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8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偌大的宫廷里,他变得不再引人注目。每当杨广放肆的欢笑的时候,他只能在一旁落寞的看着。
  别人不重视他也就罢了,他也管不到他们。让李渊心碎的是,杨广这个矮自己一头的表弟也从来没把他放在眼里,反而经常欺负他、嘲弄他。不管是好吃的,好玩的,杨广从来都是本着“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的原则统统自己独占,不懂得给表哥留下一点余地。有的时候,甚至还会不留情面的讽刺他、捉弄他。
  这个习惯甚至在两人长大成人之后,还依旧根深蒂固的保留着。
  阿婆
  那一次,早已成为皇帝的杨广大宴群臣,李渊也在席中。几杯酒下肚,杨广那迷醉的眼神突然定格到了李渊的脸上,直到把李渊看的心里发毛,他才发出了一声清脆到近乎失态的大笑。
  笑了许久许久,杨广才用手指着李渊,上气不接下气的向大家说出了大笑的理由。

  “他,他的脸长得像阿婆面。”(阿婆面,即老太婆的脸)。
  群臣听罢,顿时跟着哄堂大笑。而李渊听了则涨得满脸通红,恨不能马上从这个地方消失。
  其实,李渊长得并不难看,相反还是有几分帅气的,要不然也不会娶到风华绝代的窦氏。但是他那比较帅气的外表上却有一个缺点,就是脸上过早的出现了皱纹。长皱纹的原因倒也不难猜测,人家的父亲很早去世了,年纪轻轻就得挑起照料家庭的重担,整天忧心操劳,自然就显得老成一点,不比杨广这无忧无虑的小皇子。但是,在时刻想拿他取乐的杨广眼里,这几道皱纹却让他灵感大发的联想到了老太婆。

  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堂堂七尺男儿被编排成女性就已经非常耻辱,而李渊却被说成个女性当中更让人无法接受的老太婆,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而且取笑者还是他的表弟。将心比心,我实在是非常理解他心里那股愤懑、委屈的滋味。
  李渊并不是没有脾气的人,但在杨广面前,他却不得不压住自己的脾气。他甚至早已习惯了压住自己的脾气。

  因为他从小就失去了父亲,而杨广却有一个当皇帝的父亲。
  现在,他是杨广的臣子,杨广则是他的主人。
  日期:2017-12-03 00:24:19
  [ ]
  虽然李渊和杨广的感情比较让人虐心,不过说一千道一万,两人毕竟有着血浓于水的亲情。这就决定了杨广即使轻视他、戏弄他,但在关键的时候还是不会忘记他的。
  只不过,他需要李渊时刻对自己表示出臣服的样子。
  有一天,李渊搞了一匹好马(买的)。这匹马身躯矫健、四肢修长,皮毛顺滑的就像丝绸缎子,嘶鸣一声如洪钟,跑动起来迅捷如风,是一匹难得的宝马良驹。李渊如获至宝,天天骑着招摇过市,感觉自己非常帅呆酷毙。
  李渊喜欢马,这爱好很正常。
  马本身就是一种非常漂亮的动物,外形飘逸、身材俊美,是速度和力量的象征,不仅能当代步工具,跨上去还能上阵杀敌。骑上一匹好马,那格调可以秒杀现在开个豪车。我们非常熟悉的刘备刘皇叔就喜欢马,三国志里明文记载“先主不甚乐读书,喜狗马、音乐,美衣服”。刘备不太喜欢读书,却喜欢狗马,貌似不太符合他传统明君典范的身份,但也并没有给人留下什么玩物丧志之类的话柄。

  但熟谙政治的窦氏看到后,却禁不住眉头一皱。她倒不是反对李渊的爱好,而是想起了一个人。
  “我知道你喜欢马,但是陛下也喜欢。”

  李渊愣了一下。
  “这我知道,可是,他喜欢又怎么样?”
  窦氏打趣似的笑了。
  “你还知道呀?那你现在有了这么好的马,为什么不赶快献给陛下?”
  李渊哑然。
  为了家族兴旺和个人的进步,他需要讨好皇上,要想讨好皇上就要投其所好。在老婆开门见山的指点下,他何尝不明白这是一个讨好皇上的绝佳机会。但这个机会真的落到自己头上了,他却实在有点不舍得割爱。
  因为,他真的很喜欢这匹马。
  窦氏看出了李渊的犹豫,也就没有再催促他。只是敛住笑容,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要是留在家里不给,被人传到陛下耳朵里,该怪你不长眼色了。”
  做法、后果窦氏都已经说的再清楚不过,但李渊最终没有这么做。然而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老婆大人的话是要听的,很多时候还要无条件服从。更何况老婆说的也确实有道理,你要不听,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几天之后,李渊突然收到了一道口谕,发件人正是亲爱的表弟杨广。内容不用说我们也能猜到了,主要意思就是:
  “好马留着不给我,表哥你怎么这么自私捏?”
  到底是谁自私呢?李渊已经无心思考这个问题了,在天子之威的兴师问罪下,他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瞬间失去了心气儿。
  最终,他还是极不情愿的献上了那匹马,就像他小时候做的那样。
  日期:2017-12-03 11:32:53
  [20]
  这件事发生后不久,窦氏就去世了,时年只有四十五岁。李渊想念她,疯狂的回忆着他们在一起的一切。终于有一天,他想到了这件献马的事,突然之间恍然大悟。
  宝马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唯有权力才可以给人实实在在的安全感。而普天之下,最容易获得权力的莫过于自己。他是这个王朝的皇亲国戚,是身份高贵的唐国公,是皇上杨广的亲表哥。人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他李渊的身份完全可以称得上是那座屈指可数的近水楼台,他怎么就傻傻的不知道利用一下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