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12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毅,阿斌这么懂事,你应该理解他才对,我约了刘贵,今天我们就好好谈谈,告诉他,你们在缅甸赢了多少钱,怎么赢的,要让他知道,把阿斌打伤了,是多么危险与可惜的一件事。”康怡说。
  薛毅看着我,有些抱歉,我笑了起来,我说:“大哥,大嫂说的对,告诉他,我们赢了几千万,赌石赢的,我们也可以帮他赢几千万,但是现在我被打了,很不爽,没心事赌石啊。”
  听到我的话,薛毅就笑了一下,说:“你小子,好,我就去气气他,你忍一忍,这件事,我薛毅放在心上,永远不会忘,迟早一天帮你报仇。”
  我点了点头,虽然心里很失落,但是我还是得点头,我不能因为一些小事,而坏了大事,康怡虽然让我忍,但是他都是为大哥好,为我们的将来好,我必须得忍。
  虽然我讨厌这个忍字。
  所有人都出去了,只剩下黄皮了,他说:“我草,大嫂真的能说会道啊,妈的,我要是有这样的女人,我他妈也能做大哥。”
  “你是想有个老大那样的岳父吧?”我不爽的说。

  黄皮嘿嘿笑了一下,我没有说什么,就趴下来,我看着阿诺我说:“你回去吧,陪了我一夜了。”
  阿诺点了点头,说:“阿斌哥,我等你噢。”
  我无奈的摇头,看着她走了,我就拿着手机,我看着手机上发来了短信,是啊蕊发的短信,他说她害怕,想要见我,我就从床上爬起来,虽然很疼,但是我还是必须得回去,如果啊蕊那边出事了,我就麻烦了。
  “你搞什么?”黄皮问我。

  我说:“没事,你送我去老街,我想回去休息,这里我受不了。”
  “妈的,你真个怪胎……”
  黄皮骂了我一句,就出去了,我们离开了医院,我朝着老街去,到了出租屋,我让黄皮去帮樊姐做事,不用管我,黄皮也懒得在这里呆着,就走了,我回到房间,关上门,把旅行包丢在地上,走进了房间,我看着啊蕊坐在地上,很颓废,屋子里乌烟瘴气的,看到我回来了,啊蕊就站起来,过来抱着我,她说:“我好怕啊,她让我打人,我感觉我要变成了刽子手了,我又打死人了,好残酷啊,我好怕啊……”

  我不知道程飞让啊蕊做什么,但是一定很残酷,我说:“别怕,我回来了,我在外面也不好过,你看我,差点就死了。”
  我紧紧的搂着她,但是她不领情,也不同情,她把我推在床上,然后爬过来,解开我的皮带,她说:“我需要你,我需要,我不想孤独的一个人……”
  她说完,就俯身下来,我闭上眼睛,那种温热要将我融化,她贪婪而疯狂的索取着,把自己的恐惧,都化作欲望,在我身上发泄着,我能感受到她的恐惧与需求,我紧紧的搂着她的头,让欲望伴随着身体的痛苦爆发出来。
  卑微的我们,用卑微的方式来宣泄自己,来得到自己的渴望,来寻求彼此最原始的守护。
  但是,这只是占时的,我们迟早会变得不再卑微!
  她睡的很香,在睡梦中搂着我,从白天,睡到黑夜,似乎他很久都没有睡觉了,恐惧折磨着她,让他不敢睡。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她的身体本能的颤抖了一下,她起身,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慌慌张张的下床。
  我看着她,我问:“你去那?”
  啊蕊说:“我必须要赶回去,迟到一分钟,他就会折磨我一分钟。”
  啊蕊说着,就朝着外面走,我看着啊蕊,她的神经像是被人拧上了发条一样,紧绷着,到了时间,就开始旋转。

  我有点吃惊,我不知道那个程飞,给他用了什么方法,让他形成这种习惯。
  我站起来,跟着一起出去,虽然我浑身都是伤,但是我现在必须要跟他去面对那件事,那个人,我并不恐惧程飞,虽然他可怕,危险,但是,我必须要面对他。
  我跟啊蕊朝着国庆路走,并不远,整个国庆路都是莺莺燕燕,夜晚的边境城市,所有的野鸡流萤第出来了,白天,这里就是死寂一片,晚上,这里才是狂欢之地。
  我跟啊蕊站在那吃人一样的魔窟前面,微弱的灯光显得这里更可怕,我看着不少人都进进出出,很满足似的,我们就走了进去。
  我看着酒吧里坐着一些人,有的是来玩的,他们搂着女人,上下其手,有的喝酒,有的就坐在边角,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我知道,那些人都是景颇人,是打手。
  对于景颇人,我有一定的了解,但是我相信,这些人,只是一些异类,虽然景颇人好斗,但是他们远远没有到这么变态的地步,这些人,也一定是缅甸景颇人中的一些败类吧。

  我们朝着酒吧后台的小屋子里面走,到了屋子前,啊蕊敲门,很快,门就打开了,啊蕊走了进去,一盏吊着的白炽灯下面,躺着一个女人,我看着,很惨,像是刚刚被修理过一样。
  “你来了,时间刚刚好,这个女人是刚买来的,不同意接客,你好好修理修理她。”
  我听到程飞冷冰冰的声音,就看着他,他眼睛盯着啊蕊,像是一条毒蛇一样,啊蕊点了点头,机械的蹲下来,说:“你不要反抗,没用的……”
  那个女孩抬起头,我看着,有点黑,应该是缅妹,我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式把他们骗过来的,她有点倔强,还不同意,啊蕊就站起来,说:“把他按到水桶里。”
  我听着有些意外,看着两个大汉直接把地上的女孩抓起来,按到了水桶里,随后,我就看着她不停的挣扎,那种挣扎,是无助的,这就是边境,这就是罪恶,我现在终于知道啊蕊有多大的压力了,她在这里不仅仅是肉体上要被折磨,而且还有精神上也被折磨,她并不是小鬼,但是为了不受折磨,她只能去折磨别人,这更可怕,比地狱还要可怕。
  突然,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我看着程飞,他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我看着他,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他冷冰冰的问我:“你很惨?怎么回事?”
  我哽咽了一下,他有点神经质的样子,我冷静下来,有时候这种残暴的恶魔并不可怕,相比于刘贵来说,程飞这种人其实远远没有那么可怕,因为,你可以看到,他的方式只有那么几种,无非是肉体上的折磨而已。

  用一句话说,就是没脑子,你可以尽情的跟他们玩脑子,把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我现在想了解程飞,了解他的族人,这样恐怖的一只力量,如果能被我玩弄于鼓掌之间的话,那是多么值得庆祝的一件事。
  我在想从什么地方入手……
  程英,对,就从程英入手。
  “我被人打了,一个富二代,之前我跟程英联手骗过他,但是骗了他之后,程英就消失了,我怀疑,跟他有关。”我故作认真的说着。
  程飞听到我的话,脸色抽动起来,他抓着我的脖子,说:“怎么回事?他是谁?”
  我听着就说:“他是一个富二代,我是一个混混,得罪了他,跟他打过架,他就程英来办了我,但是程英跟我之间是朋友,所以,就跟我联手骗了这个富二代,程英假装活埋我,然后骗了他四十万,从那以后,程英就消失了。”

  我看着程飞,他冷冷的瞪着我,突然,他冷冰冰的说:“你撒谎……”
  我听着,就很惊讶,我看着他,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是撒谎的,我有点慌,但是我没有说话,而是冷静的看着他,他说:“程英怎么会跟你是朋友?你是外族人,你只能当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