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4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旁的安全门,缓缓打开,通往底下的兽场,乔苍不动声色望向保镖手中拎着的皮箱,他知道那里是枪和子丨弹丨,他刚想索取一支,常秉尧猜中他意图,开口打断说,“不带兵器,赤手空拳。”
  乔苍隐隐皱眉,马仔不是条子,没有接受过专门射击训练,都是三脚猫功夫,偶尔枪法津准干脆利落的,也是年常日久练出来,能够凭借天赋,凭借技巧以子丨弹丨射杀猛兽自保,已经相当不简单,没想到常秉尧仍不满足。
  他要考验乔苍搏斗的功夫,看他的进攻,躲闪,掌控战役的部署能力。
  兽无可预料,更凶猛,充满食肉和杀戮性,蛮横的角斗中,战胜猛兽比战胜人要难得多。
  常秉尧眉目慈祥温和,说出的话却字字寒厉,“不只没有兵器,也没有任何防护,孤身跳下去,凭本事出来,你可以选择不,但也会失去我重用你的机会,一辈子做马仔。赵刚这个人很善妒,在他手下你不会好过。到底是赌一把,还是从这里离开,决定权在你手上。”
  他顿了顿,“我也曾赌过,但我赌赢了,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运气赢,年轻人,我劝你放弃。”
  乔苍一言不发脱掉外衣,走向那扇门,片刻便抵达角斗场中心。
  常秉尧眯眼紧盯那抹身影,他稀罕有骨气,有傲气的手下,而乔苍恰恰什么都有,他眉目间的凌厉锋芒,举手投足的沉稳蛮锐,都令他格外欣赏,但是这份欣赏,也需要硬本事加持,混帮派,闯黑道,头脑气度身手同等重要,常秉尧难得遇见一个如此满意的年轻人,他想掘地三尺,深挖细琢,看乔苍到底要有什么降人之处。

  他站立在一望无际的黄沙上,被百兽嘶鸣吞噬,他那般高大,坠入其中仿若深谷一棵草,又如此渺小,他渴望出头,渴望权势,渴望成为人上人,而这样的疯狂,这样的欲望,令他在面对死神搏斗时,双眼猩红,目光嗜血,杀气凛冽。
  遥远的看台席,传来保镖第二声鸣枪,顷刻间,四头豹子同时从东南西北四角铁门内闯出,嘶吼怒叫,獠牙狰狞,奋力而失控冲向乔苍的霎那,常秉尧屏息静气,从座位上缓缓站起,他握住看台铁架双手,不由自主捏紧,掌心有些汗渍渗出,不是为乔苍的安危而担忧,他更不愿看到这个年轻人失败,他不想错失这棵好苗子,但他知道,这不由他,没有任何人敢下去终止或者救助,乔苍如果没本事打赢,就一定无法活着离开。

  说时迟那时快,乔苍踩住其中一只速度最快的豹子的头,借力腾空而起,自距地面三米左右的空中敏捷翻转一周,完美而惊险躲避开撕抓他大腿的利爪,豹子的袭击没有成功,顿时兽性大发,张开血盆大口更加疯狂扑向他,似乎只要捕捉到,便会将他瞬间大卸八块粉身碎骨。
  乔苍不慌不忙,手臂捞天,虚无的空气也有浮力,他身轻如燕,自然是借力打力,再度攀升半米,握拳后仰劈下,青筋膨胀到极点咔嚓一声,犹如惊雷乍起,看台甚至都听见那剌耳的碎裂声,第一头豹子身首异处,一腔澎湃的血柱喷涌而出,血溅黑衣。
  常秉尧一惊,紧接着,其他三头豹子看到同伴死去,纷纷发了狂,前赴后继扑到他身上,咬住他的裤腿和鞋,试图直接吞噬,分食。
  在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以为他要葬身豹口时,一头豹子忽然哀嚎一声,被踹飞数米之外,另一头豹子松口回头看同伴的半秒钟,乔苍欺身而上,狠狠压住豹身,控制豹头,最后一只怒吼着从背后袭击他,即将扑倒瞬间,被乔苍翻滚躲闪,两豹子无法收力,碰撞到一起,乔苍攀住墙壁,狠狠劈落,豹子身体飞溅出更多的血浆,融合成一团模糊的血肉,再也没有爬起。
  他的动作之快,之狠,之稳,之准,简直瞠目结舌,常秉尧如此全神贯注都没有看清。

  四头豹子在半个小时内相继败下阵来,嘶吼转为撕心裂肺的哀鸣,奄奄一息的躯体在血泊中颤抖,喘息,挣扎,乔苍立于其中,微微仰头,面不改色。
  常秉尧破天荒露出一丝满意和惊叹之色,他暗叫真妙。
  保镖见状,又是一声鸣枪,放出猎豹的四扇木门中,蹄声更重,更猛烈,更蛮横,乔苍未曾喘息片刻,手脚还是轮的,灰棕色的狼群已然奔涌而出,踩踏过豹子尸体,吼叫着扑向他,乔苍看清那是什么,瞳孔不受控制放大,垂在身侧染了血的手,仓促握拳。
  是短颚狼。
  南美洲最凶猛的陆地之王,亚非只有泰国才有,非常稀缺,这种狼残暴胜过一切猛兽,即使吃饱喝足,也会对肉欲产生兴趣,厮杀,啃噬,寸骨不留。
  一头短颚狼,可以打败两只猛虎,而这里足有七只,呈包围之势,将乔苍逼入穷途末路。
  明天会出现一个重要女人,乔遇到何之前的感情部分。
  常秉尧并不打算投放一群短颚狼围攻乔苍,他赤手空拳打赢四只豹子,足够证明他出众的身手和胆识,再勇猛强悍的男人也会有体力不支的时候,一拨又一拨凶残的屠杀,注定吃不消,只会憾失一棵可成大器的好苗子。。。
  然而保镖领悟错了常秉尧的表情,以为他仍不满意,要继续观战,等到察觉为时已晚,再难补救,常秉尧勃然大怒,他一把夺过手枪,对准发号施令的保镖肩胛骨射击,保险栓拉出清脆的砰响,子丨弹丨剌穿皮肉,信号枪应声而落,保镖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踉跄退后,满面惨白跪地求饶,“常爷,是我废物,您息怒。”
  常秉尧握紧枪柄一字一顿,“如果他死在斗兽场,你下去陪葬。”

  与此同时陷入狼窝的乔苍进退两难,他没有抵挡的武器,更没有翻出高墙的天梯,只能凭借智谋和武力为自己博得一线生机,在狼观察他的时刻,他也在飞快寻找突破口,可四面八方所有空隙都被狼堵死,七匹野兽极其团结,狂啸将他包围其中,迅速朝中间逼近,试图夹死他,丝毫逃出生天的余地都没有。
  纵然与生俱来的冷静镇定,死神的气息这般浓烈逼仄,乔苍遮盖在衬衫下的皮囊也不受控制渗出一层细密冷汗。
  这世上再没有任何一双眼睛,比看到猎物的狼的眼睛还恐怖,那是饥饿的,是嗜血的,红与绿的交缠辉映,狰狞诡异到极致。
  顷刻间乔苍水深火热腹背受敌,最勇猛的一只公狼无声无息踱到他身后,距离臀部仅剩十厘米,正要伺机龇出獠牙攻击,乔苍一手握拳,撑在面前母狼的头顶,母狼猝不及防,只想为偷袭的公狼掩护,顿时怔住,反应过来后再想拼命抗争却来不及,乔苍借助母狼坚硬的头骨为支点,双腿抛向空中,呈倒立趋势,零点零一秒之差避开了要他性命的血盆大口,漂亮的回旋踢直上高空。

  日期:2017-12-05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