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14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文杰的一番话对赵婷婷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她怎么也没料到,平日里对她甜言蜜语的男人怎么一瞬间变成如此凶狠无情面孔?
  她当时心里便想,“恐怕,父亲的事是指望不上男人了,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信了狼心狗肺的男人满嘴好话?”
  那天,赵婷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胡文杰的办公室,下楼的时候,因为心不在焉,她好几次差点摔倒,从胡文杰公司里出来后,她一个人站在繁华街头,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恨多情,恨无情,恨到尽头梦已醒,唯见花飘零。”
  尽管,此时正午的阳光照在人身上说不出的暖意,赵婷婷的心里却像是安了冰窖,一股股寒气从体内喷薄而出,让她感觉浑身瑟瑟发抖。
  她静静的闭上眼睛,抬头迎向那炙热的阳光,想要让阳光的温暖多照拂自己一些,赶走心底里的那股子冰寒,抬头仰面的瞬间,豆大的泪珠从两个眼眶里滚落下来。
  直到此时,她才真正有了后悔的感觉,她算是见识了男人对女人的绝情简直比翻书还快,昨晚还在床头各种甜言蜜语,今朝却已判若两人。
  头脑中不自觉浮现一个高大帅气笑容满面的男人影子,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唯有他,从来都是赤诚相待,真正关心自己的快乐痛苦,鼓励自己,安慰自己,陪着自己,绝不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利用自己,可惜......”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覆水难收。
  任凭现在赵婷婷肠子悔青,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却统统无法挽回,或许她的初衷的确是出于对父亲的一片孝心,却也无法抵消对他人造成的伤害。
  有人说,如果把世人分为两种,可以分为男人和女人;也可以分成富人和穷人;或者是好人和坏人。无论怎么分,不得不承认,芸芸众生配得上“人中龙凤”“凤毛麟角”的称号凡人少之又少。
  秦书凯的政治智商之高的确是笔者所见官员中称得上极品的一位,尽管当初身边种种不利的隐患,他却依然能保持旺盛精力处理公务的同时稳打稳扎一一出招化险为夷。

  官场从来就没有真正平静的日子。
  从十几年前的赵某、王某两位政府主官算起,那几年普安市委市政府四套班子成员中接连有人出事,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财政局局长,市纪委副书记等一批高级官员拔出萝卜带出泥。
  一批接一批高层领导出事后,牵连底下一批处级官员抓的抓,判的判,逃的逃,死的死,即便是时至今日,还有一批官员在监狱里刑期未满不得自由。
  有人说,当年的情况与全国的反腐大形势有关,也与普安市这块土地的特殊政治土壤有关;还有人说,普安这地方利于干部成熟,不利于干部成长。
  这话有意思啊!
  政治觉悟稍微高点的人都能听懂话里隐含之意,说明普安地方官场的水够深呗!想当官得会十八般武艺,得有人有钱有关系,会跑会送会钻营,如果以为有能力干得好就能升迁,那就真成了众人眼中的傻B了。
  有人总结,在普安市当官先得“政治思想成熟”,思想成熟了也就能升官了,不然,不把你整下去就算幸运了,还想升官提拔?

  在这样的政治土壤里,普安市官场不仅会出贪官,更多的是庸官,打的不紧,胡乱作为,打的紧了,不作为,可有谁知道那些胸有报国志,能干事想干事却无法干事的人是多么地委屈不平?
  长使英雄泪满襟啊!
  而普安市那些年在提拔干部上也尽出奇葩,什么公推公选,量化必选,火线优选,招数不断,但是真正的人才为什么没选出来呢?
  大家想想就明白了,有时候临考前领导一个电话还有可能改变招考政策,比如人为地设置年龄条件;比如原本规定笔试录取前三,结果改为录了前五,最后一名反而成了中举的“幸运儿”。
  有一年,底下有位县委副书记干得不错,大家都以为他可以提县长了,可市委书记心里有人了,就设了一个干部年轻化,过45岁不能推荐的杠,刚好这位县委副书记45岁多几个月。
  到了第二年,位置又有空缺了,市委书记这次的人选46岁,于是就又出台了46岁之后不能提的条件,刚好这位副书记46岁多几个月,又没戏了。后来,那位仁兄到了市里干了两年小局的局长,干脆辞职不干啦!
  反**与提拔任用干部是我党事业的两个大问题,把贪腐无能的官员拿下去,同时也要把务实能干的干部提上来,这样,党和人民的事业才会兴旺发达。
  偏偏,有很多的庸官头脑中只顾一己之私,为了自己的蝇头小利,把潜规则烂记于心,逼的一些想干事,能干事,一心为民的清官,好官不得不像是走钢丝桥一样如履薄冰行走官场。
  那一年的四月底,唐小平称心如意把身边的亲信程宏“轮岗交流”到新城管委会一把手的位置上,有段时间似乎普安市官场鲜少发生轰动性的新闻。
  经验丰富的老官场们却从这难得的平静中闻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味道,尤其是胡文杰投资的地产项目大张旗鼓在新城管委会的地盘上落户后,知晓内幕的人这才看清唐小平此次出招意欲何为?
  秦书凯当时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他的沉稳似乎与生俱来,眼看着旁人在眼皮底下敲锣打鼓起高楼,眼看着旁人得意洋洋高昂头,他视而不见,以不变应万变。官场明争暗斗中,时间性特点相当显著,攻击对方的速度也很重要,至于最终的结果到底是不是公正?恐怕只有天知道!
  再说,赵婷婷回到住处,哭了很久,想到了上次认的干爹李主任。
  自从上次之后,李主任给赵婷婷打过几次电话,可是赵婷婷都说时间紧,不想和这个男人打交道,现在为了父亲,不得不要求着这个男人。
  李主任接到赵婷婷的电话后,很是高兴,躺在沙发上想,这个女人要想自己帮助她做事,不给自己日一次,那是不行的。

  多年的官场,李主任明白权力的魅力。
  权力这鬼东西,真有魔力,它能治人,也能抬举人;能给人以悲,也能给人以喜;能给人以荣,也能给人以耻!
  这是李主任总结出来的,以前那些女人为了利益,老老实实地跟他上床,陪他开心。后来,又用几乎是同样的方法,在很多的女人身上获得了成功,这才彻底在改变了李主任的人生态度和做官原则: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那些心甘情愿送上门的女人们,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看上我这个小老头子的,她们都有她们各自的动机的目的,而所有来找我的女人们的动机和目的不外乎钱权两样,这两样东西我都有,只要我愿意就能满足她们的要求。

  那天,赵婷婷到了省城之后,李主任请他直返,这顿饭一直吃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算完,结束的时候,李主任拉着她的手钻进了他的轿车。
  上了轿车,李主任说:“婷婷,先到我的办公室去看看好不好呀?”
  日期:2018-10-12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