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8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德禄沉默了片刻,沉声道:“我等一致认为前堂主白无瑕倒行逆施,耍弄权谋,令得白云堂成为江湖公敌,以致于总堂玲珑域几乎被毁于一旦,已经不适合继续担任白云堂主,远东分舵主李中华,谦冲宽厚,虚怀若谷,实力不在大宗师之下,威望在白云堂中不做第二人想,当为白云堂新任堂主,执掌春秋九鼎图。”
  至此,李牧野才明白那女魔头为何一出场就先杀了一个自己人。原来这些元老部的成员才是与王霸勾结的所谓内线,而在幕后主持这一切的人竟似乎就是李中华。
  整件事的发展,从白云堂玲珑域遭突袭开始,直至此刻,可谓是峰峦叠嶂,云遮雾挡,诡谲难测。到了这一刻,似乎一切都明朗了。李牧野在心中盘算整件事的经过,虽然还有些许细节处没想明白,却也差不多能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和事态发展的过程贯通于胸了。
  燕鸿飞在身边悄声问道:“李牧野,你觉得谁该坐这白云堂主?”

  李牧野不假思索道:“当然是实力更胜一筹者。”
  燕鸿飞未置可否,道:“话是这么说的,可有的时候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情感因素常常左右实力的发挥。”
  李牧野明显感觉他话里有话,不及细问,因为台上白无瑕又有动作了。她忽然一拍椅子,喝问道:“白云堂十二堂规铁律第一条,江湖乱道,以下犯上,该当何罪?”
  下边有人大声答道:“罪该当诛!”
  话音落地,一颗斗大的头颅飞起,正是孙德禄身后一个高大老者被割去了头颅。热血喷出,淋在孙德禄的身上,他骇然变色,看着身边左右另一个老者,道:“你不是徐无鬼,为什么杀邵春桥?”
  老者从脸上撕下面具,道:“孙德禄,你看我是谁?”
  孙德禄看清来人面貌,顿时面如槁灰,道:“你是影子宗师白无言!”
  白无言道:“红莲庵皇甫平、慈云寺徐无鬼、北天山匡天磊、加上你太行孙德禄,你们四个倚老卖老,不服堂规约束,勾结外敌,进犯玲珑域,以下犯上,乱道江湖,罪该当诛!”
  话音未落,孙德禄突然爆退,白无言手中一柄纤细如丝薄如蝉翼的奇形金属剑走空。
  “白无瑕,老夫不服,你可敢容我抗辩几句?”孙德禄喊话的时候,嘴巴撮哨连续发出刺耳声音,眨眼的功夫,叫来了三只鼠神兵将自己护在当中,继续喝道:“元老部的老兄弟们,你们都不要动,老夫今日必死无疑,只是临死前有几句话不吐不快。”
  “孙德禄,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白无瑕居高临下,轻蔑看着他问道。
  “白堂主,我就先问你一句话,当年巴蜀朝天观无尘观主是怎么死的?”
  “我无尘堂兄是因为被神道教西村林勋和江秋平一起盗走了葛洪孤本三皇丹书,自愧失职而兵解自尽。”白无瑕道:“当时我不过是个几岁的孩子,这件事也能扯到我身上吗?”
  孙德禄嘿嘿冷笑,道:“你当年还是个孩子,我们太行御龙轩的岳大哥可不是,如果不是白无垢借切磋之名将他打成重伤,他也不会郁郁而终,后面自然轮不到你所谓的十岁天才坐了白云堂主的位置。”又道:“白无垢当时早已年老体衰,而我岳大哥却是正当盛年,位列六大天王之列,若不是你给白无垢配了那一颗夺天再造丹,他即便是用些卑鄙手段也毫无胜算。”
  白无瑕道:“孙德禄,你未免也太瞧得起我了,当年岳东天的死是因为他先败给了李中华,失了大宗师的尊严和自信,想借夺天再造丹的药效再延续三十年巅峰体力,但是那颗再造丹只是我胡闹实验炼出来的,药性稍差便可能要了他的命,所以才给了无垢大堂哥,却不想岳东天当场跟我翻脸,还污蔑我故意不给他坐上堂主宝座的机会。”
  她说到这里顿住,跳过一部分内容,道:“后面的事情你们都亲眼所见,他是在公开公平的条件下输给白无垢的,而之所以会输,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手脚,而是他之前已经被李中华破了一次天罡气,已不具备大宗师实力。”
  “无暇堂主编的一手好故事啊。”王霸忽然插言道:“当年我中华大哥刚到雅库茨克不过数载,立足尚且不稳,而且他一身功夫都是白无垢所传,虽然位列武榜第八,却显然不具备大宗师实力,怎么可能打伤同门的武榜六大天王之一的岳东天?如果真有此事,岂非早就传遍天下,玄门二十年前发下武榜时又怎会错过李中华六大天王之位?”
  白无瑕冷哼一声,道:“那不过是李中华的韬晦策略罢了,他是什么实力,你王霸心里最有数才对。”
  孙德禄道:“说来说去还不过是你一面之词,想怎么说便怎么说,抛开岳东天大哥的事情不谈,我再问你当日江秋平和绞茛敬春被玄门和我们联手追杀,霍泽是怎么及时出现的?为什么他从玲珑域求医出来后没有回不夜城,却反而南下去了川藏?又为什么会那么及时出现搭救了江秋平?还有今天这个场合,陈庆之这小鬼为何一出手就把狡茛敬春打成了哑巴?”
  白无瑕道:“当年玄尘亲自出手追杀那俩人,凭一个霍泽可没本事救下人,这事儿你该去问与霍泽结交多年的刘长风去,至于庆之打伤狡茛敬春,不过是事情赶到这儿罢了。”
  孙德禄道:“既然说的是当年事那我就问你,因为当年几段公案唯一的受益者就是你白无瑕!,你是个孩子,白无垢夫妇可不是。”

  白无瑕道:“当年事阴差阳错,虽然我那时候还年幼,但身边总有些心向着我的大人主事,他们若是做了什么也就等于我做了,所以有些事我的确说不清楚,不过孙德禄,这些疑问就是你们背叛白云堂,勾结玄门和逍遥阁奇袭玲珑域的理由?”
  孙德禄道:“当然不只是因为这些。”
  “还因为什么?”白无瑕扬声道:“今天我许你畅所欲言,若你说的我哑口无言,我便退位让贤把堂主位置交给你们随便哪一个!”
  孙德禄道:“老夫做这些绝不是为了堂主之位,而是为了白云堂两千年传承的根基,老朽已经是行将就木的年纪,不想眼睁睁看着历代祖师传承下的基业断送你这阴毒魔女之手。”
  “说来说去都是废话。”白无瑕冷哼道:“你倒说说看,我做了什么人神共愤对不起历代祖师的事情让你这么恨我?”
  “你勾结施罗德,用白云堂藏珍馆里的密卷跟他交换研究成果,可有此事?”
  白无瑕点点头,道:“没错,确有其事,我认为施罗德实验室的纳米修补技术是非常了不起的技术,对提升白云堂在医学方面的成就有很大帮助,所以就拿了两本意义不大的经卷跟他交换了。”
  “你违背了祖师遗训!”孙德禄道:“白云堂是所有堂下兄弟的,不是你白无瑕一个人的,而且这件事只是其一,除此之外,你还与官方的人秘密往来,算计本堂远东分舵主李中华,你和外事局的那个女人在红海秘密见面,真以为别人不知道吗?”
  日期:2018-04-07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