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7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连处理了几桩重要的住房质量赔偿案子,把这个正面形象树立起来,在各大媒体上发表了讲话之后,南阳下面各级政府班子都重视起来。
  这就是形势。
  也是压力。
  每当上面下来一个政策,对这件事情极为重视的时候,这些人的神经才会绷紧,否则他们都不当一回事。
  兴旺地产也因此,损失惨重。不过他们多次打探省委在这方面的态度。顾秋是这次行动小组的组长,他的态度就是整个小组的态度。
  谢总好不容易打听到,顾副省长有缓缓的意思,他这才松了口气。老丈人去了京城,一切只有等他回来才好定夺。
  等了三天,如海同志从京城赶回来。

  在京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顾秋也不知道,他更没有去打听。但是如海同志回来后,沉默了整整二天。
  直到第三天,他才派邱秘书来喊顾秋,叫顾秋过去商量。
  顾秋正在处理事情,见邱秘书过来叫了,这才赶到如海同志办公室。
  这可能是头一次两人说话,没有那种火药味。
  如海同志看到顾秋,点点头,“小邱,泡个茶。”
  小邱心里一惊,老板语气相当好,态度明显不一样了。给顾秋泡了茶,小邱就把门带上。

  自从老板从京城回来,小邱有一种明显的感觉,他的态度大不象从前,难道???
  这事挺奇怪的,他就在心里琢磨着,莫非老板在讲和?
  肯定了。
  一个人坐在外面,挡住了其他的见老板。
  如海同志看着顾秋,“顾秋同志,今天让你过来,主要是有几项重要的工作,我跟你沟通一下。”
  顾秋一脸平静,但他心里却在琢磨这事。真是奇怪了。
  如海同志京城一行,温和了许多,这是为什么?
  顾秋坐在那里,望着如海同志。

  两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足足讨论了个多小时。顾秋完全可以感觉到他的变化。这一点,顾秋一直觉得很奇怪。
  今天的如海同志,态度温和,跟以前大不相同。而且把一些原本属于常务副省长管的事情,也一并跟顾秋商量着处理。
  有这种态度,顾秋很满意。
  不过顾秋心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要不是如海同志苦苦相必,顾秋也不会跟他顶牛,让他下不了台面。现在看来,他应该是知道自己的错误了。
  谈到十一点的时候,如海同志道,“那就这样定了,下午的会议上,咱们再讨论这个问题。”
  下午开会,如海同志坐在他的位置上,看着大家道,“今天我要郑重宣布一件事。关于之前的分工,今天宣布作废,从现在起,恢复之前的分工。”
  “啊?”
  这个消息,更令人震惊。
  之前他上台时,把几位副省长都给坑了,让权力平分,打破了原有的规则,现在倒是奇怪了。
  突然宣布恢复之前的分工,所以大家都觉得很意外。

  不管意外不意外,这个问题迟早要解决的。如果他继续这样下去,顾秋他们这些副省长,肯定不会就范。
  这次会议,如海同志多次征求大家的意见,让这个会议,有从来没有过的和谐,民主。
  散了会,大家一个个都觉得十分奇怪,在心里琢磨着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事实上,唐书记也郑重跟他提出过这事。
  希望他能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但当时的如海同志,对此很不理解,还跟唐书记顶牛。
  这次京城一行,态度居然这么快就转变了。
  这个消息,在圈子里传开,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
  谢总听到这消息,匆匆赶到老丈人家里,很不解的问,“爸,为什么?”

  如海同志看了他一眼,满脸不爽,要不是因为兴旺地产被人死死揪住不放,自己有必要这样做吗?
  他瞪了女婿一眼,“管好你的公司,少给我惹麻烦。”
  谢总依然不解,难道这事就这样算了?可仔细一想,不算了又能怎么样?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公司整顿一下,迅速回归到以前的最佳状态。通过这一轮调和,顾秋好象真的对住房质量问题,渐渐有了松懈。
  谢总长吁了口气,感觉象从地狱里出来了一样,然后迅速布署,调整战略方针,要在最快,最短的时间内,尽可能的把股价拉升上来。因为,他急需要钱了。
  做为上市集团,他手里的股份自然是最多的。只有把股价拉上来,把几块钱一股的股份,变成几十块,甚至上百块,这样他手里的资金才会疯了一样飞涨。翻番。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谢总开始了新的布局。
  夏芳菲正在开会,询问草盘室的工作人员,目前悄悄潜伏进入兴旺地产的资金究竟有多少了?
  据大家统计出来的结果,已经有近二十亿的资金进入这支股票。夏芳菲在心里盘算,何少丽那边与自己结成联盟之后,也率大量资金介入,如今她手上已经持有近五亿的兴旺地产股票。
  夏芳菲盘算了一下,再加上顾秋舅舅那边,也会介入,到时至少有近五十亿的资金来抢兴旺地产的筹码。
  周日当晚,谢总连夜开会,分析师对谢总说,“我建议在拉升之前,再做几次震仓,让那些意志不坚定的股民,通通震出去。”

  谢总道,“这事你们自己拿主意,但是我要求在一个月之内看到效果。”
  分析师对此蛮有把握的,“这个没问题。”然后,分析帅主持了会议,跟下面的草盘手分配了任务。
  “明天开盘,我们先小幅拉升零点几个百分点,然后猛烈砸盘。把一些定力不足的机构和散户都清理出去。”
  分析师的意思是,用左手换右手的方法,把那些散户和不坚定的机构震出去,以便自己在拉升之前获得更多的筹码。

  一旦等拉升之后,他们拥有的股份越多,盈利就更多。
  因此,兴旺地产也没有发布任何激励的好消息,一切准备工作都在悄悄进行。
  第二天一早,九点三十分开盘,果然小幅拉升零点八个百分点之后,见追捧的热情不高,他们就开始震仓了。
  而远在武源的何少丽,下令让草盘手介入接盘。
  新的一轮角遂拉开了序幕。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但是残酷的程度,远远不亚于一场正规的肉搏战。
  夏芳菲联合几大集体发动了这场狙击,这恐怕是兴旺地产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当他们来了几个起起落落,多次震仓之后,认为一切都比较妥当了,才着手准备拉升。
  有草盘手质疑,为什么我们震仓的时候,总会出现大量的买单接盘?而当我们拉升的时候,他们又往往放弃追击?
  对于这个问题,分析师做了全面的分析,他认为,不排除有机构趁机建仓。
  日期:2018-04-07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