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413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如遭雷击,我的天,这是《浩然正气》的大纲吗?
  忽然,思过老人睁开眼睛,一字一句道:“疯狂医学派有三大镇门之宝,一是《先天之气》,二是《浩然正气》,三是《生命之歌》,三者合一,方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是为筑基修士,你只不过得到了《先天之气》和《浩然正气》而已,还任重道远啊,好自为之吧!”

  张大雕再震,失声道:“那《生命之歌》在哪儿?”
  “媒界!”思过老人道,“那是你的道,也是你的归宿,去吧!”
  “是!”张大雕躬身道,“您老保重,弟子告退!”
  张大雕一直以为自己做了个梦,或者以为,这一切都是老太婆制造的幻象,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传送阵要开启了,等待,张大雕心一动,问叶如影:“有没有一种让修道者装病的药物?”
  “装病?”叶如影想了想道,“这得看装到什么程度了。”
  张大雕咬牙道:“反正,越逼真越好,最好是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
  叶如影笑道:“这种丹药我倒是炼制过,不过,这丹药一旦服下去没有解药,只有等药效消失后才能恢复健康,而且过程真正的走火入魔都要痛苦。”
  张大雕眼睛一亮:“那需要多长时间药效才会消失呢?”
  叶如影道:“这得看修为的高低了,理论来说,修为越低,药效会持续得越久,拿初级修道者来说吧,服下我炼制的《疯魔丹》后,最少需要三五年的时间药效才会消失,至于级和高级嘛,我也没试过,不知道药效会持续多久。”
  张大雕大喜道:“那你有疯魔丹的存货吗,给我一枚!”
  叶如影爽快的拿出一枚黑色丹药,白眼道:“你又想打什么坏主意?”

  “我只是骗人而已!”张大雕坏笑着把丹药丢进嘴里,咬牙吞了下去,还对着她的耳朵嘀咕了一阵。
  “你这人……也太坏了!”叶如影翻着白眼,又幸灾乐祸道,“好吧,反正是你自己要找罪受,我配合你是,不过你要答应我,等你病好了以后,要带我去媒界。”
  张大雕连连点头,接着大汗淋漓,腹疼如绞了,好像先天之气忽然被抽空了,偏偏,先天之树却毫无异样。
  “呀,呀呀呀……”张大雕捂着肚子撅在地,继而满地打滚哀嚎起来。
  叶如影幸灾乐祸道:“龟背时的瓜娃子,装什么不好,偏要装病,这下知道厉害了吧?”
  张大雕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了,满地打滚,居然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大雕从昏迷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泥泞的草丛里,浑身都是泥沙,衣服也破破烂烂的,更狼狈的是,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看去形容枯槁,好不凄惨。
  还有,先天之气被彻底禁锢了,哪怕想站起来都力不从心。
  “我靠,这药也太霸道了。”发现自己真的变成废人后,张大雕苦笑不已,的确,自己装什么不好啊,非要装病,这下好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呢。
  “喂,师姐,你躲在哪儿啊?”张大雕费力的爬了起来,但每一个动作,都刺激得身体抽搐般的疼痛,摇晃了几下,又摔倒的在,痛得满头大汗道,“师姐,师姐……”

  没人回应,叶如影好像凭空消失了,但张大雕知道,叶如影肯定躲在暗保护自己,这本来是之前商量好的事情——也是说,这里是狗宝村,自己回来了?
  张大雕忍着抽搐般的痛疼再次爬了起来,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他还是觉得等人来救自己较划算,躺在地有气无力的喊叫道:“喂,有人吗,救命啊……”
  可惜,夏日的黄昏、四野静悄悄的,由此确定,自己真的在疯狂医学派呆了三个多月,那么欧丽雅呢,她还好吗?
  事实,张大雕知道现在不是装病时候,但他知道这一关自己始终是要过的,而且,根据天道的提示,这也是欧丽雅命注定的劫难,自己只能顺应天道。
  黄昏之后是傍晚,张大雕嗓子都喊哑了,也没听到有任何动静,没办法,他只能挣扎着往前爬,最少也要弄明白这是不是狗宝村。
  终于,他爬过草丛,趟过泥泞,来到了乡村公路,抬眼一看,感觉很陌生。
  “不对呀,这不是狗宝村?”张大雕疑惑道,“难道传送阵没有把我送回狗宝村,那这是哪儿?”
  滴滴滴……
  忽而,远处传来摩托车的鸣叫声,张大雕拧头一看,一辆摩托车开着大灯而来。
  这个时候,张大雕的听觉与视力也严重下降了,被灯光一照,也看不清车主的模样,只是痛苦的叫道:“救命,救命啊!”
  摩托车踩住刹车,听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道:“卧槽,你龟儿这是咋了,被打劫了吗?”
  张大雕确定是乡音,也是说,自己的确回来了,只是距离狗宝村可能还有一段距离,忙道:“兄弟,我是张大雕,狗宝村的张大雕啊,你应该听说过吧?”
  “张大雕?”车主一探头,偏着脑瓜打量张大雕,嗤的一声嘲笑道,“你保保擦皮鞋,你要是张大雕,老子还是张老六呢,你个龟儿子砸肿,和老子玩碰瓷,你还来得早了点!”
  说着,他一轰油门,风驰电掣的跑了。
  “我真是张大雕啊!”张大雕急得大喊大叫道,“你即使不相信我,也该帮我报警啊!”
  车主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扬长而去。
  有趣的是,他回家后,还对院子里乘凉的老少爷们们说笑:“你们信不信,我刚才遇见狗宝村的张大雕了。”
  “你吹吧!”众人嗤之以鼻,“你牛打屁什么都好,是爱吹皮牛!”
  “我真没吹牛啊,他说自己是张大雕来着的。”车主自嘲道,“其实我也不信,想哪张大雕是什么人物,咋会死狗般躺在马路呢?”
  有人问:“牛打屁,到底是咋么回事啊,快摆来听哈儿?”
  车主兴致勃勃的说了起来,谁知他老婆却从屋里蹦了出来,破口大骂道:“吹,吹泥马拉个皮,这都七点过了你龟儿子才跑起回来,回来还不进屋吃饭,一天到黑知道吹皮牛,尼玛难道是用牛皮喂大的吗!”
  这是极具特色的四川方言,或许外省人听起来很新鲜,但本地人却司空见惯了,都吃吃的笑了起来,奚落牛打屁是个耙耳朵。
  “你个瓜婆娘,你饿了饭来的啊!”车主梗着脖子道,“你要吃吃嘛,老子又没要你等我!”
  “管得你狗曰的牛打死还是马大死喽!”那女人转身进了屋,乒乒乓乓的拿碗筷出气。
  日期:2017-11-03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