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8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0-12 02:24:08
  (正文)
  但问题总是要解决的。既然军方不愿吐口,东条决定亲自出马摆平此事。可东条同样不能明说,代表政府的首相和陆军大臣一旦干预作战,将会因“干涉统帅权”为军方诟病。之后东条的一系列精心策划显示了他并非常人所说的那样平庸无能。
  瓜岛战局江河日下,巴布亚半岛南海支队的残兵也被美澳联军包围在布纳、戈纳、萨拉南达等几个有限据点内做困兽之斗。上述失败必须有人埋单。田中部长远走南洋之后,作战课长服部大佐同样黯然下课,转而接替西浦出任东条的私人秘书。东条“四愚”中的一愚、真田穣一郎陆军大佐走马上任。在作出重大决策之前变更人事,是日本陆军的一贯作法。12月14日,真田受大本营之托率作战参谋濑岛龙三少佐前往东南前线考察,为体面终止瓜岛作战寻找依据。

  别看这濑岛小伙儿才31岁,军衔仅仅是小小少佐,但此人却和石原莞尔、辻政信一起并称为“昭和三大参谋”。濑岛1925年以倒数第一考入金泽陆军幼年学校,毕业时变成了正数第一。后来以次席从陆军士官学校第44期毕业,1938年从陆大第51期毕业时更成为军刀组首席,获得了入宫觐见天皇的机会。和两位前辈一样,胆大妄为的濑岛俨然以参谋总长自居,坐镇东京向各个战场发布作战命令。战后曾经有人说,太平洋战争日本陆军参谋总长不是前台的杉山、东条以及后来的梅津美治郎,而是这个从未上过战场、毫无实战经验的幕后人物濑岛龙三。

  真田欲视察前线的消息传出,东南方面的陆海军一众高级将领无不长出一口大气。在此之前,陆海军双方已就瓜岛补给问题吵过无数次,差点和田中和佐藤那样打起来了。谁都清楚真田在东条眼里的分量,他的话肯定就代表首相的意思。大家都眼巴巴地盼着真田说出那句谁都不愿说的话:“不打了,咱们都回家休息去吧。”
  但来到前线的真田课长几乎和哑巴差不多,光听不说。不少人向他询问东京对瓜岛战局的看法,真田的话就像事先录好了一样,对谁都是同样一句:“参谋本部形同一张白纸,一切视现场情况和意见而定。”据说这句话还是临行之前东条特意嘱咐他的。从今村到草鹿之后是三川,前线几乎所有大腕真田都见了。他甚至还去了一趟特鲁克,专程拜访山本司令官和宇垣参谋长,并煞有介事地与宇垣商讨了一次性运送三个师团上岛的可能性与途径—这戏做得快成真的了。直到返回东京头一天,12月24日,真田才私下对濑岛吐露了心声:“目前只有放弃瓜岛,否则东南战事彻底无望。”

  12月23日,百武从瓜岛发来电报:“粮尽。再也无法派出侦察人员,无法抵挡敌人的攻势。第十七军请求冲进敌阵,宁为玉碎,也不在自己挖的掩体中活活饿死。”
  24日,宫崎参谋长再次致电东京的次长田边,特鲁克的山本,拉包尔的今村、三川和草鹿:“如今粮草不足的困境异常严峻,两天后只能靠树芽、椰子果和草根来维持生存了。前线大部分士兵已经丧失了作战能力,很多人连行走都非常困难,更何况其它军事行动。瓜岛的命运取决于粮草,刻不容缓,只需主食和食盐即可。此外还急需金鸡纳霜和治疗脚气的药品。”
  25日,从拉包尔直飞横滨的真田驱车直奔参谋本部,总长杉山、次长田边以及新任作战部长绫部橘树少将眼巴巴在那里候着呢。真田这回不哑巴了:“要想取胜除非奇迹出现,实在找不到放弃瓜岛之外的其它任何办法。”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大气。
  1942年圣诞节,陆海军首脑再次召开紧急会议研究瓜岛弃守问题。除了总长、次长、部长、课长一大群要人之外,军令部航空参谋源田实中佐、佐薙毅中佐及参谋本部作战参谋辻政信中佐特邀列席。军令部作战部长福留繁少将率先说出了“撤退”二字。但他提议,在做出正式决定之前,是否再作一次兵棋推演?
  闻听此言,勃然大怒的辻中佐一下子跳了起来。他比参会任何人都清楚,拖延一天对瓜岛那些即将饿死的官兵意味着什么。辻挥动双臂高呼道,“你们对战局了如指掌,却连一个小小的决定都不敢做!你们还都是辞职的好!驱逐舰我经常坐,遇到过多次大规模空袭。我在那里见到的所有海军军官都告诉对我,‘东京饭店(军令部)和大和饭店(联合舰队)的老爷们应到这里来看看我们该进攻哪里,这样也许他们就理解了!’”辻此时肯定想起了“大和”号上那顿丰盛的工作餐。

  “吵架王”富冈课长哪能受得了如此侮辱,忽地一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难道所有驱逐舰舰长都是胆小鬼?收回你说的话吧!”
  “你到过前线没有?”辻说,“那边的情况你了解不了解?”
  富冈大踏步向辻走了过去。眼见佐藤和田中之前的搏击即将再次重演,福留伸手拦住了富冈:“对不起,辻君,你说的是真话。”
  永野总长仍然坚持作一次兵棋推演。演习再次证明了大家都非常清楚的事实,增援部队和给养能到达瓜岛的不到总数的四分之一。双方争吵仍在持续,互相指责对方要为瓜岛的局势负责。陆军说,没有武器弹药和粮食怎能打赢?“你们海军把陆军送上岛去,却不给武器弹药和补给,这就好比把人送上屋顶,却又抽走了梯子。”海军立即反唇相讥,说如此增援下去猴年马月才是个头?陆军说如果有敌人一半的物资就能打赢,“到现在,我们只拿到百分之一。”

  依然有少数海军人员不愿认输,提出举全力发起一次最后进攻以挽回败局。越听越恼的源田中佐站起来大声吼道:“基地航空部队损失巨大,完全失去了争夺制空权的能力!”众皆不语。会议最终一致通过了撤出瓜岛的决定。
  战争第二年的最后一天,1942年12月31日上午10时,天皇裕仁在皇宫主持召开了御前会议。两总长首先汇报瓜岛战况并作了自我检讨,随后东条呈上撤退方案请裕仁审批。
  对此裕仁没有理会,而是冷冷地把脸转向永野:“朕想重复一下,美国人凭什么迫使我们撤退,好像他们一直掌握着制空权?”
  “是的。”永野回答。
  “那么,我军为什么不能夺回制空权呢?”
  “我海军航空兵缺少前进基地。”
  “我们不会在附近岛屿上重建一个机场吗?”

  “那至少要一两个月时间…”
  “据朕所知,美国人只需要几天就可以了!”
  永野语塞,头上的汗汩汩直冒。
  裕仁把头转向杉山:“工兵部队不能加快施工速度吗?”
  “这个…这个…”杉山同样无言以对。
  裕仁满脸不悦地催促两总长作出回答。
  无奈杉山只好道出了个中原委:“陛下,卑职只能遗憾地表示,我们的机械设备有限,竞争不过美国人。”
  永野赶紧站起来补充:“我们的工兵大部分都是人力施工。”

  裕仁对回答显然很不满意,对失败原因整整盘问了两个小时,把永野和杉山弄得坐立不安,满头大汗。
  “我们从瓜达尔卡纳尔的撤退是令人遗憾的!”裕仁提高了本已很高的声调,“既然陆海军都已尽力,朕同意撤军。请你们尽最大努力完成撤军任务,绝不允许再出现类似失误。”说完裕仁拂袖而去。这是开战以来日本御前会议第一次郁闷地研究撤退。不要紧,今后类似的会议还要开很多次,一直开到1945年8月。
  当晚在“大和”号战列舰上,宇垣参谋长悲愤地写下了当年《战藻录》的最后一篇:“我军第一阶段的战果是多么出色!但自中途岛战败以来,我军又打得多么不成功呀!我们旨在夺取夏威夷、斐济、萨摩亚、新喀里多尼亚以及控制印度、挫败英国东方舰队的战略成了一场黄粱美梦。此外,对莫尔兹比港和瓜岛的占领也均告受挫。回顾往昔,百感交集。战争中形势的发展往往事与愿违。即使如此,我仍不能压制心头之悔恨。我军官兵奋战苦战之事迹实不胜枚举。我谨向他们表示衷心感谢,并向效死疆场光荣殉国者敬致吊唁。”

  宇垣知道,将来这本日记就是历史,因此记得格外用心。
  日期:2018-10-12 02:26:02
  (正文)
  这天在珍珠港,同样有一个人在伏案疾书。在出任太平洋舰队司令官整整一年的这天,尼米兹上将在写给凯瑟琳的信的末尾说:“这是最为艰苦的一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