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6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全暴露出来了。
  李牧走出去,其他人跟着出来。
  李牧对金甫美说,“小金,你和派出所的同志留下来,详细的了解情况。其他人暂时跟着我。嗯,小苏,你也留下协助小金。”
  苏小兵忙说,“头儿,我得跟着你,你身边要有人保护啊。”
  高格于是笑了,“苏参谋,你放心吧,有我们在,教官不会有事。”
  犹豫了一下,苏小兵还是答应了,他还是希望与李牧寸步不离的,哪里有勤务官离开首长的道理。
  教导员领着苏小花和金甫美再次进去居委会办公室那里继续找居委大妈聊天了。
  李牧扫视了高格和李双奎一眼,笑道,“现在基本可以肯定,孙培成并非这个孙泉才夫妇的儿子。你们怎么看?”
  高格和李双奎陷入了快速的思索当。
  高格说,“孙培成的背景造假这是肯定的了,能够证实的是他高开始的这段经历,往前的经历,孙泉才夫妇已经离世,很难查到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双奎说,“我们可以查孙培成读过的所有学校啊,肯定有蛛丝马迹的。”
  “没有多大意义的。”高格说。
  “为什么?”李双奎想不明白。
  高格看了看李牧,李牧点点头,高格解释说道,“居委大妈肯定孙泉才夫妇没有儿子,唯一的女儿出生没几天死了,这一点明确了吧?”
  李双奎点头。
  高格接着说道,“但是户籍登记面却显示,孙泉才夫妇有一个儿子,登记时间刚才你也看了,正是居委大妈提供的时间后不久,也是孙泉才的唯一女儿死后不久。问题来了,孙培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居委大妈说,孙泉才夫妇的女儿死后,他们曾经消失过几年,可以断定是五年。于是,孙培成五年空白的档案出现了。”
  李双奎疑惑问道,“不可能吧?派出所那边登记了有儿子,居委这边怎么可能不知道?”
  李牧笑了笑,补充说道,“当年那个时代,户籍登记本来混乱,而且居委也不会闲着没事去查人家户口。再者说了,现在的居委大妈,在当年只是一个普通人,无从了解这些信息。”
  “明白了。”李双奎恍然大悟,“孙泉才夫妇五年后带着孩子回来,那孩子是孙培成,然后从这里搬走。那时孩子应该是五六岁了,但是户籍登记所在地是在这里。这么一看,孙培成的真实档案一下子符合了逻辑。”
  顿了顿,李双奎问道,“教官,有一点我还是想不明白,五六岁之前的档案空白这个很正常啊,那个年纪什么也干不了。”

  李牧道,“是很正常,不正常的是,没有查到孙培成的出生记录。”
  “可是他为什么要造假把这空白的记录不去呢?”李双奎问道。
  李牧沉吟着说,“有很多可能性。持续这么多年,同样会发生很多计划外的事情,孙培成本人或者说他的级,一样的在随机应变。前后三十多年,如果整个计划是从孙培成五岁的时候开始的,那么很有意思了。”
  长达三十五年的潜伏计划,想想都觉得刺激。

  “教官,咱们下一步怎么办?从孙泉才的社会关系查起?”高格请示。
  李牧笑道,“那要查到什么时候,孙泉才死了那么多年且不说,孙培成如果真的是鼹鼠,你认为咱们去查孙泉才能获得多少有用的线索吗?”
  “那怎么办?”高格问。
  李牧指了指商务车,说,“当然是直接去问孙培成本人。走吧二位,麻烦你们给我当当行动组。”
  两人愣了一下,回过神来之后顿时激动起来。

  南方工程公司在深圳有一个工程技术研究院,并且有一个分公司,重心是工程技术研究院。
  这几天,孙培成恰好在工程技术研究院这边出差。
  他是管技术的,时不常的要飞过来深圳这边,而李牧在出发到深圳之前已经了解到了孙培成的行踪。值得注意的是,他并没有让陈福对孙培成实施监控。
  孙培成的身份很特殊,要想对他实施监控,得较高的领导机关批准,而且通常不会得到批准。他的特殊在于他的民主党派身份,而且还是地级常委。
  高格让国安局的司机留下来,让他再联系一台车过来给苏小兵和金甫美使用,然后他亲自开车,三人往南方工程技术研究院的方向去。
  南方工程公司设立在深圳的研究院是非常高大的一处地方,花园式办公场所,从外观能看出格调的不一样来。这也表明了南方工程公司是很有实力的企业。没有实力也根本接不下那么大一个国防工程,海工程作业可不是一般施工队能玩得转的。

  而且,南方工程公司有自己的工程船队,这可是很了得的。
  设立在深圳的研究院每年都能吸引很多高学历人才过来,优厚的待遇,美好的工作环境,以及广阔的职业前景。
  一路,高格和李双奎的心情放松了不少。实际,案子查到这个份,可以说是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孙培成之所以能够隐藏这么久,是因为当年各个部门之间的信息根本没有实现共享,而过了这么多年,除非像这一次这样针对性的进行深入的调查,否则谁能想到孙培成的真实身世是这样一种情况。
  抓住这个点,后面的案情不难推进了。
  都是办案的高手,基本能推测出后续的案情发展来,眼下只需要做一件事情——把孙培成控制起来。
  李双奎向高格打眼色,偷偷看了眼坐在第二排独立座椅的李路一眼,却发现李牧在凝眉沉思。

  本来他想提出跟着李牧去陆南办案的请求,看到李牧这样的神情,马打消了念头,转而问道,“教官,怎么了?”
  李牧思索着说,“我在想,费了那么大的劲持续三十多年安插进来一个鼹鼠,仅仅是为了窃取一个防空阵地地下结构图,合理吗?”
  李双奎当即一愣,谁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毫无疑问,他们不可能在三十多年前预知今天的YS岛扩建工程,但是孙培成毕业之后进入南方工程公司工作至今,没有换过工作。因此可疑排除孙培成是奔YS岛扩建工程区的。”李牧自言自语。

  高格说,“教官,南方工程公司经常负责国防工程项目的建设,对部队来说是一个合作很多年的老伙伴了。会不会是冲这一点特意安插进去的。”
  “即便如此,说服力依然不足。”李牧摇头,“三十多年的鼹鼠,三十多年来一直没有暴露,说明他平时的行事非常的低调而且小心,也可以判断出他大多数时候是处于冷却状态。为了YS岛扩建工程暴露掉这么一个发展了这么多年的鼹鼠,我不相信敌人有这么短视。”
  李双奎微微摇着头说,“这个还真是很怪。难道说孙培成不是鼹鼠?”
  “可能性不大,孙培成有大问题,甚至我可以断定,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李牧肯定的说,“一定有什么地方是咱们还没了解到的。”
  高格说,“教官,如果孙培成并非敌特发展多年的鼹鼠,而是近几年才策反的潜伏人员,那一切都说得通了。”
  日期:2017-11-02 06: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