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81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台下那个跟留着大杏叶头,与赵震北站在一起的东瀛人走了上去。还没等站稳做个自我介绍,陈庆之便忽然发动,扬手对着他耍了一招袖底乾坤,手中多了一把手枪,砰地一枪,打在这人的眉心,登时毙命。
  “这小子还真够狠的!”
  燕鸿飞道:“这是因为他的对手用的是远程兵器,他没有超卓的身手根本没办法抵挡,所以才要先下手为强。”
  李牧野经他提醒才注意到死掉的东瀛大汉一只手压在身下,手腕上缠着一段纤细的铁链。
  “那应该就是东瀛忍者专用的飞镰,一旦让他得到机会出手,方圆两丈内根本没办法近身,那乾坤水火扇威力再大也就没了用武之地。”燕鸿飞分说道:“这个陈庆之有勇有谋,与人交手还懂得因人而异,看人下菜碟,不俗!”
  李牧野道:“他这一枪料敌先机,对方根本毫无防范,眼神感应和射击手法配合的都接近完美,确实很了得。”
  又有人登台了,这次上来的是个女人,三十许人,穿了件明黄色登山装,身材婀娜动人,很有成熟女性的魅力。一上来便嗲声嗲气叫道:“小兄弟,别开枪,我有话要跟你说。”

  陈庆之含笑道:“好,你说吧。”
  女人搔首弄姿,一边说一边往前走,“你们白云堂的人呀,个个都是这么冷酷,可偏偏又个个这么讨人喜欢,姐姐我呀一看到你就忍不住想起好多话来要跟你慢慢说。”说话间,从衣领子里拉出个粉色的黛帕来。
  “那你就留着这些话以后慢慢跟我说吧。”陈庆之唇角泛起冷酷的笑意,挥手之间,女人漂亮的头颅突然飞起,被他一把抓在手中丢到了台子下面。
  李牧野完全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见陈庆之隔着三尺远一挥手,那女人的脑袋便从腔子上离开落到了他手里。

  “无影线,夺魂钩!”燕鸿飞惊讶道:“这是高月龙的独门秘术,这小子竟得了高月龙的真传。”
  “白云堂看来是有备而来,却不知王霸这边做了多少准备?”李牧野看着身边这个盗门万事通说道。
  燕鸿飞环顾两方面阵容,道:“两边都不简单,今天咱们要饱眼福了。”
  这时候又有一个不信邪的登台了,正是那个练通背拳的武榜名人赵震北……
  牛象虽巨,却惧虫蚁之流钻耳入脑,参天巨木,最怕藤蔓绕身附着。
  世间万物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陈庆之连战连捷,就连狡茛敬春这样的小宗师都败在了他的乾坤水火扇下,本该是士气如虹气吞万里,但面对赵震北主动登台挑战,他却出乎意料的选择了不战而退。抽身下了石台。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不但李牧野不解,连孙德禄和其他人也都面露疑惑看着陈庆之。

  “孙老祖,不是庆之怯战,而是我之前接到堂主通知,不得取这个赵震北性命,我的方术法宝都是出手便要命的,若手软了反而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不宜跟他交手,只好退下来让贤。”陈庆之解释的时候并未刻意瞒过别人的耳目,李牧野离着不远也听见了。
  孙德禄微微变色,问道:“你跟堂主有过直接联络?”
  陈庆之道:“堂主用金雕划沙传信,命令里就是这么说的,我也是从灵禽飞鹰部的分舵主爷爷那里知道的命令内容。”
  孙德禄问道:“高月龙人在何处?为什么没有亲自过来?”
  陈庆之道:“舵主爷爷人还在北美,我们是用手机拍照把金雕划沙的内容传递给他的。”
  孙德禄微微松了口气,道:“原来如此,他有没有说堂主为什么不允许我们伤这赵震北的性命?”
  陈庆之摇头道:“我所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除此之外,就是命我在今天赶过来接应。”忽然反问:“孙老祖,您难道没有接到堂主通知的消息吗?”
  孙德禄道:“我们是自发过来的,元老部的兄弟收到消息,逍遥阁大批人手往这边集中,我们怀疑是跟堂主失踪有关的,所以就自作主张赶了过来。”

  陈庆之哦了一声,微微点头,道:“姜还是老的辣,幸亏孙老祖见微知著,及时赶来,不然今天小孙孙这条命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又道:“堂主约定在此相会一事本来极其隐秘,却不知怎地就泄露出去,对方摆下这阵仗在这等待,咱们实力不占优势,情势危急,你我唯有竭尽全力掩护堂主平安撤离才是首先重要的。”
  孙德禄点头道:“理当如此,你先歇一歇,我安排别人上去。”说罢,往身边左右扫了一眼。
  “我去!”那红脸的孔孟节主动请缨道。
  孙德禄还没表态,陈庆之便越俎代庖道:“孔先生古道热肠令人钦佩,但今天这个场合却不是您展露身手的地方,赵震北拳脚功夫厉害,且擅长暗器伤人,还是换其他人去吧。”
  孔孟节不悦道:“小老弟担心我不是赵震北的对手?”
  陈庆之道:“孔先生是天门道宗传人,门户传承的宝器阴阳雷极锤有两仪化四象之功,十八年前也曾在文榜三十名之列,我还知道您是文武兼修,一身燕青神拳功夫也曾登堂入室,虽然如今上了几岁年纪,实战却不输那些练习散打的小伙子,可谓是虎老雄风在,实力不减当年,只是今天这个场合并非一般的比试较量,您能仗义执言便已经是对白云堂莫大的支持了。”

  人人都爱听好听的,陈庆之其实是摆明了说孔孟节年纪大了,实力已经不足以登上这个台子,往昔江湖名声得来不易,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逞强。话出口却说的十分艺术婉转。孔孟节不是棒槌,也没有找死的瘾,不过是因为无人主动应战,他是红脸汉子碍于脸面才出头的,见陈庆之阻拦之意甚坚,当下便就坡下驴,连连摆手,道:“老了,老了,浪得虚名罢了,既然小老弟这么说了,那俺老孔就不逞强了。”

  陈庆之转而对孙德禄躬身道:“还要请孙老祖请一位元老部的成员出头更有把握些。”
  孙德禄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左右吩咐道:“元老部哪位兄弟上去把这个赵震北弄下去,记着要留他一命。”
  一个灰头土脸,绿裤红袄上挂着一串串破口袋,酥胸半露,淝臀若隐若现,穿着十分大胆前卫,看不出实际年纪,也分不清男女的怪人走出人群,阔步来到石台前,没有走梯子,而是看起来十分笨拙的攀爬上去。
  只见这人手里拿着根紫藤木做的拐杖,一步三摇走向全神戒备的赵震北,道:“嫩个鳖孙,是嫩自己下去呢,还是让俺费些手脚把嫩踢下去?”
  赵震北冷笑不语,他解开衣襟,亮出腰间三把飞镖,同时双手从后腰出掣出一对寒光闪闪的三尖匕首钺。
  这种小奇门武器十分罕见,环手为月,前面有三个凸出的锋芒刀尖,可刺,可划,可钩,还可挂住对手兵刃。在冷兵器时代,堪称杀人利器。而他腰里别着的三把飞镖则是典型的斤镖,十六两一柄,功夫练到了,二十丈内既可以打灭香头,还可以刺穿三寸厚的木板。
  日期:2018-04-07 0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