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36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这次大河县的动静可真不小。出了一位县长不说,还有两位同志分别有了不同程度的进步。

  老相好陈九江勇跃龙门,从不被认可的副县长,一下就跳到了关晓乐的前面,当起了政府二号人物,常务副。
  陈九江虽然进步很大,但毕竟是秋天的老情人了。两个人也是心连心,根插着沃土,手抓着草堆。两个人经营了好长一段时间的买卖,就连现在偶尔还是要温存一下。所以陈九江的进步秋天觉得还能接受。让人接受不了的,就是花瓶罗璇了。
  这个臊娘们,不知羞耻,被大河人大代表无情的拒绝了,居然还跑到大河县当起了纪委书记。她那书记的位子还没焐热,就她妈的撅着屁股要当丨党丨委副书记了。这你***,让人到哪里说理去呀。
  唉,要说美貌和智慧,咱秋天也不输她呀。可是咱寡妇睡觉,上面没人。只能就这么在组织部长的位子上干推磨,原地打转儿。
  都说女人不能为难女人,可以说到大河县常委当中,秋天最讨厌的就是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天仙罗璇。秋天讨厌她,不是因为她的无知,也不是因为她的美丽,而是因为她的性别。
  对于当官来说,性别是很重要的一个元素。没听说过吗,无知少女。女字虽然排在最后,但是却极其关键,机会也极其的多。
  秋天因为赶上了政府要打破男权主意,充分的体现女人能顶半边天的口号。所以从乡里的副乡长一下连升两级,成为了当时县里最年轻的美女副县长。正当她开了挂的往前跑的时候,雷声一响,咔嚓一声,天上掉下个罗璇来。
  作为比她级别高的存在,秋天上有干爹,下有于向荣支持。只要赶上春风,再淋点雨露,就能发芽破土扬眉吐气。说不定转眼之间就能当上县长书记。

  唉,人生最不如意的是什么,就是别人在崎岖官路上勇往直前乘风破浪,而自己却原地踏步,难有寸进。
  看着秋天的一脸感概,张小白真诚的说道:“官场之中,机遇很重要,可是单是依靠机遇,却不能长久。所以最重要的还是关系。危在旦夕的陈九江,跌下高台的罗璇,为什么能一扫阴霾高歌猛进,还不是找到了正确的关系?所以老大姐,还是奉劝你一句。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这下秋天更感概了,她说道:“网谁不想结啊,可是想真正网住鱼,那还需要老船长的青睐啊。”
  “所以呀,要将眼光放的长远,不要只想着一颗树上吊死。”这可是充分的暗示了,咱们又白又嫩,大长腿的张小白副部长,主动的伸出了橄榄枝。
  话谈到这种程度就没法再谈下去了,谈下去就只剩下工作了。大家都是聪明人,张小白明白秋天不可能因为她张小白一句话就折服。而张小白也不能因为秋天的笑脸相迎就不问三七二十一的将她收归麾下。但是由此之后,两个女人间建立和谐愉快的友谊关系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吃过饭,张小白就在秋天的配合下按部就班的搞起了考察工作。什么民主推荐,民主测评。什么个别谈话,个别走访。走来走去,访来访去,组织部的领导们,愣是屁股都没抬,在辉煌大酒店里就将工作给完成了。
  和陈九江想的一样,上面领导定了盘子,到了下面哪一个人不是人精一样的存在。不说别人,钱勇敢被叫进组织部的时候也是一头茫然。可是当他听见组织部的什么科长问他陈九江这个同志怎么样的时候。那钱勇敢的心,立刻就活泛了起来。
  钱勇敢抬头看了一眼房间,心里想到,这是什么地方啊,这是组织部啊。这和纪委完全的不一样啊。
  纪委若是找你谈话,不用问了,倒霉的事情就要来到。即便你说的天花乱坠,到最后都是当事人的罪过。所以此时此刻,你一定要谨言慎行,能用嗯的,一定不要说是,能用不回答的,那就尽量不要喘气。
  可是当组织部说让你公平公正的评价某一位干部的时候,那就翻开你的字典,将你能想到的好词,都说上一遍,保证没有问题。即便是你说的话太过离谱,也指定没有人找你秋后算账。
  比如说啊,你说这位领导,进了科研所能造宇宙飞船,到了非洲能克制病毒,带着两个城管中队,就能踏平整个日本,拿着一条裤衩,就能拯救地球。没有事,尽管说,领导喜欢听。
  可是你若真的实事求是的说,这个人吃饱了就想睡觉,喝多了就牵女人的手,没有钱不办事,办了事情还想钱。这话你说的出口,领导也听不进去。落到纸上,更是只留下你的名字,别的就难说的很了。
  钱勇敢将陈九江夸的如花似玉,闭月羞花。什么有理想有抱负,有智慧有担当,能干事会干事。就连组织部的干事都赶紧到了,经过钱勇敢的吹嘘,这房间里可是风里飘着香气,气里送着蜜甜啊。
  干事们听不下去了,他们说,行了行了,我们知道你是陈九江的死忠了,你还是少哈点大气吧。万一把他吹下来,咱们组织部可担不起这责任啊。
  钱勇敢走了,何志章进来了,风向立刻就发生了变化,原来的满室飘香,立刻变成了一夜寒冬。何志章说,陈九江这个人吧,说起来不错,干工作也踏实,可是呢有一条,那就是当初他戴罪之身,是怎么当上副县长的,组织部还是应该多了解点。
  先不提你何志章的要求对与错,就说咱们组织部是干这个的吗?要查你们县纪委怎么不查呢?合着咱们这些钦差大臣跑你们河西来是专门给你查案子的吗?
  可是人家何志章有反映问题的权力,你们就得如实记录。等到组织部的同志们进行汇总的时候,才发现,和何志章一样意见的人还真不少。

  为什么会又这么多的不同意见呢,这还要从何志章身上说起。对于何志章来说,这常务副的牌子就像是人家抓到鱼篓里的鱼一样,原本是手抓把攥的事情。怎成想小鲤鱼活蹦乱跳的投入到了陈九江的怀中,你说何志章能心安吗?
  不安心的何志章手上也不安分起来,他吹起了号子发下了话,自然有那响应的,就在组织部里举起了手,按着何志章的章程,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组织部的领导们坐惯了船头吃惯了鱼,看惯了潮起,听惯了涛声,自然是闻弦声知雅意。咱们组织部不是纪委啊,你们抱团的反映问题那是说明这其中是有了问题呀。可别在这个事情上,再弄出一个跳票事件来,还是赶紧请示领导吧。
  还是那句话,事大事小,汇报就了。意见汇总到了张小白这,张小白就说,这个问题还真不小,我得约见一下陈九江,和他谈谈,听听他的说法。
  日期:2018-04-08 0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