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8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刀叫做青云镰月,刀柄为云,镰月为刃。虽为石造却有切金断玉的坚硬锐利。
  淮南门有古籍‘奇石经’, 相传是伯益所作,这位伯益曾跟从大禹治水,功劳很大,相传活了一百多岁才被夏启给杀了。他年少的时候协助夏禹治水,遍游天下,觉各处山河有异,即以刀笔记录,治水完成后,著有一部奇书,就是山海经。
  最初原稿中有一篇叫做奇石经,其中有云: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内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乃出黑烷晶石,以之为器,可利金石如入泥。
  说的是昆仑山有一座火山口,周围有不能游渡的水环绕,若是能把东西丢进火山口里,火山便会喷发,出来一种黑色燃烧的晶石,用来做器具,可以斩金属石头如切泥巴。
  这把青云镰月就是古人用这种黑烷晶石打造的。锐利坚硬程度,比之虎蛟骨刃来丝毫不差,甚至犹有过之,只是缺了骨制刀具独有的契合感。
  那颗赤红色的珠子叫做穷奇之珠,是白云堂藏珍阁传承下的宝贝之一,白云堂经典上说贴身佩戴此珠有解邪祟伏百虫的奇能。白云堂的藏珍阁传承了两千多年,里边珍宝不计其数,由历代白云堂主执掌。许多宝物都是只见文字记录,而并无实际运用的案例,加上历代白云堂主都是江湖中最顶尖的方士,很少会有机会去佐证一些特殊宝物的功效。

  这颗穷奇之珠便是其中之一,白无瑕爱其颜色才常常带在身边涵养。此番与李牧野告别,心中念念难舍,又唯恐男人将自己忘了,所以特意将这贴身佩戴多年,已经浸透自家女儿气息的宝珠赠予。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倾国之色,以爱之名。三日夜的缠绵,终究没办法阻挡男人漂泊的脚步。
  夜,阿拉木图国际机场。
  李牧野穿了一身黑色沃尔夫登山猎装,眼戴墨镜,胸前贴身挂着白无瑕赠予的宝珠,神采奕奕走进候机大厅。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雪让很多人被迫滞留在这里。
  李牧野穿过人群来到登机通道的入口处,看到很多人在这里排长队,尽管标识牌上提示直飞多伦多的航班已经延期待定,却依然有许多人在等候。随便找了个角落,斜靠在护栏上看着下边一楼大厅里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旅人。
  干妈史珍珍有句话说的特别对,李家的人像停不下来的候鸟。这样的生活方式,从很多年前天赋异禀的李中华被白无垢发现的一天便注定了。李牧原在加拿大,一想到这件事,就禁不住一阵阵心悸。十六年前那次别离恍如昨日,命运多舛的姐姐近况似乎还不错。
  两个人并肩走进机场一层大厅出现在视野里,右边鹤发童颜的老者进门后便感应到了李牧野的注视,扬起脸来龇牙一乐,正是刘长风。中国人有以左为尊的习惯,那个走在左边的人略微趋前半步,没有抬头,径直走上电梯。
  “你是来送别的还是劝我留下的?”李牧野目视着中年男人。
  李中华轻轻叹了口气,道:“我首先是来向睡了白无瑕的男人表达敬意的,顺便问问你有没有可能留下。”又道:“江湖夜雨十年灯,白无瑕喜怒无常,女魔头之名压在江湖男人们头上十年,总算有个男人压在她身上了,虽然她绝不可能认我这个老公公,但我只要一想到她是你的女人,心情便格外大好,过往恩怨都似乎没什么过不去的了。”
  李牧野面无表情:“你的幽默感看来并不能让我感到愉快,阿纳萨耶夫先生,咱们之间还没那么熟。”

  李中华讨了个没趣,讪笑道:“还在生我的气呢?”
  “谈不到。”李牧野摆手道:“不要用这么亲密的语气跟我说话,江湖里打滚,水深水浅是一样的,水里的道行有高有低,说到底还是你比我的道行深,所以我活该被你摆弄在股掌间。”
  李中华叹了口气,道:“你要理解我的难处,现在你已经知道你们姐弟两个是陈淼故意挖出来对付我的,那时候我把你姐姐秘密送到北美去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瞒着你只是出于保护她的目的,绝没有利用她要挟你的意思。”
  “你现在怎么说都好。”李牧野道:“我现在就问你一句,王霸给我看的视频是什么情况?”
  “两个临时演员和一场戏而已。”李中华道:“王霸兄弟是按照我的意思办的,我们那时候迫切的需要确定白无瑕的具体情况。”
  “孙德禄找到我也是你授意的?”
  “我安排了好几路人马找你,只是凑巧被他遇到。”

  “刘长风是怎么回事?”
  “他是我给你请的师父,我本来是有跟不夜城联姻的打算,刘长风就是媒人。”李中华道:“陈淼和白无瑕秘密联手在乌拉尔山利用前朝古墓布置了一个局,引皇权同盟和不夜城的人入彀,你为了狄安娜也参与到这件事当中来,我当时不知细情,又不便出头,于是就请动刘长风前往见机行事,刘长风瞧出那是个杀局,才诈死留在地下棺椁中。”
  “狡茛敬春是你故意放过的?”
  “刘长风就这么一个儿子,虽然引为平生奇耻,却总不忍看着他死掉,我们是忘年至交,当年一起探察流鬼国秘葬群时不打不成交,结成生死相托的好友,于公于私,我都有留他儿子一命的理由。”
  “说的还真动听。”李牧野瞥了不远处的刘长风一眼,毫不留余地的:“狡茛敬春是西村林勋的徒弟,也是当年朝天观失窃案的参与者之一,这才是他活下来最重要的理由吧。”
  “随便你怎么理解吧,如果你觉得我真的需要这么个人来打击白无瑕,那就算是吧。”李中华从容一笑,道:“架掌寺里发生的一切是你亲眼目睹的,如果当时我想出手,起码白无言根本没机会出手杀人,就是因为你对白无瑕有意无意的回护之心,让我看到了别的可能,所以我才临时改变了主意。”
  “这一点你倒是没吹牛,王霸和刘长风当时都很遗憾,连我都觉得他们似乎还有底牌没拿出来,只是那时候没想到你也会在那里,更没想到你这个武榜第八居然有本事威胁到白无瑕的地位。”
  “白无瑕是个奇女子,你不了解她的地方还多着呢。”李中华道:“虽然我很希望你能继续留在她身边,但还是决定尊重你的选择。”他顿了一下,忽然抓住李牧野的双肩,四目相对,认真的:“你是我儿子,无论你承认与否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所以,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我第一个想法都是希望那是你自己想要的生活。”

  李牧野神情古井不波,内心里却已泛起波澜,没说话,点点头。
  日期:2018-04-08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