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596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焕生道:“老张,最近的一些事情,给我的一个总的感觉,省委要对政法系统出重手,我担心你也会受到牵连。”
  钱焕生忽然把这话一讲,张仁心里一震,想来想去,却是忽略了这个问题了,石正生被免职现在看来并不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而要综合起来分析这个事情,石正生因为在担任桂山市公丨安丨局长期间履职不力,而被免职处理,那么这个事情所产生的影响是什么?会不会影响到他?
  要知道石正生原来可是他欣赏的干部,此前也保过石正生,但是石正
  生现在被免职了,别人会怎么看?而他又出了车祸,这么一想,他一下子感到危机了。
  “老张,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张仁皱着眉头看向钱焕生道。
  钱焕生听了,看他一眼道:“我现在有不好的预感,有些事情可能是冲着你来的,你的政法委书记下一步会不会给拿掉?”
  钱焕生的年龄比张仁大,现在又到了省人大任职,所以与张仁说起话来,就是比较直接了,张仁听了,并不介意,所以一听这话,便是心里一悸道:“你得到什么消息了吗?”
  钱焕生道:“没有,这是我的一种直觉,老张,你要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要么就抓紧调离粤西省吧,不然,最后你肯定要面临麻烦。”

  张仁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并没有调离粤西省的想法,他现在想当常务副省长,政法委书记拿掉他并不在乎,关键是他要当上常务副省长。
  “老卢要调走了,我考虑去省政府任职。”张仁想了想,说道。
  听到他是这种意思,钱焕生心里一紧,心想张仁在这个时候还能调到省政府担任常务副省长?他不是在说梦话吧?
  想了一想,钱焕生道:“我听说张彬盯这个位子很久了,他一直在省政府工作,而且还是省委常委,恐怕事情不好办。”
  “张彬才当多长时间的常委?常务副省长这个位子,一般来说要让资历深的人来担任,张彬的资历太浅了,当然了,我也知道他在活动这个事情,但是他不够资格。”张仁一时非常自信地道。

  看到张仁如此自负,钱焕生道:“老张,不要大意失荆州啊,虽然一般情况是如此,但是不表明不出现例外啊,当前我不建议去竞争这个职位,另外,你要选择以退为进,免得到头来遇到麻烦。”
  “怎么个以退为进?”张仁一下子困惑了。
  钱焕生道:“主动找楚忠明谈一谈政法工作上的事,主动要求承担一下
  责任,看一看楚忠明的反应,如果效果好的话,说不定会转危为安。”
  张仁一听却是马上说道:“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去主动承担责任,那不是给张彬提供助力吗,现在不是时机。”
  钱焕生闻言,道:“现在政法系统出了这么多事,你硬想着去竞争常务副省长一职,难度太大,与其碰壁,不如守住当前这块阵地,我这可是忠言,你要好好想一想。”
  钱焕生今天来找张仁,说了这么多的话,其实最后这句话才是他过来找张仁的主要目的。
  一方面他这样讲,是他分析形势后所得出来的结果,而另一方面则是他要通过张仁的做法,来为他打掩护,为他争取主动。

  张仁主动找楚忠明承担责任,他猜测楚忠明定然不会照单全收,毕竟张仁是中管干部,张仁一低姿态地向楚忠明表明了态度,楚忠明就会从省里稳定角度出发,维护一下他,而只要楚忠明不对张仁作出处理,他就会安全了许多。
  张仁是副省级干部,他也是副省级干部,省委没法直接处理他,只有上报中央才行,但是如果把他上报中央了,难道张仁就没有责任吗?而只要楚忠明不把张仁上报到中央,他被上报到中央的可能性就低了许多,而如果张仁不低头认错,楚忠明对他非常不满,同时陈功那边还在搞着事情,最后矛盾就集中到张仁与他的身上,他们两人都得倒霉不可。
  谁都不能拿鸡蛋跟石头碰,此前他没太把陈功放在眼里,总觉得他们是实力派,楚忠明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但是有着陈功在背后搞事情,一步一步就会把他们给将死了,现在趁着还没有将死,要么主动投降,要么想办法反击,然而他们现在有什么反击的办法吗?
  趁着现在还没有被将死之时,求和是最好的方式了,钱焕生现在就是这样的想法,所以力劝张仁不要竞争常务副省长,不要不愿意低头,大丈夫能屈能伸,不拘小节啊。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没争过
  听了钱焕生的话,张仁想了想,忽然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与其以退为进,不如让位,如果我调到省政府去,不就把位子让给陈功了吗?这样,楚忠明或许会更高兴。”
  钱焕生闻言,仔细想了一想道:“这么做也行,但是前提是,常务副省长真是你碗里的菜了吗?如果最后不是这种情况呢?”

  钱焕生的话是一针见血,讲的太直来直去了,张仁眉头顿皱,但是这个事情他又无法回避,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情况是不容乐观,你的意思我只有低头认输,以退为进了?”
  钱焕生道:“这只是我的建议,具体如何去做,你自己再考虑吧,但有些事情当断不断,必受其患,我是这样想的。”
  听了此话,张仁心乱如麻,好好的心境,就让钱焕生给搞乱了,想了想最后说道:“老钱,你现在是不是也担心自己啊?”
  钱焕生顿时摸了摸鼻子道:“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我不想我们中的任何人出事。”
  张仁顿了顿道:“没有那么悲观,楚忠明也不可能一手遮天,另外,我们在粤西省耕耘多少年了,不会那么被打倒的。”

  “但愿吧,老弟,我是想未雨绸缪,不要到时候太被动。”钱焕生道。
  两人谈了半天的话,张焕生走了,张仁在他走后,暗自沉思,有些事情的确是难以下判断,如果人人都能未卜先知,那什么错误都不会有了,为什么有些人不到黄河心不死,因为人人都不愿意过早承认失败,所以才会是这个样子。
  想了一想,第二天,张仁就去了京城,他要作最后一次努力,看一看他会不会成为常务副省长,如果已经没机会的话,他需要面对现实了。
  “张书记去京城了。”陈功正坐在办公厅宽大的办公室里,办公室主任岳茜怡穿着一身黑色得体的职业套装,悄悄走到他的面前
  说道。
  抬头看了看她,陈功哦了一下,问道:“什么时候去的?”
  岳茜怡道:“今天早晨刚走的,昨天晚上,钱主任与他见了面,不知他们谈了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