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7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政府跟自己动真格的,那他们也不要给政府面子。谢总想到这个问题,不禁喜形于色。
  当天晚上,他和玲珑在床上商量。要如何把这件事情的影响扩大化。
  玲珑也觉得,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得好好跟政府计较一下。但这中间有个问题,政府一把手是自己老爸,开出这样的天价罚单,他居然无法阻止,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自己老爸已经快要掌握不了南阳政府班子的权力了。
  这可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
  第二天一早,省长在上班的大门口,碰到一群记者。有人上前过来采访,被秘书拦下。

  省长摆摆手,叫秘书让开。
  记者围过来问,“听说兴旺地产的董事长是您的女婿,为什么这次政府会对他的公司进行如此重的处罚?您可以说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吗?”
  省长微微一笑,“本来我不想谈这件事,既然大家都堵到这里来了,我就跟你们说说。我国有句古话,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要说是我的女婿,就是我的亲儿子,只要他或他的公司真有违纪行为,我也不能纵容他。更不要说,现在是个人人平等的社会,没有王子,也没有庶民。我们在监管市场上的力度,是相当严格的。我能跟大家讲的就这么多,好了,好了,如果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请找我们的新闻发言人,谢谢!”

  省长在司机和秘书护送下,进了办公室。
  一名女记者背对着政府大院的门口,讲了几句话。“从现在来看,政府的力度是相当的大,跟以前不同。我们希望这次省委,省政府这股风能够继续下去,能够更好的保护群众的利益。”
  顾秋早就在楼上办公室了,看到大门口的记者,他只是笑笑。也不知道省长说了什么,但他能够感觉出来,省长说的肯定是套话。
  唐书记在办公室里,召集几位同志开会。
  顾秋和省长都去了,副书记也在。

  大家坐下来,先是听了顾秋的处理方案。有人道,“会这会太严,给我们招商引资带来难度。”
  顾秋道,“这不是严不严的问题,而是底线问题。我们招商的目的,并不是希望他们在南阳赚黑心钱,赚人民群众的冤枉钱。我们需要的是,他们能够遵纪守法,利用我们的资源,当地的优势来发展壮大。这是一种双赢的结果,并不是一定要损害其中一方的利益,没这个必要嘛。他们把住房质量建好一点,对他们也好,对业主也好,何乐而不为呢?”
  省长一直不说话,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没什么话语权了。唐书记已经否决了他。
  关于这件事情,他必须回避。但是他本人又不想回避。
  副书记道:“张驰有度,合理,规范,有效管理,引导这些开发商,这也未尝不可。”
  省长在心里冷笑,人家是过来赚钱的,如果赚不到钱,谁还来干?你们要抓便抓,我反正是不吭声。一旦出了问题,别找我背黑锅就是。
  大家正在讨论这个问题,唐书记的秘书进来了,在唐书记耳边轻轻嘀咕了几句,唐书记不露声色,示意秘书出去。

  他看着省长,“兴旺地产公司提出要搬出南阳,你去处理一下。”
  刚才还在说,出了问题不要找他背黑锅,没想到问题就出来了。
  兴旺地产要搬迁的事,他当然心里有数。自己的女婿要搬走,却让自己去做工作,岂不是以己之矛,攻己之盾?
  省长摇头,“在这个问题上,我要主动回避。既然这个工作一直是顾秋同志在抓,我看这事应该由他出面才是。”
  唐书记没想到他会这样回复,其实他也不指望省长能主动说服自己女婿。唐书记只是有一种怀疑,这事,是经过他同意的。
  试探一下,果不其然。
  唐书记心里有数了,不露声色道,“兴旺地产要搬也行,这是他们的自由,也是他们的权力。但是在南阳的遗留问题,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

  要走也行,我也不拦你,但你得把问题解决了,别给政府留下烂摊子。
  省长一听,当下就不悦了,人家都决定搬迁了,你们还要为难他?太可份了吧?
  省长开完会回去,第二天一早就传来消息,说他生病了,而且已经住进了医院。
  唐书记一听,哎,这个人倒是怪了,病得真是时候。

  昨天不是叫他去跟兴旺地产谈一个,他倒好,立刻就给你生个病出来,而且住了院,看样子病得不轻啊!
  医院里,玲珑守在病房。
  省长坐在床上,盖着一床白色的棉被。他对玲珑道,“不管谁过来,都说我刚刚睡了。”
  实在不想见任何人,所以玲珑就把那些前来看望的人挡在外面。
  谢总那边,正在开会。这段时间股价大跌,兴旺地产严重受创,股票已经停牌。
  对于兴旺地产而言,这可是一个悲剧性的结果,上市企业本来就指望从股市里,绵绵不断有资金进来补充,现在停牌了,他们的日子可想而知。
  更要命的是,他们一旦开盘,股价就下跌,几乎所有的人都坐不住了,拼命清仓,正因为这种原因,才导致了他们的惨败。
  而偏偏这个时候,夏芳菲上门跟他谈地皮的事。
  上次他们放出消息,有可能拿下济世医院旁边那块地皮,来建现代化的别墅群。现在夏芳菲来催他了,谢总只得把这事压下来。
  此时此刻,他哪里有心情和时间来谈地皮的事?
  资金问题也十分严重,周转出现新的危机。
  夏芳菲那块地,需要上亿的资金,兴旺地产根本不可能抽出这么多钱来买地。谢总只是说,“这事看来得缓缓,夏总,再说吧!”

  夏芳菲道,“这可不是我求着你买地,如果你没有时间谈这个问题,那我们就要重新考虑了。”
  谢总一脸尴尬,现在他也没有以前那么嚣张了,毕竟这段时间,他被折腾得焦头烂额的。“夏总,怎么说咱们也是有点交情的,能不能再宽限几天?”
  夏芳菲站起来,“那算了,我还是早做别的打算。”
  谢总讪讪地笑了,“跟你说实话,最近周转出了点问题。要不这样行么?我给你打欠条,等我把这块地运作起来,我再还钱给你。利息照付,这样行不?”
  夏芳菲不可思议看着他,笑了下,转身离去。
  其实她今天过来,也只是为了试探一下兴旺地产的底气,看来在顾秋的运作下,他们已经快不行了。
  什么号称全省首富,同样也经不起折腾。当初要不是他想打济世医院这块地的主意,也不至于有今天吧!

  日期:2018-04-07 0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