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3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与你关系不好的人。即便你告知了他们,他们也不会按照你想的那样去说。人家有人家的一套说辞,大的事情人家不会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小毛病一定会数出什么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反正说来说去,总是能暗示出你一大堆的毛病来。
  不但如此,出了考察组的办公室,他立刻就会跑到你的身边,热情洋溢的告诉你。嗨,领导,我推荐你了。我把你夸成了当代的焦裕禄,未来的秦始皇。你的常务副稳把攥,没得跑。
  屁话,这个事情是你定的?还稳把攥,没得跑,你老人家恨不得老子阴沟里翻了船,你好挑灯看戏度长夜。
  瞧一瞧吧,人心险恶吧,想一想吧,世事难料吧。当然好人不分单位,坏人不分村庄。不到图穷匕见,不到阴沟翻船,没有几个人会知道,原来同样的肌肤同样的面孔,还有着不同的七巧玲珑心。
  陈九江是怎么当上副县长的?很多人都说他是搞了贿选,强尖了民意才如愿以偿的脱颖而出。如果此刻他再安排考察,被人抓个现行的话,那问题可就大条了呀。那就是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所以古人会说,领导画蛇的时候,小兵们就不要想着添足了。一个不好就会弄巧成拙,自取其辱。想到这里,陈九江抓起电话的手,又放了下来。
  陈九江在琢磨富春生,富春生也在琢磨陈九江。若不是富春生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他还真的就相信了今天陈九江的表演。那小表情变的,多么自然,多么流畅,一点作伪的痕迹都没有。
  看他那表演,富春生就觉得陈九江那小子的学历肯定是造假了——他一定是表演系毕业的,根本就不是当老师的料。也许正是他演员一样的表演,才在九江师范大学骗出了那么一张文凭来。
  看样子陈九江真的搭上了高歌的线,不但如此,他和高歌之间的关系也定然有了巨大的突破,让他成为了高歌眼中的小红人。所以高歌才会铁了心的为他说话。

  如此一来,有了市长作靠山的陈九江立刻变成了田径运动员,做起了撑杆跳,一跃飞过了何志章头顶,当起了县政府的二哥。
  俗话说的好,屁股决定脑袋。陈九江的屁股抬高了,那脑袋里的花花肠子只怕也会显露出来。这是个不安分的主啊。别看他整天一本正经,斯斯文文的坐在办公室里,手底下可不含糊。半年不到的时间,愣是让他在四面楚歌中,在县城里开辟出了一片疆土。
  陈九江不但得到了郑大胆一系的支持,而且在吕栋梁的旧部间很有市场。不但如此,还有一部分下面的领导将陈九江视作了大河县的政治黑马,准备在他身上狠狠的烧上一把冷灶。这让陈九江羽翼渐丰,越发的难以驾驭了。
  所以站在领导的角度,不是每一个下属升官都会让领导高兴。当初何志章升官了,所以就叛变了。现在比何志章更年轻,更有野心的陈九江升官了,那么他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人生啊,总是有那么多的烦恼。凡人有凡人的烦恼,县长富春生有县长的烦恼,县委书记于向荣有于向荣的烦恼。只是和富春生不一样的是,富春生的烦恼可以自行解决,可是于向荣的烦恼是他自己解决不了的。

  秘书长王贵云见此就对于向荣道:“于书记,俗话说的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大河县在您的领导下,一路走来,已经是披荆斩棘继往开来了。不夸张的说,那叫铸造辉煌,突破自我。所以啊,咱们就别窝在宾馆里怨天尤人了,还是出去散散心吧。”
  于向荣想了一想说,你说的有道理啊,说说吧,你要去哪,我带你去。
  王贵云苦笑着说:“关于北京,我可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头一回呀。还是您带我去吧。和在大河县一样,您就是我的火车头,你往哪开,我就往哪跑。”
  于向荣最爱听这话,立刻愁容消退,笑容渐露。他琢磨了一下,说道:“得,我带你去和珅府邸,去感受一下福气吧。”
  行医的崇拜华佗,演戏的崇拜关汉卿,讲义气的崇拜关二爷,当官的人中,崇拜和珅的可是不胜凡几啊。
  和珅是谁呀,能从一无所有的平民百姓混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清宰傅,封侯加爵,权倾四野。不但是官场中的超级巨星,就连码字看书之人心中都芳心暗许,春心为之涌动啊。
  所以于向荣一提和珅,王秘书长就点头应和,他说道:“于书记,虽然我的偶像是王阳明,王安石,王羲之,王昭君。可是我也想看看富可敌国的和珅和老爷的家是个什么样子,若是能沾一沾他的福气最是好了。”
  二人到了恭王府,看着攒动的人头,于向荣道:“看见没,想沾福气的人还真不少,咱俩也别闲着,我带你去看福。”
  王贵云跟在于向荣的身后转了半天,瞅了瞅这,看了看那,摇头晃脑说道:“于书记啊,作为乡下人,我还真没看出这和府有啥特别的。和咱们长寿山乾坤老杂毛建的那几间庙宇不是一个样子吗。”
  这话说的于向荣直翻白眼,若不是当着这么多的游客,于书记立刻就能发火。他小声的说道:“长寿山的那些个殿阁能和这里比吗?你看看这雕梁画栋,再看看那亭台楼阁。哪一样不是精雕细琢妙手精工?你没听人家说过,一处和珅府半部大清史?”
  王秘书长摇了摇头说道:“这个真没有,我就听说过,和珅跌倒嘉庆吃饱。是不是和珅肚子太大,吃了嘉庆皇帝的满汉大全席,没给钱呢?”
  于向荣冷哼了一声问道:“那你听说过什么叫小猪吃的饱饱想要上床睡觉吗?”
  王贵云笑着说道:“这个我还真听过,以前我老婆经常唱给儿子听呢。”
  于向荣听到这里,是真的笑了,他说道:“没看出来啊,弟妹还是很有眼光的,比我看的更透彻。”
  王贵云也笑了,心说领导这不是换着花样夸我的吗。可是走了两步才想明白,原来于向荣的意思是说他儿子是小猪,那么他不就是大猪了吗。
  王贵云再想找于向荣理论,人家早就去远了。他紧赶两步,两个人就到了福字碑前,于向荣道,你看看吧,那就是福字碑。王秘书长看了一眼说,这碑咋那么眼熟呢,哦对了。长寿山那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
  这话还真叫他说对了,陈九江当初鼓捣长寿山的时候就搞了福寿禄三大主题景观,当时的那块福石就是照着这个碑刻制的。不但字体一模一样,就连那石头都做旧的和这假山里的石碑一个样子。

  只是不同是的,陈九江将那石头立在了院子中间,让游客伸手可及。后来老杂毛动了歪心思,愣是安排个道童站在旁边,逢人就说,摸一摸一块钱,长寿幸福保平安。还别说,真是财源滚滚,日进斗金。
  日期:2018-04-07 0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