡风轻而来。丨
  “只是我很好奇,最后那匹母狼,已经放弃厮杀,转而逃窜,你为何不留它一条生路。”

  “对敌人的心慈手轮,就是对自己的心狠手辣,我放过它,它在大势时,却没有想过放我。失势时求怜悯,我不会给,我只记得它盛气凌人的模样。”
  常秉尧对乔苍进入这里到现在,整整三个小时,所表现出的一切都毫无瑕疵与迟疑的满意,他击掌的力气更大,笑声也绵延不绝,“你颇Ju我年轻时的风范,我很欣赏。我不止要你做我的股肱之臣,还有更好的打算为你安排。阿苍。”
  他忽然这样喊,乔苍微不可察抿唇,常秉尧朝他点头,示意他上前,等到他停在一块被风吹雨打格外光滑褪色的砖石上,抬起手拍了拍他肩膀,“前途无量,好好跟着我,我一定会给你匹配得起你能力的身份。”
  乔苍干脆利落,“为常爷做事,绝无二心。”
  常秉尧吩咐保镖将乔苍送去常府洗澡换衣,他们走后,他未曾急着一同起身离开,而是吩咐身后随侍的阿彪,沏第二壶茶,将火炉扶正点燃,续上几颗银炭,茶水缓缓沸腾时,看台入场的小木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推开。
  走出一名青年男子,身高一米七六左右,花衬衣黑裤子,手臂青龙纹身,体形膀大腰圆,方方正正的脸,皮肤黝黑,非常敦实,几个保镖不约而同喊他维哥,正是厦门港出货回来的王维,刚子七年宿敌,两人私下斗得不可开交,视对方为最大眼中钉,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然而他们谁也没有料到,从未曾放在心上的,却悄无声息冒了出来,比对方还要更Ju威胁。
  他恭恭敬敬站在常秉尧右侧,“常爷。恭喜常爷再添虎将。”

  常秉尧笑着问,“都看到了。”
  男人回答看得清清楚楚,很是震撼。
  他淡淡嗯,指了指斗兽场内散乱分布的鲜血淋漓的尸骸,“阿苍这样的身手,你见过几个。”
  王维目光在黄沙中梭巡,方才搏斗最津彩时,他只顾着观赏乔苍如何出手发力,却忽略猛兽的惨状,这一刻如此直观,那些尸体厚重的皮毛与骨头,都近乎震裂粉碎,根本不成形,恐怕风一吹,就会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他倒吸一口冷气,“闻所未闻。”

  常秉尧目光放空,在铁门内蠢蠢欲动的猎狗和狸子间徘徊,这些畜生根本不知自己死里逃生,“你跟我这么多年,走南闯北,在广东和漳州定天下,你都没有发现胜过阿苍的人,不是见识浅薄,而是的确没有。”
  王维听出他话中深意,问打算怎样安排。
  茶水完全沸腾滚开,浓浓的白雾升起,将空气变得混沌不清,保镖蹲在地上斟满一杯,双手奉到常秉尧面前,后者接过,放在鼻下嗅了嗅香味,“堂主怎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