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4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叮嘱奔儿头别胡说,闹大了没好处。
  五日后,漳州港进了一批烟草,从王世雄的东码头入港,才能抵达西码头卸船,可王世雄记仇,黑上了乔苍,死活不肯开闸,闸门不开,船便进不来,只能徘徊在东码头和北码头之间的三角区域,那里无人认领,大多是渔民捞虾捕鱼,没挺上几个时辰,最底层几箱烟草就被水泡了,王世雄故意不让刚子好过,他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带着人去和东码头叫号子,倒了好大的霉,鼻青脸肿铩羽而归,乔苍就趁这个时机,悄无声息离开漳州,去往广东珠海,没留下只言片语。

  他是蓄意为之,将战火矛盾激发到不可调和的程度,让所有马仔都吃点亏,西码头的人功夫不行,刚子又拉不下脸,一拨拨派过去,一次次碰壁,到最后他势必想起乔苍,乔苍想看看常秉尧这边是什么意思,如果有重用他的企图,他回漳州港直接把王世雄料理了,踏平东码头,在马仔中树威。
  乔苍抵达郊外的驯兽园,门口驻守着四个黑衣保镖,其中一个摘下墨镜,仔细瞧了瞧他,“漳州马仔177号乔苍?”
  乔苍点头,保镖用紫外线扫描灯对他进行搜身,完毕后放行,指了指最深处的园子,“常爷在等你。”
  他迈步要走,身后忽然有人大喊等一下!不只迅速逼近的脚步声,还有马掌蹄铁踩在地上哒哒的脆响,乔苍蹙眉,转身张望,果然是一个保镖牵着一匹马。
  对方扬下巴,“会骑吗。”

  乔苍不语,他对待陌生人一向荫沉谨慎,轻易不开**谈,不到万不得已,一字不吭。保镖说不管会不会,常爷吩咐这么做,你不骑马,他就不见你,稍后要闯的关多了,自求多福吧。
  乔苍的确不会骑马,但他没有表露出生疏,而是气定神闲上前,从保镖手里接过缰绳,学着对方的样子,缠绕在左手掌,他第一次上马掉以轻心,被狠狠甩在蹄子下,险些踩踏他身体,幸而他反应极快,掌心托起马蹄往旁边一滚,穿过马肚下,直接漂移出去,利落躲过。
  他加深戒备,环绕马匹走了一圈,是红鬃烈马,号称千里赤兔,又叫四腿野仔,性子桀骜不驯,极难降服,摔死人是常事,常秉尧拿这个试探他胆子,摸一摸他的底。
  乔苍自然不会半途而废,他用力扼住马的头颅,脚尖抵住马腹,近乎四分五裂的钳制,这一招绝地反击腕力极重,死死固定让马无可挣脱,干脆利落驯服它,马受不了这份压迫窒息,仰脖痛苦嘶鸣,顷刻消了气焰,故而乔苍再度上马时,没有丝毫困难。

  马匹载着他扬长而去,溅起飞扬的黄沙与落花,那般英姿倜傥,潇洒迷人,保镖面面相觑,皆是不可置信,天底下竟然有短短十几秒钟就驯服了千里赤兔的人。
  从大门口通往驯兽园,有很长一条路,算不得山路,可也不是水路,不泥泞不陡峭,但偏偏不好走,崎岖狰狞,时宽时窄,消磨人的耐性。
  这座驯兽场非常有趣,硕大的圆筒形建筑,横向节约资源,纵向占地庞大,足以媲美一个陵园,四面都是数米高的加厚砖墙,环绕细密的通电铁丝网,凌厉的长针围阻在顶端,只要被囚禁其中,无论是人还是兽,都C`ha 翅难逃,即使爬上高墙,避开电网,也会被铁针剌透,成为鲜血淋漓的砧板。
  可谓是人间炼狱,死路一条。
  乔苍心口微沉,握住缰绳的手紧了又紧。
  这是他第一次正式面见常秉尧,也是常秉尧难得赏脸,见一个没褪乃黄子的汝娃娃。
  以往他很不屑,也不认为这世道有能吃苦,有本领,耐得住性子,可成大器的年轻人。
  在他眼中,这样的好苗子彻底绝迹于他闯荡江湖的时代,或者说,他便是这历史滚滚洪流,这血光犀利硝烟烽火的世道,最后一个英雄。
  然而当他看到乔苍乘风破浪,肆意驰骋,逐渐轮廓清晰的脸,看到他矫健沉稳驾驭连自己都不能降服的赤兔马,看到那马对他百依百顺,任他呼来喝去,仿佛一个臣服的奴隶,折服于他的英姿,他扬鞭疾驰而来,威风凛凛,风华夺目,常秉尧想要不震撼都难。
  刚毅冷峻的眉眼,藐视天下的倨傲,他甚至胜过二十年前猖獗张扬的常秉尧。

  他也曾初生牛犊不怕虎,去见一个赫赫有名的大佬,可他至少还有三分敬畏,而眼前这年轻娃娃,他的目光,他的神色,他的举止,连半分敬畏都没有。
  好嚣张。
  马停在看台之外,乔苍没有走楼梯,而是一把拉住垂下的缆绳,飞快爬上,翻墙而入,直接跳下坐席,出现在还未曾回神的常秉尧面前。
  他单膝跪地,“常爷。”
  他没等常秉尧开口,便自己站起,掸了掸膝盖,仍是那般目中无人的狂。

  保镖怒喝,“大胆!”
  寻常人都会吓得脸色灰白,颤颤巍巍,唯独乔苍毫无反应,负手而立泰然自若,不为半点威吓折腰,常秉尧有些感兴趣,他示意保镖闭嘴,颇为玩味打量他,“是你在台风海啸中,不顾生死保了西码头的货。”
  乔苍说是。
  “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忠诚。”
  “我不是忠诚常爷,而是想要往上爬,只有别人不敢做,而我能做。”
  乔苍坦诚布公,令常秉尧又是一愣。
  “哦?”他笑意加深,“很直白,很干脆,非常好。”
  他伸出手,保镖递上一杯茶,茶水在一旁的火炉上温着,还很烫口,他喝了半盏,若有所思,“其实我也正当年,最起码三二十年内,我还有得混。执掌大权的人不一定喜欢对自己构成威胁,野心过分膨胀的后辈。”
  常秉尧说着话,不知为何,保镖踢翻了火炉,烧得正旺的炭火通红炙热,直奔喝茶的他而去,噼里啪啦烧灼空气,焦味四溢,这样超过一百度的热,皮肤沾上就是烫疤,保镖虽然刻意,却不敢横档阻拦,眼看如数要砸中常秉尧,而他没有丝毫躲闪的意图,乔苍探出右臂,一把夺过常秉尧手中的茶,飞向近在咫尺的炭火,火苗被浇灭,却仍是杀伤力不减,只是缺失一丝炙热,乔苍徒手捏碎了茶盏,一抔碎片在掌心坍塌,仿佛飞镖出手,剌向炭火,刚好击中坠地,全部粉碎在常秉尧脚下。

  他站稳后,常秉尧平静的脸孔终于有了些浅浅的波动,他双手轻拍,对这津彩一幕很是欣赏,“的确有点道行,难怪要千方百计入我的眼,野心勃勃是好的,只是不知道,你这点道行,挨不挨得住百兽群攻。”
  常秉尧话音未落,保镖朝天空鸣枪,偌大的圆柱形驯兽场忽然爆发狼嚎豹吼,听得人头皮发麻,骨头恶寒。
  乔苍凛然无惧,负手而立,“悉听常爷安排。”
  常秉尧极其喜欢他的干脆,他说如果你能让我满意,我身边的位置,随你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