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3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一辈的誓言是铿锵有力的,老一辈的行为是感人心魄的。他们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顾。为了让中国的老百姓有尊严的活着,他们抛头颅洒热血,用尸骨堆积出了一个独立民主的新中国。
  为了让老百姓活的更好,让人民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他们殚精竭虑,竭诚奉公,努力打造一个民主富强的新社会。
  于向荣自小耳熏目染,这些誓言,这些行为都刻在了他的心中,成为了他人生的指南,航行的灯塔。
  于向荣是这么努力的,也是这么践行的。虽然这其中有曲折,有错误,有心酸,有失望,可是一直都没有放弃。
  于向荣为什么佩服吕栋梁,因为吕栋梁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吕栋梁不但和他志同道合,而且做的更好,做的更强。实在是他于向荣当代的楷模,指路的明灯。
  于向荣为什么对富春生爱理不理,就是因为这个富春生就是混天了日的政治油子。他的理想早就被大河之水泡了个稀巴烂,剩下的就为了当官而当官,为了捞权而捞权。
  于向荣在恭王府大谈杀富的时候,秋天已经在辉煌大酒店里宴请起了张小白。秋天举起了酒杯热烈的欢迎这位市委组织部的新贵。她站起身来,恭敬的说道:“尊敬的张部长,请允许我代表大河县委县政府,热烈欢迎您的到来。也祝愿你们的工作开展顺利。”

  对于大河县的欢迎宴会,张小白是不满意的。我虽然新到市委组织部,可是为官的道理还是知道一点的。组织部是个什么地方啊,那是见官大一级啊。别说你是秋天,就便是于向荣都应该出来迎接我啊。
  可是遗憾的是,于向荣去北京逛恭王府,参观和珅故里,爬长城,领略北国春色去了,哪里顾得了她张小白呀。再者说了,张小白在他的眼中,成不成相,还真的很难说。
  好吗,你于向荣是到北京公干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作为县长,富春生总应该出面迎接一下吧。可是富春生愣是说什么去乡下检查新农村建设去了。新农村建设重要,还是我这组织部要员重要?
  即便是新农村关系着老百姓的生活,可是一天不去看,也不会耽误了工程,让老百姓无家可归吧?但是我呢,在你们大河可呆不了几天呀。所以你富春生这叫什么,这就是找个理由搞逃避啊。拿着组织部副部长不当干部啊。
  自从进了组织部,张小白女士心中最爱的东西除了钱,又多了一样,那就是面子。面子就是权威,面子就是尊严,面子就是地位。
  你给我面子就是对我地位的认可,你给我面子就是对我尊严的尊重。你给我面子就是对我工作的支持。
  反过来说,你们不给我面子,就是挑战我的权威,不承认我的地位。拿着我握着生死笔的判官,当成了孤魂野鬼,闲云野鹤。这是吃果果的对我挑衅,这是吃果果的对我蔑视啊。

  从张小白这么一点认知就能看的出来,作为一个巾帼丈夫,张小白女士,绝对是一等一的聪明。很容易就将官路之上的重要因素就搞了个清楚明白。这也难怪她能辗转腾挪,平步青云。
  富春生不出面,肯定有他的想法。其中重要的一条,指定也是认为她这个副部长和**的裤腰带一样,无关紧要。
  大河县的老大老二不来,剩下的两位重量级人物,就更不能来了。为什么,因为这次考察的对象里就有副书记沈度和纪委书记罗璇。按照惯例,人家避嫌还来不及呢,能出面吗。
  到了这个时候,何志章肯定也不会露面凑热闹了。老子升迁无望,换牌子无期,平白的到你面前来找难堪吗?

  咱就先将脸皮放到一边,这万一考察中出现个什么言差语错,或者是什么过激的行为。那这黑锅指定是要老子来背的呀。
  不高兴的张小白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轻轻的举起了手中的红酒杯,扫视了一眼饭桌说道:“秋部长,从你们这迎接的阵容中就不难看出,你们对咱们市委组织部是真的重视。”
  真的两个字加了重音,是明白的说这个真,是真没有的真。也就是他的把兄弟假的不能再假的假。
  在座的谁都听的出,张小白话里的意思,是嫌弃大河县对她本人没有高度的重视。秋天当然是心知肚明的。她面上带笑,心中暗想,你个小小的丫头片子,仗着身高腿长,就想学起豆腐西施,在咱大河县画起圆规,圈起地来了。
  圈地需要的是权力,圈地需要的是本领。你自己的屁股都没焐热呢,就想着在具有悠久历史,错综复杂的大河县伸上一脚。真是不自量力啊。

  官路上行走,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要看清楚自己的位子,要查清楚自己的脚步。你腿虽然长,但是若脚不够大,还是要守住心。免得一个不慎,摔了个狗吃屎,就难堪了。
  秋天是这么想的,可是却不敢这么说。毕竟她不是于向荣,更不是富春生,人家要么市里有大神赐福,要么是腰杆笔直,根本不怕这些拿着锁链的小鬼。可是她秋天是谁呀,温柔娇俏的小妇人,上无神赐之光,下无坚挺支持。说话自然不够硬气。
  秋天陪着笑道:“张部长,您是女人,我也是女人。所以为了显示出诚意来,于书记专门交代了,让我全程陪同您,配合您的工作。不但让您在大河工作的顺心,更要让您吃的舒心,住的开心。”
  人家秋天比她张小白还要大上许多,级别却不比她低。秋天毕恭毕敬的站在她的面前,一口一个您字,说的张小白也不好意思了。是呀,女人何必难为女人呢。咱就放下计较敞开嘴巴,尝一尝你们大河县的美味吧。

  张小白摆了摆手说道:“秋部长,你真是太客气了。赶紧坐下,咱们共同举杯。希望的今后的工作中,你能多支持我们。让我们少跑腿,多见效。”
  张小白和秋天碰了杯,呡了一口酒,这才挥着手,皱着眉头,夹起菜来。秋天一见张小白动筷子,立刻热情的介绍道:“张部长,若是论吃,您来大河县可真是来对了地方。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啊。咱们大河有水天上来,水草丰美鱼味鲜。长寿山上走一走,野兔山猪盘中餐。您尝尝,这是鱼头宴,这是烤野猪,这是红烧穿山甲,这是清炖凤凰肉。”
  张小白此时的兴趣可都转移到了美食上,她伸出筷子说道:“既然你们准备如此多的美味,那咱们就不客气了,尝一尝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秋天就向张小白打探起了消息。秋天问道:“张部长,听说这次动静挺大,不知道能不能透露一下。”
  张小白小脸红润了起来,心情自然就美好了起来,她边吃边说道:“嗨,咱们组织部是一家。再说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当然可以告诉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