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9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匹马算得了什么?金银钱财算得了什么?那些陈年旧事又算得了什么?何苦要为此耿耿于怀、徒劳伤神呢!
  李渊想开了,他真的想开了。从此以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溜须拍马的小人。这个曾经豪迈不羁的年轻人渐渐磨平了身上的棱角,用他领悟到的圆滑世故混迹官场。他竭力对杨广表现出心悦诚服的姿态,可劲儿的搜罗宝马名驹、奇珍异宝,隔三差五就给皇上送礼。
  看到李渊变得如此殷勤,杨广得意的生出了一种从精神上彻底征服了他的满足感。
  是的,表哥。你本来就该这样,你也应该一直这样。
  日期:2017-12-03 18:06:17
  [21]

  迟来的将军
  不久之后,杨玄感之乱爆发。在爆发之前,李渊以敏锐的洞察力向杨广打了报告,而杨广也很快想起了这位近来“表现突出”的表哥。于是马上给他委以镇守弘化郡(今甘肃庆阳县)的重任,并统领关西地区整整十三个郡的军事大权,防备叛军西进。这在当时,要算是一个将军级的大官。
  接到任命后,李渊禁不住流下了眼泪。
  这既是喜极而泣,又是悲极而泣,喜的是终于有了一展抱负的机会,悲的是最爱的那个人已无法分享自己的喜悦。他抹着眼泪对儿子们说:
  “我要是听你母亲的话,早就当上这个官了。”
  窦氏,这个聪明貌美、知书达理、温柔体贴完美到极致的女人是李渊生命中最好的老师。现在,她的学生毕业了。
  日期:2017-12-03 18:19:41
  [22]

  李渊镇守的地方在关西,离叛乱的风暴中心比较远,杨玄感最终也没能达到这里,因此事实上来说,李渊顶多是挂了一个平叛刷资历的名头,本身和叛军并没有什么交集。
  但我们有理由相信,目睹了隋王朝的乱象之后,素来胸怀大志的他已经蠢蠢欲动了。因为据史书记载,李渊在此时暗中结交了不少豪杰,并吸引了很多亡命之徒前来归附。
  李渊做出这些举动,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源于他内心早就潜藏已久的冲动。我这么说并不是在事后诸葛亮,而是因为从骨子里讲,李渊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不是一个甘居人下的人,早年苦心孤诣修炼的过人才华和武略都让他树立了非常远大的抱负。
  数年前,李渊曾有过一段独特的经历。那一天,他遇见了一个叫史世良的相面大师。这位史大师在当时小有名气,他仔仔细细对着李渊端详了很久很久,最后非常神秘的告诉他:
  “你的骨法非比寻常,将来肯定能当皇帝(不是练成如来神掌),希望你能自尊自爱。可不要忘了我的话呀。”
  而李渊此时的表现,史书上也有明确记载,那就是——颇以自负。(有史世良者,善相人,谓高祖曰:“公骨法非常,必为人主,愿自爱,勿忘鄙言。”高祖颇以自负)
  作为一个当臣子的人,听到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既没有当面斥责也没有一笑了之,更没有揭发检举,反而是颇以自负。您要说他没有异志,真是鬼都不信了。
  日期:2017-12-03 20:40:43
  李渊的这些举动或许瞒过了众人的眼睛,但意外的是,他还是被杨广猜忌到了。因为杨广本身就是一个猜疑成性的人,上至皇亲国戚、下至文武百官,他从来都没有真心信任过任何一个人,你老实待着都可能招他,更别说现在李渊的身份已经是朝中将军,而且还在悄悄招降纳叛了。
  于是猜忌之余,杨广对李渊进行了一次试探。

  身为一个酷爱旅游的人,杨广在全国各大风景名胜古迹都有建好或在建的行宫,以备随时游玩临幸。有一天,杨广转转悠悠来到了汾阳宫(山西汾阳),想起李渊表哥来,就招他过去叙叙旧,或者说敲打敲打。
  汾阳这地方离李渊上班的地方不远,理论上是可以随叫随到的。但奇怪的是李渊却没有来,他给出的借口是自己病了,身体很不舒服。
  杨广知道后,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恼怒。
  当晚,临睡前,杨广貌似随意的问起了一个姓王的妃子,这个妃子正是李渊的外甥女。
  “你舅舅为何不来?”

  “回陛下,舅舅他最近病了。”王姑娘小心翼翼的回答。
  病了?杨广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
  “这病能死吗?(可得死否)”
  一千多年后,隔着屏幕我们还能感受到杨广那让人不寒而栗的表情,以及那迫不及待,唯恐李渊不死的心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