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8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瓜岛美军在从容换防。在努美阿,哈尔西和他的南太平洋司令部同样乔迁新居。人满为患的“阿尔贡”号狭窄、闷热,连个破空调都没有。之前戈姆利早有搬往岸上的打算,因当地法国殖民当局提出没房子未能成行—可见他的魄力确实不够,连个战败国的破殖民当局都摆不平。哈尔西的办法是对法国人不理不睬,强行带人搬到岸上去。他将司令部设在了法国高级专员的别墅里。因为日本领事馆人员早已被押往澳大利亚,这里就成了美国人的临时宿舍。看到陆战队士兵们在原属日本人的地盘上升起了美国国旗,哈尔西简直是开心他娘哭半夜—开心死了。一名菲佣收拾房间时不慎打碎了一件瓷器,哈尔西一点都没生气:“见鬼去吧,那是日本人的东西。”

  因为同处南太平洋战区,新西兰所有陆海军部队都归哈尔西指挥,接防新喀里多尼亚的就有新西兰部队。为安抚民众的不安情绪,新西兰政府曾多次邀请哈尔西到那里串门,顺便大声吆喝两句。到12月底,想到当前无大战事的哈尔西终于接受了邀请。1943年1月2日下午16时30分,哈尔西乘“科罗拉多”号顺利降落在奥克兰机场。新西兰首相彼得弗雷泽早亲自候在那里了。之前他和澳大利亚总理柯廷一样,因国土受到日本人的威胁强烈要求将在北非帮英国人作战的部队调回国内,丘吉尔和罗斯福都不赞成。如此美国人必须对新西兰的安全做出承诺。在为哈尔西专门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当记者问及日军下一步将采取什么行动时,哈尔西大声回答道:“日军下一步将后撤,我们已经采取行动迫使他们后撤,他们不可能止住他们后退的趋势。”

  之前早有传闻,哈尔西预言盟军将在1943年取得战争最终胜利。当新西兰记者再次提到这一问题时,“没错,”哈尔西说,“我们还剩下363天时间来实现我的预言,而且我们正在这样做。我们将在空中、水上、水下以及陆地上对他们采取全面行动。在我们首次出发对他们发起进攻时,我就相信我们一个战士能顶他们3个。我现在可以把这一数字增加到20个。他们不是超人,尽管他们努力想让我们相信他们是。”

  在被问及日本海军的战术是否很难对付时,哈尔西再次声明:“跟他们其它的一切都是一样的,他们只是有些小聪明罢了,并不是那么高深莫测,我们任何一个有正常水平的军官都可以打败他们。”
  对上述发言最高兴的当属弗雷泽,有了哈尔西的吹牛,议会和民众再也不会要求他把军队调回来了。对1943年结束战争的预言,像老酒和师兄们这样的吃瓜权重咋说都行,但作为战区司令官的哈尔西就不行,他到处乱放炮的作法受到了华盛顿的严厉批评,这势必影响到盟国的态度以及国内的军工生产。海军部长诺克斯对哈尔西这样公开预测战争结局的作法感到不满,但又鞭长莫及无可奈何。 

  在珍珠港,尼米兹认为再次赴南太平洋视察前线的时机已经成熟。因为诺克斯将一同前往,尼米兹第二次向布里斯班发出邀请,请麦克阿瑟到努美阿一同交换意见。他深知麦克阿瑟的脾性,连总统和顶头上司马歇尔都不放在眼里,区区一个海军部长怕是难请动他的“大驾”。为不让自己的领导没面子,尼米兹主动提供了两套方案供老麦选择。第一,麦克阿瑟来努美阿;第二,诺克斯、尼米兹、哈尔西三位一起去布里斯班。没想到麦克阿瑟非但不来,也不欢迎几个人去他的地盘,理由是“高级指挥官长途跋涉机关无人照顾”—好像就他忙、就他党员似的。麦克阿瑟认为此时举行这种高级会晤纯属扯淡,并给尼米兹拍发了一份长电讲述了自己的处境和战略打算,最后说明已发表意见就不必再参加会议。对此尼米兹只好一笑了之。

  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是,尼米兹的书桌上曾经摆着一个相框,相框里放着从报刊插图上剪下来的麦克阿瑟照片。很多人对此感到费解,因为大部分海军人员和尼米兹一样对麦克阿瑟的好大喜功和惯于表现自己感到反感。一次尼米兹私下对一位好友吐露了心声,那是为提醒自己待人处事不要“威风凛凛,暴跳如雷”。
  前文提到,尼米兹有一个不太好的名声—总让飞机倒霉的人。果不其然,1月14日当他和诺克斯一起前往中途岛时,座驾的两个引擎出现故障,迫降时底部被撞开一个大洞,飞机开始缓缓下沉。几个人毫不困难地从机舱口爬了出来,只有诺克斯屁股太大被门卡住,大家前拉后推才把他艰难地挤出去。尼米兹头上被撞出一个一英寸半长的伤口。在乘另一架飞机抵达中途岛后缝了好几针。在参加晚宴时众人被告知,这架新换的飞机一个浮筒被油船撞出一个大洞,第二天早晨不能起飞。既然时间充裕且前线战事不急,两人在视察了岛上的防御工事和守卫部队后,竟有余暇观看了信天翁的幽默表演。上次来得实在太匆忙了,没顾上看。想想东京的日军高层在表演“拳击”,人家美国人的领导竟然跑到中途岛观看“动物世界”,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呀!

  1月20日,换乘珍珠港派来另一架飞机的一行人终于抵达圣艾斯皮里图,受到了从努美阿飞来的哈尔西和麦凯恩的热烈欢迎—现任海军航空局局长麦凯恩少将是从华盛顿来此协调南太平洋战区要求增加海军飞机问题的,这里对他属于故地重游。当天在菲奇少将旗舰“寇蒂斯”号水上飞机供应舰上,诺克斯、尼米兹、哈尔西和麦凯恩进行了简单碰头。
  21日,4人乘坐的飞机顺利降落在亨德森机场,帕奇率一众高级军官早已等在那里了。尼米兹和哈尔西发现,岛上的军事设施和生活条件与他们上次来访时有了很大改观。机场已有了一条可供飞机全天候起降的跑道,不远处一条新的战斗机跑道正在修建。疟疾仍是个大问题,但新上岛的官兵们个个精神十足,随时准备、也渴望去击溃岛上残敌。尽管还时常遭到敌机的轰炸,但毫无疑问,美军已牢牢控制了瓜岛及周边海域的制空权和制海权。

  当晚日本人很凑趣地前来袭扰。当第一颗丨炸丨弹落下来时,诺克斯、哈尔西和麦凯恩立即从舒适的棚屋里跑了出来,当第二颗丨炸丨弹炸响时他们已就近跳进了战壕。据传“鬼才”麦凯恩躲进了一个刚由茅坑改造的防空掩体,出来肯定是一身臭气了。只有尼米兹没出去,他说头天晚上没睡好,需要补觉。令人意外的是,因害怕蚊子裹着毯子睡觉的尼米兹因此患上了疟疾,而其余三个光膀子在露天过了一夜的人却安然无恙。

  第二天视察组起身回到努美阿。23日下午15时20分,诺克斯、尼米兹在哈尔西的新家召开了会议,参会的还有麦凯恩以及海军陆战队的德威特佩克少将,哈蒙中将代表陆军稍后也参加了会议。尼米兹提出,南太平洋战区何时才能彻底肃清瓜岛的日军?佩克估计为4月1日,尼米兹认为时间太长了。佩克回答是考虑到日军可能采用拖延战术才估计出来的。针对会上提出的空中支援问题,麦凯恩慷慨地答应提供更多的海军飞机,同时也将对陆军施压让他们派出更多的飞机。随后美国人的话题离开了瓜岛,开始转向“瞭望塔计划”的第二阶段—这正是尼米兹邀请该阶段第一负责人麦克阿瑟前来会晤的原因。参加过上次太平洋战区和南太平洋战区联席会议的人发现,这次会议充满了乐观和自信,和上次会议充满焦虑和忧心忡忡的气氛形成了鲜明对比。就在瓜岛日军饿得死去活不过来的同时,美国这些战争的策划者们已开始潇洒地展望未来了。

  上述成就当然离不开哈尔西的辛勤努力。在诺克斯眼中,哈尔西或许不是一个杰出的行政官员,但对他作为一个战斗员和指挥员的高超本领十分佩服。回到华盛顿后,他到处对人讲述听到的两个士兵在散步时谈论哈尔西的故事。其中一个士兵对同伴说:“这个老家伙就是要我下地狱,我都愿意。”恰好此时有人用手指戳他的脊梁,“年轻人,我还没有那么老吧?”说话的正是哈尔西。
  回到华盛顿的诺克斯立即做出了两大决策。其一是送给尼米兹一架体面的引擎不会突然熄火的飞机。很快一架闪亮的、设有将军座舱且能坐一定数量参谋人员的R-5D型飞机飞抵珍珠港。诺克斯作出的第二件事就是给哈尔西配备一位理智且能力出众的参谋长。布朗宁的性格已经定型,他反复冒犯诺克斯及随行的人。除了哈尔西,跟勃朗宁共事的人没一个人说他好。大家认可他的能力,也习惯了他的酗酒、喜怒无常和狂妄自大。诺克斯给勃朗宁贴上了彻底绝望、无可救药的标签,认为他在现在位置上对国家安全是一个巨大的潜在威胁。

  1月28日,回到珍珠港的尼米兹得到了一个不幸消息。一架飞往旧金山的飞机在航途中失踪,后来在加利福尼亚山区发现了飞机残骸,机上人员无一生还。太平洋舰队潜艇部队司令官英格利希少将也在这架飞机上。随后,尼米兹调来了西南太平洋战区潜艇部队司令官查理斯洛克伍德少将来珍珠港接替了他的职务。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最后一个小节“大撤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